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122章 冥界的亡魂与永远的旅人(其一)

小说:东方暝血奇谭 作者:猫型游戏手柄 更新时间:2018-09-15 00:01
  凯瑟琳·帕歌斯从摇曳的梦境之中醒来。
  第一件事,她试着舒展一下这一身酸痛的筋骨,接着她便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正被纳兰暝两手拖着,以睡美人的姿势躺在他的怀中。慌乱之间,她又推又踹地从纳兰暝的怀抱之中挣脱出来,重新站回到地上。
  “见你这么精神,我倒是松了一口气。”纳兰暝瞅着她,笑眯眯地道。
  凯瑟琳立马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她先是瞟了一眼纳兰暝的笑脸,接着低下了头,一言不发、若无其事地,整理起那乱掉的头发和起了褶的衣服来。看样子,她显然不是那种小圌脸一红就开始扭扭捏捏羞羞涩涩的青春期小女生。她很美,但并不“可爱”。
  不过,该怎么说呢,她那四处游移、时不时还往纳兰暝的身上飘两下的目光,那几缕头发十遍都理不利索的,僵硬的手法,大体上虽然还保持着高雅的姿态,小地方就......或许是她本人比较迟钝,而没有意识到,一旁的纳兰暝可是看得分明。在他看来,这孩子最可爱的地方,那就是,她并不“可爱”。
  当然,他也没资格称她为“孩子”就是了,叫姐叫妈都够不上。一万多岁的年龄差,与其试着去搞清楚辈分关系,他宁可就把她当成,如同其外表一般的,少女。
  “别说,你呀,醒得还正是时候。”
  为了不让凯瑟琳继续难堪下去,纳兰暝很是知趣地将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并且变换了话题。
  “几分钟前,整个幻想乡都炸了,天空裂成了两半,走路就跟蹦石头过河一样,一脚踏空就全玩儿完。接着,身后的竹林开始着火,那火势,就像是在推着你的后背催你往前跑一样。也许你就慢了那么一步,转眼间就被火海给淹没了。”
  说着,他抬头瞅向了那轮完好的红月,以及缓缓升上月球的青烟。
  “现在嘛,我猜,应该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是个相当中性的词,方才那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让纳兰暝也不敢妄下判断。谁赢了,谁输了,一切都说不准。他唯一敢肯定的是,被他丢在身后的那场战斗,已经确实地结束了。至于胜者是谁,于他而言,不重要。
  即使获胜的是伊吹萃香,茨木华扇和八云紫都被打死了,他也不会回头去看一眼的。他带队来此的目的不是和那只鬼死磕,跟她分个输赢,他真正的目标,还要在更前方。在抵达最终的战场之前,他不会停下脚步,阻碍他的东西,为了省时间、省力气,能跳过一个就跳过一个,后果,代价,暂时都不用考虑。
  “到哪儿了?”
  凯瑟琳终于是理顺了头发,抚平了衣服上的皱着,便抬起头,望着纳兰暝的脸,如是,轻轻地问道。
  “呵......”
