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零六九章 婚宴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8-09-17 13:24
  之后两人各回各地,回到自己落脚点的牛有道迅速检查了一下自己带来的那两只金翅。
  回头又出了落脚的楼阁,在外稍作溜达,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
  回到屋内又迅速动作了起来,写了一封密信卷好,塞入了金翅脚筒内。
  走到楼阁窗口,推窗看了看外面,身后抓在手上的金翅拿出,顺手送出了窗外,金翅振翅而去。
  牛有道守在窗口目送,确认金翅高空远去未遭受拦截后,方松了口气……
  夜幕降临,冰雪圣地那犹如世外桃源的山谷中花灯璀璨,琴声悠扬,一派喜庆气氛。
  大婚仪式开始了,各方宾客莅临现场观礼,牛有道亦在其中,婚礼规模不算宏大,却很精致,赏心悦目。
  繁缛过程不提,大多外客对这些也不感兴趣,重点关注新郎新娘拜了天地,也拜了长辈。
  人群中的牛有道对那位长辈颇为注目,那位长辈也算是所有人注目的焦点。
  一个白发苍苍显得有些驼背的老太婆,手持银杖,一身雪白裙裳,肤色惨白不见血色,甚至连眉毛也是白的。倒是肩头披了件代表喜庆的坎肩,似乎是为了婚事后加上去的,端坐在上接受一对新人的参拜。
  牛有道施以法眼查看,能看出那老太婆身上有妖气缭绕。
  不用多想,没听人提起牛有道也能猜到,这位应该就是九大圣尊之一的雪婆婆。
  据说这位是一只雪妖,长居雪域之地。
  传说外界冰雪阁所在地的大雪山就是这位雪婆婆的诞生之地。
  一个雪妖自然不可能有人类孙女,据说雪落儿是这个雪婆婆捡来的。
  而这位雪婆婆所修行的法术只适合自己,不太适合人类,所以不存在收徒一说,因此收了一些义子和义女培养着帮忙打理手下的事情。
  一趟仪式过后,一对新人送去了洞房,雪婆婆向来客举杯示意了一下,说了些让大家吃好喝好之类的话便离开了现场,吩咐了子女代为招待客人。
  外面来的客人其实并不多,基本上也就是牛有道那些人,以及这些人的随从,余者大多是冰雪圣地的自己人。
  牛有道有自知之明,坐在了来客当中的最边上。
  尽管冰雪圣地的人未必看得上他,可今天这大喜的日子,场面上还是照样热情招呼着他,只是热情之下的不屑是能感受到的。
  牛有道不以为意,照样一脸笑,不管谁来招呼,自己都在那点头哈腰陪话。
  不过坐在边上也有坐在边上的好处,不太引人注意,席间牛有道一直在暗中观察莎如来和莎幻丽这对父女。
  喜宴结束后,大多来客显然没兴趣再继续呆在这不太自由的地方,陆续告辞。
  躲在边上的牛有道没有急着辞行,而是在继续观察。
  他注意到莎如来走向莎幻丽似乎有话说,可莎幻丽扭头就走,似乎在向主持局面的白无涯辞行。
  而碰了壁的莎如来则沉默在当场。
  见此状,待莎幻丽一从白无涯身边离开,牛有道也立刻走向了白无涯,谢过款待,向其辞别。
  白无涯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笑着客气道:“既然来了,何不多住两日?”
  知道人家仅仅是客气,牛有道忙道:“能来一次已经是再三上报才得准,岂敢久留,当立刻返回问天城。”
  白无涯颔首:“既如此,那就不勉强。招待不周,还望海涵。”
  牛有道连连拱手谢过道:“已经是很周到了,能来冰雪圣地是在下的荣幸,能见到冰雪圣尊的真容更是荣幸不已,能认识白先生更是在下的福气。”
  白无涯呵呵一笑,“问天城也有冰雪圣地的人,你应该是知道的,有什么事的话,可以通过问天城那边的人联系我。”
  牛有道:“是,谨记白先生的吩咐。”
  白无涯也拱手示意了一下,“白某还要陪客,恕不远送了。”
  “不敢不敢,您太客气了,留步,留步,请留步,在下告辞。”牛有道拱手后退了几步,这才转身去了。
  白无涯身后站的一排人当中,自有一人出来,一路引领送客。
  待牛有道走后,白无涯身旁侧后一人上前一步,低声道:“师傅留话指点他,莫不是真要跟这牛有道建立联系?”
  白无涯:“我要联系他,随时可以,需要建立什么联系吗?”
  其弟子道:“我明白了,师尊是客气。”
  白无涯:“你觉得我是客气?”
  左右不是,其弟子愣了一下,试着说道:“这牛有道看起来也不像传闻中的那么嚣张,据下面观察的人报,他见谁都客客气气跟孙子似的,谨小慎微,不像外面说的那样。当然,也许因为这里是圣地,他不敢放肆。”
  言下之意似乎在说,这种人值得您这样吗?难道不是客气吗?
