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零六七章 父女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8-09-17 13:21
  他不出面调解,面对蓝明的质问,丁卫也不打算再说什么了。
  别人听不懂蓝明话里的意思,丁卫能听懂。问天城时,蓝明虽弄死了龙泛海,可毕竟是给了他面子,否则玄耀难逃一劫。那种情况下,玄耀是否招认并不重要,蓝明来到问天城是要有所力度的,玄耀卷入了事件中,被严刑审讯给弄死了没人能说什么。
  换句话说,圣尊们要给指派的督查人员撑腰壮胆,蓝明焉能不知自己要干什么,玄耀死了,大元圣地也不会说什么。
  所以说,蓝明是真正给了丁卫面子的,现在一提醒,丁卫自然是闭嘴了。
  当然,身为地主的白无涯出面了,最多是避免了几位贵客之间当场翻脸。
  至于牛有道,众人还是不太放在眼里的,天魔圣地的长老黑石调侃道:“牛有道,老夫也听说过一些你的事,听说胆子不小,一到问天城就接连告状,把妖狐司的执事都给弄死了。可今天一看,怎么唯唯诺诺乖巧的像条狗似的,和传闻不符嘛。”
  此话又惹来众人中一些人的呵呵笑。
  面无表情的莎如来斜睨了牛有道两眼。
  牛有道则恭恭敬敬的对黑石弯了弯腰,陪笑:“不敢不敢,在诸位面前岂敢无礼,问天城是职责所在。”
  见不管怎么羞辱,牛有道都笑脸以对、唾面自干,众人也渐没了戏耍的兴趣,再过分了反倒显得自己没修养。
  而蓝明也不想众人继续对牛有道为难下去,牛有道毕竟是直接和天蓝圣地联系的,再搞下去会让他面子上挂不住,当即对牛有道甩出一句话,“你下去吧。”
  “是!”牛有道应下,又朝众人拱了拱手,恭恭敬敬后退了两步才放手转身离去。
  离开了众人视线后,牛有道脸上堆着的笑容才慢慢散去。
  而露台上的天魔圣地长老黑石也找了个理由先回了。
  离开露台,与露台外等候的随行手下碰面后,黑石边走边低声给了句,“牛有道来了,给那边打个招呼。”
  其手下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露台上众人一番闲聊之后,都陆续散去,莎如来并未急着走,有事找白无涯,待其他人都走了,他对白无涯道:“听说小女来了这边?”
  白无涯颔首,“在出嫁的闺阁那边陪落儿那丫头,想见女儿?”
  莎如来点头,“劳烦帮我通知一下。”
  白无涯没理由拒绝,也表示理解,回头招手,招了个人过来,让人带莎如来过去。
  见莎如来从露台出来,身为随行人员的王尊立刻迎来,趁无人注意时,低声问了句,“刚才那人是牛有道?”
  莎如来“嗯”了声。
  王尊:“之前在外面看到他就觉得奇怪,他来这干嘛?”
  莎如来:“装孙子来了。”
  “装孙子?”王尊狐疑不解。
  莎如来:“背地里胆大妄为,什么事都敢做,跑来这里却是点头哈腰,不是装孙子是什么?”
  王尊还想问点什么,见前面领路的人回头招呼拐弯,遂暂时闭嘴了……
  闺房内,有人来报:“阁主,新郎官来了。”
  雪落儿愕然回头,怎么这个时候跑来了。
  一旁的莎幻丽当即取笑道:“现在就想进洞房了,看来新郎官是一刻都等不及了。”
  此话顿时惹得屋内的一群女人噗噗憋笑。
  雪落儿狠狠瞪她一眼,“你一姑娘家的,说话好没羞,知道什么叫洞房?”
  莎幻丽瞅着她肚子,“是是是,哪像你,人还没嫁出去,就先圆房了。”
  “没羞没臊。”雪落儿白她一眼,回头吩咐道:“请姑爷进来吧。”
  边上当即有上了年纪的女人奉劝:“阁主,仪式还没过,姑爷现在进洞房不合适。”
  莎幻丽顿时捂嘴憋笑。
  雪落儿又白她一眼,之后脱了身上试穿的衣服,重换了件便装外套,这才出了门。
  新郎官川颖正在外面庭院中等候,见到新娘子出来,一脸微笑。
  见到新郎,也许是因为时间、环境和气氛的影响,雪落儿脸上竟带了几分羞涩,上前似带埋怨道:“怎么现在跑来了,让人笑话。什么事非要现在见面不可?”
  川颖开门见山道:“听说令狐兄的结拜兄弟牛有道来了?”
  竟是为这个,还当是什么事,雪落儿颔首:“是的,差点被外面拦下,是我给了话放行的,听说还带了幅画来做贺礼。”
  川颖饶有兴趣道:“画?他给你画的画我可是见过的,别具一格,这次新婚贺礼的话,想必更加不凡吧?不妨让人拿来观赏观赏。”
  雪落儿不满:“就为这个?”
