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零七零章 发现了商颂行宫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8-09-17 13:23
  在她身后,是覆盖在积雪下的冰宫圣殿。
  白无涯从冰宫内走了出来,走到了她身边,恭敬道:“母亲,喜宴结束了,客人也都告辞了,没有滞留的,都妥善送离了。”
  雪婆婆嗯了声,“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说罢又安静了。
  站在她一侧身后的白无涯似乎有些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话不好说出口。
  察觉到他陪在身旁迟迟没有离去,雪婆婆主动问道:“有事吗?”
  白无涯最终还是试着说了句,“母亲,您觉得落儿嫁给川颖真的合适吗?”
  雪婆婆呵呵道:“你还在因为我没让落儿嫁给你徒弟而耿耿于怀?无涯,我不喜欢你们兄弟姐妹间拉帮结伙,人的**啊,很可怕,我这个妖早已领教过。人呐,得到了还想得到更多,我是不想伤害你呀,你们都是我一手带大的,我是为你们好,明白吗?”
  白无涯忙道:“母亲,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总觉得这个川颖有问题。”
  雪婆婆:“那你查出什么问题来了没有?”
  白无涯:“落儿会对一个偶遇的男子一见钟情,会不会太巧了点,母亲您不觉得有问题吗?”
  雪婆婆:“凡是不正常的事情,都可能有问题。”
  白无涯不解,“原来母亲心中比谁都清楚,那您还答应落儿嫁给川颖?”
  雪婆婆:“那你说我该怎么办?落儿那丫头要死要活的,非嫁不可,肚子也大了,难道要我杀了她吗?”
  白无涯:“起码也能想办法阻止阻止。”
  雪婆婆:“在真相未明前,你我都拿不出证据来说服她,强行阻止的话,丫头非得恨我一辈子不可。恨我倒是其次,一旦为情所困想不开,真干出个一尸两命的事给我看,你们又会怎么看?你们会不会觉得我这个做娘的太薄情?会不会觉得做妖的果然是无情?”
  白无涯:“母亲,您想多了。我们阻止也是为了她好,万一真要有什么问题的话,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再说了,上上下下的人其实都挺反对这桩婚事的。”
  雪婆婆拄拐慢慢转身,看着他道:“既然我们说服不了她,就让事实来说服,我活了这么久,只明白一个道理,时间能说明一切。既然查不出问题…一个川颖翻不起浪来,一个川颖也不敢妄为,若真有问题,则说明他背后一定有人在精心谋划,所以我们才查不出来。谋划之人想干什么,总该有目的吧?”
  她抬手拍打掉了落在白无涯肩头的雪花,“既然查不出来,就让他演下去,不让他演下去,怎么知道他想干什么?只有让他演下去,才会露出狐狸尾巴,不揪住狐狸尾巴,又如何能知道真相,懂了吗?”
  白无涯恍然大悟,点了点头,继而又沉吟道:“只是这样一来,最后一旦真有问题,落儿怕是要难以接受。”
  “唉!”雪婆婆轻叹一声,拄拐挪步,与他擦肩而过,慢吞吞向冰宫内走去,背对着发出沧桑老迈声音,“劝了,她已经掉入情网咯,劝不住啊!但愿是我们想多了,否则,路是她自己选的,什么滋味得她自己去尝。你们小时候多好,多听话,至少不让你们干什么你们也没办法,没的选择,只能听话。长大了,一个个都有了自己的想法,一个个都有了自己的主见,一个个都有了自己的手段,一个个劝的了吗?说什么都没用,都听不进去的,到头来,我这老妖婆反倒成了恶人。我也只能是劝一劝,路该怎么走,你们自己选择吧!”
  注视着佝偻背影消失在冰宫深处,白无涯沉默不语……
  一只灰翅雕掠过地面,上面跳下两个人,驾驭灰翅雕者再次掠向茫茫夜空深处。
  落地的秦观和柯定杰相视无语,被扔下了,才刚离开冰雪地域,两人又被牛长老给扔下了。
  尽管已经习惯了,可这一趟接连把他们给扔下两次,两人还是有些无语,觉得牛长老有些“神奇”,偌大个圣境,牛长老总是一个人神神秘秘的东奔西跑,到底在搞什么东西啊,又能搞出什么来,累不累?
  其实牛有道也不想跑来跑去,靠他一个人东奔西跑的,既要耗尽心力谋划,又要亲自奔波操局,实在是劳心劳力有够累的,可是他也没办法。
  身边没有足够可用的可靠人手,目前的情况,一些奔波的事情只能他自己亲力亲为,不是绝对信任的人手,一些事情是没办法假他人之手的,否则承担不起那个风险,将会害人害己。
  再就是有些事情只能他亲自出面才能办好,别人出面没用。
  看看星月夜空中已经消失的黑点,秦观唉声叹气道:“长老到底在干什么?”