  “跟孙子似的?你觉得传闻有谬?”白无涯侧瞥了一眼,淡淡道:“这是什么地方?据我所知,留在圣境内的各派中人,认识落儿的不止他一个,其他人敢来吗?圣境内认识落儿的又有多少?敢不请自来的,他是唯一个,你居然会觉得这种人无胆?”
  其弟子狐疑道:“师傅的意思是,他是装的?”
  白无涯:“是不是装的,我不能肯定,兴许是来了这里不得不收敛些。可这里不是他该来的地方,他不会不知道,明知道不是自己该来的地方,还要跑来自取其辱…跑到这里来装孙子,必有所图!”
  其弟子默默颔首,又问:“以师尊之见,他在图什么呢?也没见他在这里干什么,没什么多于的活动,如今更已是告辞。”
  白无涯:“落儿夫妻婚事前不是和他见面了吗?”
  其弟子恍然大悟:“是在想尽办法巴结阁主夫妻。”
  白无涯微微一笑,“除了这个还能有什么?这人有点意思,让问天城那边的人加大注意,多盯着点,有任何异常情况及时上报。”
  “是!”其弟子应下,正这时又有客走来,他立刻后退开了。
  白无涯拱手与来客交谈……
  已辞行的牛有道先回了趟落脚点,取了鹰笼后才与领客的人去了来客大型飞禽集结的地方,领了自己来时的灰翅雕。领客的人亲自陪同他登上飞禽,一起腾空而去。
  直到离开了冰雪圣地的山峦地带,亲自监视着牛有道出了这里,领客者才拱手与牛有道道别,之后从飞禽上闪身飞掠而去,返回冰雪圣地。
  而牛有道则独自驾驭飞禽赶往了一处冰川地带,沿着冰川裂缝飞行招呼了一阵,才见秦观和柯定杰从巨大的冰川裂缝中冒出。
  飞禽一个俯冲再滑向空中,载了二人再次升空而去。
  见到牛有道完好无损,两人也算是松了口气。说实话,两人挺担心的,冰雪圣地是什么地方?长老也够胆大的,一个人就敢往这种地方钻,换了他们两个怕是连接近都不敢,真不知道长老特意跑这一趟是怎么想的。
  不过两人也能理解,连缥缈阁的人都敢杀,还有什么是这位长老不敢做的。
  “长老,我来驾驭吧。”秦观要上前代劳。
  驾驭飞禽的牛有道摇头:“不用了,你二人歇着。”
  二人相视一眼,都发现牛有道似乎在思索什么,柯定杰试着问道:“长老,冰雪圣地的喜酒滋味如何?”
  牛有道:“也就那样,不如我茅庐别院。”
  柯定杰又问:“还顺利吧?没事吧?没人刁难吧?”
  牛有道:“大喜的日子,只要自己老实点,没人会非要跟你过不去。”
  “长老,我们这是去哪?”观察了一下方位的秦观忽然发现去向不对。
  柯定杰迅速观察四周,又看了看星象,也发现了不对,这不是返回问天城的方向。
  牛有道:“去哪我心里有数。”言下之意是不要多问。
  ……
  一只赤猎雕降落在了楼阁外,王尊跳下,走到凭栏处的莎如来身边,道:“先生,走吧。”
  与牛有道的待遇不一样,牛有道的坐骑不让在冰雪圣地内部乱飞,而王尊却亲自领了赤猎雕驾驭了进来,免得莎如来奔波。
  莎如来:“那丫头走了吗?”
  知道他问的是谁,王尊道:“去领坐骑的时候我特意打听了一下,小姐已经走了。”
  莎如来轻叹了声,“如今连雪落儿都嫁人了,她们两个怕是很难再像以前一样玩在一块了,如今她连个伴都没有了。”
  对此,王尊不好多说什么,岔开话题道:“宴席期间,属下一直在留心牛有道。”
  莎如来回过神来,慢慢回头看向他,“你想说什么?”
  王尊:“属下发现牛有道似乎在观察您和小姐,属下怀疑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莎如来冷哼一声,“能发现什么?无非是怀疑上了我,种种迹象之下,怀疑到我头上不是很正常吗?怀疑又能如何?走吧!”说罢转身。
  王尊则快速进入屋内招呼了一声,有人收拾了个包裹出来。
  飞禽振翅而起,三人一跃而上,驾驭飞禽射向了茫茫夜空……
  最高峰的冰崖上,月色下的冰崖闪烁着剔透寒光,看着都给人一种森冷的感觉。
  呼呼寒风中,雪婆婆佝偻着身子,拄拐站在冰崖边缘,双眼如夜枭般盯着下方灯火璀璨的山谷,犹如俯视天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