  纳兰暝听了她这个问题,便叉起腰,咧嘴,露出两对洁白的犬齿,笑了一声,道:
  “这个问题,您转个身,就能找到答案。”
  凯瑟琳闻言,转身一看,便在她的背后,换句话说说,整行队伍的正前方,见到了一排白墙,与一扇敞开的大门。那门内是一座古朴的庭院,小桥流水,假山翠竹,布置得颇有景致。而在那些景物之后,她依稀瞥见了一座纯木大宅。
  “咱们此行的终点站,永远亭。”
  纳兰暝往前踏了几步,站在了队伍的最前方,扭身对着与他一同来到此处的众人说道:
  “那个制造了这场异变的家伙,就藏在这栋宅子里。她的魔力量,标注在地图上的样子,我想你们也都看过了,其实力不用我多说,强得冒泡,可能你们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强的生物。”
  “到了这里,每往前踏上一步,都有未知的危险在等待着我们。我们的敌人一定会用尽他们所有的本事,试图将我们埋葬于此。我不敢说什么‘大家一起活着回来’这种空话,老实说我自己心里也没谱。咱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或者说,所有人,都有活不过今夜的可能性,而这个可能性从来没小过。更重要的是,这一仗,只许赢,不许输。咱们输了,这世上也就不再有什么幻想乡了。所以,只要能赢,付出再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即使全灭在此,也值。”
  “先说好,如果有人畏惧死亡,可以静悄悄地离队,转身走开。我不会去怪罪那些临阵退缩的人,也没人会去怪罪,你们若是想反悔,那就趁现在,趁着你们还有这个机会。因为再往前一步,生死可就不是你们说得算了。”
  言罢,纳兰暝闭上了嘴,不再出声。他看着面前的众人,她们陪他一路行至此处,来到了地狱的大门之前。她们的眼中只有坚定的意志,从她们的身上,他看不见恐惧的影子,一丝一毫都看不见。
  直到最后,也没有一个人,后退一步。
  “很好,”他说着,咧嘴一笑,“既然都不怕死,那咱们就一起下地狱去!”
  说完这句,他转过身,抬脚便是一大步,第一个,迈进了永远亭的大门。
  “上吧!”他吼道,“就当是为了幻想乡的明天!”
  一般到了这个时候,得是一大群全副武装的重甲骑士,举着金光闪耀的剑与盾,背对着朝阳,大呼小叫着冲下山坡,这种热血得让人流泪的场面才是。没错,我所指的就是《指环王2·双塔奇兵》最末尾,洛汗骠骑神兵天降化解圣盔谷之围那一段......六十年前的小说,二十年前的电影,应该不能算是剧透了吧?
  然而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在纳兰暝踏出那一步的瞬间,他的视野被黑暗吞噬了。
  并不是说,他突然失去了意识、失去了视觉,甚至是突然被杀死了之类的,而是,就是单纯地,眼前的环境突然变暗了。接着,他便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不在室外了。山水庭院、永远亭的大门、燃烧的竹林与红月,这些标志性的景物,他一个都见不到。取而代之的,是一间窄小、无光的和室。
  就这一步,他已被带到了,完全不在预想之中的地方。
  他回过头,发现身后的队伍突然间小了许多。不,都不能说是“小了许多”,实际情况是,已经不存在什么“队伍”了。现在还跟在他身后的,只有凯瑟琳·帕歌斯和火之里炎华两人而已。而她俩的反应,就像所有突然遇上这档子事的人一样,完全是懵逼的。
  “我们的队伍被分割了。”
  哪怕是在这种混乱的状况下,脑子也依旧保持清醒的纳兰暝,如是对她俩说道。
  “被某个敌人,以某种方式,应该是传送法术,给分割了。很显然,比起一支完整的团队,他们更愿意把我们先打散,然后逐个击破。”
  “咱们仨的运气还不错,”他瞅了一下四周的那些,风格、材质,各方面都很眼熟的传统日式装潢与家具,便道,“没被丢出永远亭,省了不少事。当然,也有可能是对方故意为之,就是把队伍拆散了丢在永远亭各处,让咱们隔着几堵墙四处抓瞎,近在咫尺而不可相见。考虑到那位‘大人物’的性格,这反而更有可能。”
  “接下来,要是能找回队友,哪怕一个,也好。要是一个都找不回来,那就意味着咱只能靠咱仨的力量走到最后,这可不是个好消息,不过也没别的办法。”
  说到这儿,他便在心里头,稍带悔意地想着:
  “我若是提前在她们身上放上血滴,做好标记,就不会出这档子事了。还是少想了一步,我的错。”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没得后悔药吃,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纳兰暝便使劲拍了两下手,用那响亮的掌声,叫醒了还没怎么反应过来的二人。
  “嘿,嘿!都醒醒!”他冲着那二人吼道,“我说过了,敌人一定会用尽浑身解数,现在,他们的第一招已经打出来了。”
  “该起来接招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