雅尔文

第二十章 父与子(下)

小说:锡林的战法师 作者:章仇楚 更新时间:2018-09-15 00:01
  黑炎魔剑不久前的绝杀,将格里斯的心脏搅成粉碎。然而当格里斯握住黑炎魔剑时,创造与毁灭,这两种本源力量受到神力吸引,与格里斯自身的本源魔力融为一体,幻化成那道浅紫色的火焰,通过其右手,渗入魔剑的每一个角落。
  或许正是因为这道火焰渗入,心脏的破碎造成生命的毁灭,生命毁灭的尽头,却又创造出一线生机。只不过,这道生机无比细弱,弱到只能勉强保留住格里斯的一缕残魂。
  然而现在,正是凭借这道残魂保有的微弱意识,格里斯想起了许多自己曾经故意选择忘却的事情,关于母亲,关于自己,也关于那个几乎已经把他杀死的男人。
  “我才不管那些大道理!我只知道,这是我的孩子!我绝对不会放弃我的孩子!”
  一片混沌中,格里斯听到了这个他思念许久的声音,心中顿时升起酸涩感觉。但每当他张开嘴巴,那声“妈妈”卡在喉咙间,怎么也无法叫出声。
  “这是怎么回事?这些声音都是哪里来的?我明明从没听到过这些话...”格里斯心中升起疑云。
  恍惚之间,格里斯的视野中,忽然出现一团模糊地烛光,烛火摇曳,映出两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身影。
  “格里斯也是我的孩子!我和你一样爱他!”男人的声音出现在烛光另一侧,让格里斯感到无比恶心与怨恨。
  “爱我?杀死母亲后,又将剑刃刺进我的胸膛!这就是你所谓的爱?!”格里斯竭力呐喊道,只是就连他自己,也无法听见自己这番倾诉。
  激愤之中,只听男人继续说道:“但是,格里斯既是巨龙的后裔,体内还埋藏着洛基大人留下的火种!如果不采取一些特殊的办法,格里斯一定会被死神侍者夺走!到时侯他不但会被杀死,就连灵魂都会被死神扯碎!不行,我绝对不允许我们的孩子落得这种下场!”
  格里斯眉头一皱,感到有些意外:“巨龙后裔?洛基的火种?死神?他们到底知道些什么?难道说...这其中另有隐情?”不知为何,他下意识找借口说服自己。
  正自疑惑间,格里斯听到母亲回道:“但你口中的大师,就一定值得信赖么?如果他并非表面上那样,又如果他一直在骗我们,他本身就是死神的走狗......”
  “不会的!大师是这世上最值得信赖的人!如果连她都成为了死神走偶,。iiiiiiifffri”
  炎魔剑不久前的绝杀,将格里斯的心脏搅成粉碎。然而当格里斯握住黑炎魔剑时,创造与毁灭,这两种本源力量受到神力吸引,与格里斯自身的本源魔力融为一体,幻化成那道浅紫色的火焰,通过其右手,渗入魔剑的每一个角落。
  或许正是因为这道火焰渗入,心脏的破碎造成生命的毁灭,生命毁灭的尽头,却又创造出一线生机。只不过,这道生机无比细弱,弱到只能勉强保留住格里斯的一缕残魂。
  然而现在,正是凭借这道残魂保有的微弱意识,格里斯想起了许多自己曾经故意选择忘却的事情,关于母亲,关于自己,也关于那个几乎已经把他杀死的男人。
  “我才不管那些大道理!我只知道,这是我的孩子!我绝对不会放弃我的孩子!”
  一片混沌中,格里斯听到了这个他思念许久的声音,心中顿时升起酸涩感觉。但每当他张开嘴巴,那声“妈妈”卡在喉咙间,怎么也无法叫出声。
  “这是怎么回事?这些声音都是哪里来的?我明明从没听到过这些话...”格里斯心中升起疑云。
  恍惚之间,格里斯的视野中,忽然出现一团模糊地烛光,烛火摇曳,映出两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身影。
  “格里斯也是我的孩子!我和你一样爱他!”男人的声音出现在烛光另一侧,让格里斯感到无比恶心与怨恨。
  “爱我?杀死母亲后,又将剑刃刺进我的胸膛!这就是你所谓的爱?!”格里斯竭力呐喊道,只是就连他自己,也无法听见自己这番倾诉。
  激愤之中,只听男人继续说道:“但是,格里斯既是巨龙的后裔,体内还埋藏着洛基大人留下的火种!如果不采取一些特殊的办法,格里斯一定会被死神侍者夺走!到时侯他不但会被杀死,就连灵魂都会被死神扯碎!不行,我绝对不允许我们的孩子落得这种下场!”
  格里斯眉头一皱,感到有些意外:“巨龙后裔?洛基的火种?死神?他们到底知道些什么?难道说...这其中另有隐情?”不知为何,他下意识找借口说服自己。
  正自疑惑间,格里斯听到母亲回道:“但你口中的大师,就一定值得信赖么?如果他并非表面上那样,又如果他一直在骗我们,他本身就是死神的走狗......”
  “不会的!大师是这世上最值得信赖的人!如果连她都成为了死神走偶,。iiiiiiifffri”炎魔剑不久前的绝杀,将格里斯的心脏搅成粉碎。然而当格里斯握住黑炎魔剑时,创造与毁灭,这两种本源力量受到神力吸引,与格里斯自身的本源魔力融为一体,幻化成那道浅紫色的火焰,通过其右手,渗入魔剑的每一个角落。
  或许正是因为这道火焰渗入,心脏的破碎造成生命的毁灭,生命毁灭的尽头,却又创造出一线生机。只不过,这道生机无比细弱,弱到只能勉强保留住格里斯的一缕残魂。
  然而现在,正是凭借这道残魂保有的微弱意识,格里斯想起了许多自己曾经故意选择忘却的事情,关于母亲,关于自己,也关于那个几乎已经把他杀死的男人。
  “我才不管那些大道理!我只知道,这是我的孩子!我绝对不会放弃我的孩子!”
  一片混沌中,格里斯听到了这个他思念许久的声音,心中顿时升起酸涩感觉。但每当他张开嘴巴,那声“妈妈”卡在喉咙间,怎么也无法叫出声。
  “这是怎么回事?这些声音都是哪里来的?我明明从没听到过这些话...”格里斯心中升起疑云。
  恍惚之间,格里斯的视野中,忽然出现一团模糊地烛光,烛火摇曳,映出两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身影。
  “格里斯也是我的孩子!我和你一样爱他!”男人的声音出现在烛光另一侧,让格里斯感到无比恶心与怨恨。
  “爱我?杀死母亲后,又将剑刃刺进我的胸膛!这就是你所谓的爱?!”格里斯竭力呐喊道,只是就连他自己,也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