  川颖叹道:“其实是我想见见他。以前久闻其名,一直无缘得见,今天刚好是个机会。而我来圣境之前,令狐兄曾托我带了封信给他,正好趁这机会给他,顺便见见其人。”
  雪落儿略皱眉:“你也真是的,信什么时候给不行。”今天于情于理在仪式之前不适合会客,婚仪之前掺杂其他事情她也有些不高兴。
  川颖苦笑:“我原本是这样想的,可来了这里后,发现规矩颇多,这也不让走动,那也不让走动,又教我一堆婚仪时的繁缛礼节,仪式开始后一切都要按既定的规矩行事,哪容我和他私下见面。婚后能不能让我到处走动还不知道,我怕过了今天之后没机会再和他会面。”
  听他这样说,雪落儿心中的不满消去,也知道他娶自己是顶着巨大压力的,甚至是冒着性命之忧,冰雪圣地许多人都对他不满,今后怕是不轻松,根本没外人看到的那么风光。
  她当即劝说安慰道:“你想多了,奶奶既然答应了婚事,以后应该不会有事的。”
  川颖叹道:“但愿如此。”
  见他消极,雪落儿立刻挥手招了人过来,让人去请牛有道,同时把画给取来。
  稍等后,又有人来报,“阁主,莎城主的父亲来了,要见莎城主,正在外院等着。”
  “哦,去告知莎城主一声。”雪落儿忙吩咐一声,自己未去迎客,今天的她不便随便出去见人。
  不一会儿,莎幻丽从闺房内出来了,路过一对新人身边时,强颜欢笑着对二人点头打了个招呼便过去了。
  川颖目送着,“没事吧?莎城主怎么看起来有些不高兴。”
  “唉!”雪落儿叹道:“能有什么事,还不是老样子,他们父女间的关系一贯如此,这次若不是我大婚,她只怕不会回圣境。”
  川颖哦了声,目光略有闪烁……
  外院庭院中的亭子里,见到莎幻丽款款走来,陪同在莎如来身边的王尊立刻出了亭子,回避远了点,让出了私人空间给父女二人。
  步入亭内的莎幻丽站在了父亲跟前,却不吭声,低个头。
  看着眼前的女儿,莎如来神情复杂,最终还是冰冷着声音问道:“回了圣境,为何不回家?”
  莎幻丽低头低声道:“家?家在哪?早就家破人亡了。”
  莎如来脸颊抽了抽,“不要跟自己过不去,婚仪之后,跟我回家一趟,你很久没有回去过了。”
  莎幻丽:“不用了,摘星城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莎如来:“能有什么事?就算有事,先放一放,或让向明处理便可。”
  莎幻丽抬头,情绪似乎突然间变得有些激动,“回去干嘛?自取其辱吗?让我对着杀我娘的仇人喊母亲吗?你能娶我的杀母仇人,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可我做不到!你可以娶其他女人,可我的生身母亲只有一个!”
  莎如来怒了,喝斥一声,“放肆!我是你父亲,谁给你胆子跟父亲这样说话的?”
  莎幻丽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莎如来突然出手,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莎幻丽挣扎着,却又如何能挣脱,莎如来只需一手抓着,任她挣扎,难以撼动他半分。
  远处的王尊看了两眼后,知道这对父女之间闹出了不痛快,赶紧扭头看向了一旁,当做没看见。
  待到莎幻丽知道再怎么挣扎都是在做无用之功后,不得不停止了挣扎时,莎如来徐徐道:“丫头,许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到的一些传言不可信,明白吗?”
  莎幻丽惨笑,“我很小的时候亲眼目睹过那个女人当众拦着我母亲,亲眼见到过她当众嘲讽羞辱我母亲,你知道我母亲当时有多卑微吗?她当面警告我母亲,说我母亲是找死,那一幕,我一辈子都忘不掉,难道我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事情还能有假不成?”
  莎如来深吸了一口气,“她也许能说出那样的话,却不至于干出杀害你母亲的事。丫头,有些事情亲眼看、亲耳听到了也未必是真的,跟我回去,和她搞好关系,对你没有坏处。”
  莎幻丽:“当年我还小,什么事都不懂,我不想离开,哭着求你时,你偏要把我送走,把我一个人孤零零扔在摘星城,如今我不想回去,你又要逼我回去,你究竟想要我怎样?当年是怕我影响你娶新人,如今是不是又要拿我调和你们夫妻间的感情,你把我当什么了?”
  莎如来拽着她胳膊用力摇晃了几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当年你母亲出事了,当时的情况我担心你也会出事,才把你送了出去,我答应娶她也是为了你的安全,懂吗?”
  莎幻丽红着眼睛,死死盯着他的双眼,“所以说,你承认了杀害我母亲的凶手就在大罗圣地,是吗?”
  莎如来:“你想多了!”
  莎幻丽突然死命挣扎,并发出了咆哮,“我不回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