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五十八章 世间没有所谓的公平

小说:尘脉 作者:棠鸿羽 更新时间:2019-07-12 04:19
  苏扬摇头道:“不是挑衅,纯粹是想欺负你们,如果你们跪下给我磕一百个响头的话”
  云烟楼主冷笑道:“如果给你磕头,你便乖乖离开?”
  他心里有些恼怒,因为面前这个人太狂妄了,而且欺人太甚。https://
  不管这个人有多强,但如果不识抬举,整个云烟楼的力量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人?
  苏扬不介意说话的时候被人打断,自顾自笑道:“如果你们给我跪下磕头的话,我可以让你们死的轻松一些。”
  云烟楼主怔了一下,随即便是大笑起来,道:“原来你是在故意找茬,不过,你貌似选错了地方。”
  其话音刚落,那些本来的食客纷纷朝着苏扬围了过去,只有少数人还坐在凳子上,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他们显然只是暂住云烟楼的外来者。
  苏扬注意到,那坐在角落里的黑衣女子并没有动,说明她也不是云烟楼的人。
  那些人不单单是围住了苏扬,还朝着林雨婷和苏子陵他们围了过去。
  对于贫民窟的人而言,除了钱财之外,最让他们感兴趣的自然就是女人了。
  他们看着林雨婷的目光是无比的贪婪乃至猥琐,甚至还有不少人用这种目光在看着吕清柠。
  林雨婷显然被吓到了,不说她一出生便是蝶月堡的二小姐,更是没有什么江湖经验,面对危险,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注意到这一幕的苏扬,脸色有些阴冷,但他并没有什么动作。
  因为这些跳梁小丑,根本不是苏子陵和吕清柠这两个小魔头的对手。
  不出意外,苏子陵率先出手了,他可不是一个会隐忍的人,本来便性格张狂,尤其是已经到了叛逆的年龄,那么他的张狂便相当于升了级。
  女孩子要好一些,但吕清柠可不是一般的小女孩,她的性格其实要比苏子陵还霸道,眼里更是容不得半点沙子。
  毕竟她出生在东溟州,因为临近无尽荒漠,那可是一个堪比贫民窟的混乱之州,只是不同的是,东溟州有规矩,有朝堂上的压制,在表面上要比贫民窟友好的多。
  但东溟州暗地里的阴暗,绝对不差贫民窟。
  雪还在下着,贫民窟更显清冷。
  很多瑟瑟发抖的孩童缩卷在父母的怀里,在这天寒地冻的阴暗之地苟延残喘。
  世间从来没有所谓的公平。
  至少公平不是属于弱者的。
  苏扬出现在云烟楼所带来的便是不公平。
  因为他有足够的实力,可以让所有的公平都倾向他。
  林雨婷的心情有些不好。
  因为她是被保护的对象,而保护她的人,却是两个小孩。
  苏子陵和吕清柠联手,能够与全盛时期的廖白衣战成平手,而那廖白衣可是迈入问神的坐照境界强者。
  这云烟楼里的小喽趸崾撬堑亩允郑
  看着倒在地上哀嚎的一群人,云烟楼主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他的关注点一开始都在苏扬身上,他哪里能够想到,一个小少年和一个小女娃,居然有能力在瞬息间打败他所有的手下。
  这实在有些太过匪夷所思。
  他心里开始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种不好的预感来自于苏扬等人的身份来历。
  毕竟两个十三四岁的小孩便有这等身手,该是何等强大的宗门才能培养得出来?
  云烟楼虽然不怕事,但是绝对害怕招惹强大的宗派。
  尤其是那些叛逃山门的人,一旦被先前的宗门发现,下场绝对会很凄惨。
  贫民窟不是云烟楼主一个人的,他没有办法下定决心去得罪一个这样可能拥有强大背景的人。
  那些被苏子陵和吕清柠轻易打倒的人自然不是云烟楼真正的力量。
  那只是一些江湖上比较寻常的穷凶极恶之徒,在真正的修行强者眼中,他们也只是一些比较凶狠的蚂蚁而已。
  云烟楼主凝重的说道:“阁下究竟是谁?为何要寻我云烟楼的麻烦?”
