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356章 邪神家族

小说:幻魔猎手 作者:枢元生 更新时间:2018-09-17 20:04
  隗渊死了,却复活了怀渊。
  鬼方一族风暴神的神力,也正式被怀渊继承了过去。
  好在怀渊继承的只是神力并非神识,不然就又得辛苦林悠一次了。
  不过,本应该是一副皆大欢喜的场面,却因为林悠的一个决定,登时又变得伤感了不少。
  尽管老裘苦苦哀求,怀渊更是直接双膝跪地求饶,林悠却坚持不肯收回成命,只是背着手清清冷冷说道:“散了吧,还是散了的好,怀兄弟你就不必再央求了,我心中主意已定。”
  “别啊林兄弟,你别赶我走啊,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以后一定学着聪明一点,一定不会再做出如此糊涂的事了!”
  “是啊是啊林悠大大,你就原谅怀老弟一次吧,他也是受了人蛊惑啊!”
  “嗯嗯,我不想一个人走,我就想与林兄弟同行,林兄弟啊,难道这一路上我们不开心吗?”
  “就是大大,虽说这一路艰难险阻、荆棘密布,但我们不都过来了吗?过来之后难道不开心吗?你就真的忍心赶走怀老弟吗?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老裘和怀渊一人一句,连鞠躬带磕头的,企盼着林悠回心转意。
  可林悠却始终坚持自己的主意,说不同行就不同行,说散就散没有一丝犹豫。
  尽管怀渊哭得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而老裘那一张老脸更是老泪纵横,实在不忍与怀渊分别。
  但林悠却仍是冷冰冰地说道:“怀兄弟,你真的不必如此,我并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事才要撵你走的,我有我的原因,希望你能理解。”
  只是他不等怀渊询问原因到底是什么,就立刻又转头发号施令道:“老裘起来,咱们该出发了,赶紧与怀兄弟道一声再会。”
  “啊~~~别啊~~~大大你这是动真格的啊~~~”老裘也没想到林悠竟然如此绝,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再次苦苦央求。
  可林悠却再没说半句废话,径直转负手而去,甚至都没看老裘一眼。
  老裘见状登时急了,连忙向前追了两步,心说不对,还没与怀渊真正道别呢,于是他又转挪了半步,万般不舍又无可奈何地说道:“怀兄弟~~后会有期啊~~我得赶紧随大大去了,你要保重,一定保重~~~”
  怀渊则拖着哭腔回道:“裘老哥~~那~~后会有期了~~”
  紧接着他又声嘶力竭地吼道:“林兄弟!何必要这样不辞而别呢!何必一定要甩下我啊!”
  这番话喊得是凄凉又充满不甘,甚至还带着一点埋怨的意思。
  想必是因为林悠的态度太过坚决,所以才搞得怀渊一时有些赌气。
  但林悠听了却毫无反应,仍是自顾自地继续往前走去,只给怀渊留下一个背影,一个决绝又冷酷的背影。
  只是谁也不会想到,那背影还隐藏着好大一番苦心。
  为了使怀渊自我强大起来。
  为了让鬼方风暴神克服他习惯仰仗别人的毛病。
  当然也是为了帮助怀渊复兴家族大业。
  林悠才不得不出此下策,暂且断了与怀渊的联系。
  “但愿他能懂吧,但愿他有朝一能明白我的苦心。”林悠边走边轻轻念叨,同时也将自己的想法,原原本本说给了老裘。
  老裘却感觉听不太懂,挠着头皮猜测:“大大,丢下怀渊才会让他变得强大?为什么啊?难道是让他学着独立?”
  “算是吧,也不全是,一方面是为了让他不再倚靠别人,一方面是想让他独自一人修行静心,以压住自己那残忍的本。”林悠闻言点了点头。
  “残忍?怀老弟明明有些窝囊啊”老裘嘟囔道:“再说了,我怎么感觉大大的口气,像是怀老弟的父亲似的?”
  “呵呵,千万别这么说啊,怀兄弟的年纪比我大了好多,你这样比喻我会折寿的。”
  “可感觉确实像”
  “别瞎感觉了,我来给你解释解释。”
  林悠将老裘打断,又将鬼方族神明的传说给老裘讲了一遍。
  老裘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林悠真正的用意。
  原来这鬼方神明统统都是邪神,一家子没一个省油的灯。
  这也充分说明了隗渊为何会那般卑鄙无耻,因为那就是他们这邪神家族的处世之道。
  而隗氏三兄弟的父亲隗启,也就是鬼方神明的主神--主领群神的至高神,从根本上就是一个耍谋的家伙。
  话说在当年,隗启上了年纪,也到了将神位传给儿子的时候,可他却舍不得放弃神权,但又迫于群神元老和自己的配偶--母神隗玥施加的压力,搞得他最终只能被迫退位,不得不交出了主神的权柄。
  但隗启实在是不甘心啊,于是他便出了个歪招,将神位传给了实力最弱、也最容易掌控的二儿子冥神隗幽,并将其发展为自己的傀儡,这样一来,神权就等于仍在自己手中,自己只要做好“幕后主使”就行。
  可事又怎会如此简单,大儿子—风暴神隗渊和三儿子—海神隗曜两人又不是吃干饭的,更何况他们对主神之位也觊觎已久。
  而且这两人不管从势力还是实力上来讲,都比冥神隗幽厉害了不止一点半点。
  隗渊主要仗着其亲生母亲隗玥的势力。
  隗曜则倚靠他超乎寻常的战斗力。
  而实力最弱的隗幽在取得了父亲的支持以后,同样也具备了与兄弟们对抗的实力。
  于是这一家子神明,就此分化成了三股势力,鬼方族众神的神权斗争也就此拉开了大幕。
  而率先采取行动的,自然是战斗力最强的海神隗曜。
  他先是将冥神拉下了王座,又丧心病狂的准备弑兄,但关键时刻,隗玥带着隗渊杀出个程咬金,以营救主神为借口正式对隗曜宣战。
  这隗曜单打独斗虽然非常厉害,但隗玥的近卫军队也不是吃素的主,一番恶斗之后,隗曜寡不敌众,不幸战败,母神隗玥更是毫不留的下令将他诛而杀之。
  却不想获救的隗幽根本不领,表面上许诺退出争斗,暗中却偷袭了这对母子。
  而母神为了保护儿子,受重伤近乎到了瘫痪的地步,这也无疑激怒了隗渊。
  于是隗渊在盛怒之下,纠集人马将二弟一家满门抄斩,甚至还迁怒了自己的父亲,把曾经的主神隗启囚到了天牢之中,自己也坐上了鬼方主神的位置。
  但好景不长,曾经的威胁不久之后便死灰复燃了,海神隗曜虽已死,但灵魂不灭仍有办法重生,于是这场神权争夺战并未随着隗渊的得势而落下帷幕,反而是越演愈烈,越发不可收拾。
  所以说,怀渊现在的软弱并非永久的软弱,前世那暴戾无度的格,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再度发作。
  尤其是等他神力彻底觉醒之后,怀渊还是否能控制得住自己,是否会迷失自我重现当年的残暴,林悠对这点深表担心。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