  柯定杰亦叹道:“我现在算是看出来了,刚到问天城的那三道呈报,目的就是为了方便长老他自己四处行走。”
  秦观:“又岂止是为了方便他四处行走,那三道呈报一道接一道,分明是梯次推进谋划好了的。当时他说一道接一道发自有其道理,我还不太理解,时间长了算是渐渐领悟了,前两道不说,但是没前两道根本没办法向圣尊开口拿到四处行走的方便。”
  “七派开始闹腾了,缥缈阁不再全力盯着咱们了,长老算是利用上了这四处行走的便利。你再想想荒泽死地发生的事,透着太多的蹊跷,最后居然跑出个敖丰来给长老作证。咱们这位紫金洞的长老啊,真正是深谋远虑,不是一般人呐,我们两个拍马也追不上,连他要干什么的迹象都难以揣摩出一二,难怪商朝宗能在他的扶持下快速崛起。我现在倒是担心…”
  见他语顿,柯定杰问:“担心什么?”
  秦观低声道:“他现在肯定有什么事在瞒着咱们。你也不想想,连杀缥缈阁人员的事都不避讳咱们,如今却要避讳我们,只能说明他现在谋划的事比杀缥缈阁的人还严重。我只求他千万别搞出什么咱们吃不消的大事来。”
  柯定杰神情抽搐,“听你这么一说,我怎么感觉心惊肉跳的?”
  秦观看了看四周,“走吧,长老什么都不肯透露,我们惦记多了也没用,还是照他说的,咱们先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吧。”
  两人略作商议,就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身,便于牛有道回头找到他们。
  ……
  “什么人?”摘星城总管向明忽一声大喝。
  一行从冰雪圣地而来,正要护卫莎幻丽返回摘星城,忽见空中一道黑影斜刺里冲来,向明喝斥之余也是警告下面人提高警惕。
  三只大型飞禽上的人立刻高度警惕。
  黑影接近,看清面容后,竟然是牛有道。
  牛有道已紧急驾驭飞禽偏了偏方向,避免了直接冲撞,改成了伴飞模式,讶异道:“向总管…莎城主,怎么是你们?”
  莎幻丽也很意外,没想到能在这途中遇见牛有道。
  她没什么想法,向明却是警惕的很,质问道:“何故冲撞?”
  牛有道忙摆手道:“误会误会,我只是朝那个方向去,真没想到会遇上你们。”
  向明厉声道:“你一人为何在圣境东游西逛?”
  牛有道:“向总管误会了,我没有在圣境东游西逛,我真的是有事。”
  向明:“有事?你所去的方向不是问天城!”
  牛有道:“不是回问天城,是要去荒泽死地。向总管,你再看看,正是去荒泽死地的方向。”他伸手比划了一下自己冲撞而来要去的方向。
  向明思索琢磨了一下方向和圣境的地形,发现的确像是要去荒泽死地,当即问道:“好好的,为何要去荒泽死地?”
  牛有道:“我在妖狐司当差,妖狐司负责的就是荒泽死地。我本是要返回问天城的,妖狐司正在荒泽死地例行清剿的人突然传讯给我,说在荒泽死地发现重宝,我闻讯立刻改道,准备去一看究竟的,真没想到会遇见城主你们。”
  重宝?摘星城一行人面面相觑,莎幻丽明眸闪动,显然也好奇什么东西能被缥缈阁的人称为重宝。
  愣了一下的向明忍不住问道:“重宝?荒泽死地一群狐妖盘踞的地方,能有什么重宝?”
  牛有道干净利落道:“商颂行宫!妖狐司的人在清剿妖狐的过程中,发现了武朝开国皇帝商颂遗留在圣境内的行宫,如今已将消息紧急上报,相信各方很快都能收到消息。”
  “商颂行宫?”摘星城一行人皆吃惊不已,甚至有人惊呼。
  牛有道颔首:“是啊,妖狐司的传讯说,商颂行宫极为奇幻瑰丽,犹如梦幻仙境,我急于去见识一下,这才误会冲撞了诸位,绝非有意的,还望城主见谅。”
  奇幻瑰丽,梦幻仙境?莎幻丽目光忽闪着。
  又岂止是她,摘星城一行人的神色上似乎都有些意动。需知莎幻丽很少来圣境,错过了这次见识的机会,这一去还不知猴年马月会来,更不知什么时候才有机会来见识。
  向明则是一脸吃惊道:“圣境内居然有商颂遗留的行宫,以前怎么从未听说过?”
  牛有道注意到了莎幻丽的反应,苦笑着回道:“向总管,您这话可就为难我了,我哪知道啊!不过这种事情想必缥缈阁是不会谎报的,否则谁承担的起这个责任?”
  说罢弱弱地做了个手势,意思是,如果你们肯原谅放过我了,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莎幻丽忽凑嘴到近身保护自己的向明耳边,不知嘀咕了些什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