  苏扬淡然道:“不是我要寻你们麻烦,而是你们在寻我麻烦。”
  云烟楼主沉默。
  先前的确是他们先出的手,但也是苏扬先杀了人,究竟又是谁在找麻烦?
  他弄不明白苏扬真正的用意。
  “阁下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对我的人下手,如果真的有什么误会,我们讲开便好,没必要生死相见。”
  “抱歉,并不存在什么误会。”
  “”
  这人怎么不会聊天呢!
  云烟楼主有些羞恼,他也明白了,这人明显就是在故意找事,讲道理根本是讲不通的。
  但他想不明白,有什么人会故意来贫民窟找事?
  莫非是谁的仇家找了过来?
  “阁下一直不肯自报家门,又是什么意思?你真的想要得罪我云烟楼?”
  归根结底,云烟楼主还是忌惮苏扬的来历,只要搞清楚这一点,他才知道接下来该要怎么做。
  “无名小卒,无宗无派,散人一个。”
  既然人家对他的身份很好奇,那么苏扬自然要满足他,这是他打人之前一成不变的回答。
  云烟楼主自然不会相信苏扬的话,既然对方一直在跟他打模糊牌,那么他很可能因为忌惮而陷入弱势。
  这是云烟楼主不愿意看到的。
  不论对方有多么强大的背景,云烟楼主也不可能束手就擒。
  在这种左右为难的时候,云烟楼主很快便下了决定。
  这贫民窟的混乱根本不为外人知,里面的肮脏更是人们无法想象的。
  云烟楼主能够统治这贫民窟,自然不单单只是实力强大,他的心更加狠毒。
  如果苏扬可以说出身份,只要稍微有点强大的背景,云烟楼主或许都会选择退缩,赔个礼道个歉就算了事,总不能把整个贫民窟都搭进去。
  贫民窟终究是见不得光的,除了青州的各路宗派,最主要的还有朝堂,无论是哪一面,都有能力覆灭贫民窟。
  所以云烟楼主根本不敢去赌。
  而如果苏扬的身份并不是很重要,甚至也没有太大的背景,那么云烟楼主便丝毫不会在意,会让得苏扬在这里死无全尸。
  如今的局面是他搞不清楚苏扬的身份,所以才很犹豫。
  而苏扬话语间对他的戏耍,已经让他明白,想要探知对方的身份是不可能了。
  那么仅剩下的方法便是赌一个大的。
  这里终究是贫民窟,是他的地盘,只要将苏扬等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相信他身后真的有背景,但要找不到证据的话,也奈何不得贫民窟。
  毕竟贫民窟在表面上也是人尽皆知之地,如果那些强大的人或宗派想要动手早就动手了。
  做任何事情都存在风险,只是这次风险更大一些。
  但是云烟楼主没有别的办法,苏扬不配合,就只能开战。
  他总不至于乖乖的被人羞辱吧。
  云烟楼主可受不了这个委屈。
  他不需要做什么,只是释放了一丝杀意,云烟楼上乃至楼外,很快便涌来不少人。
  天武境界者居多,甚至还有三个半步问神的强者。
  这便是统治整个贫民窟的力量,他们来自大齐十六州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身份,但在贫民窟,他们是兄弟,是一伙的。
  上百人围困云烟楼,包括那些准备看好戏的外来者也遭受了无妄之灾。
  云烟楼主要做,自然就要做绝,这里的人,只要不属于贫民窟,都要被灭口。
  莫名其妙被殃及池鱼,这些外来者自然不甘心,想要反抗。
  但他们在这里被云烟楼里的人伺候着,吃好的喝好的,俨然打心眼里瞧不起这贫民窟里的人。
  他们反抗的下场自然会很惨。
  因为他们有钱有势力,所以云烟楼会尽心伺候他们,但实际上,他们身后的背景,并不会被云烟楼主畏惧,只是因为有钱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才没有杀掉他们。
  这些外来者没有摆好自己的位置,亦是没有看清楚形势,上前挑衅,直接被斩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