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592章化险为夷

小说:重案战鹰 作者:玄云剑鹤 更新时间:2019-03-15 08:13
  人来人往的地铁站,指定的果皮桶就在那里,装着巨款的提包就在手上,郑周煊明显感到自己手心里沁出的汗。狂沙文学网
  她环顾四周,人,人在哪里,会从哪个方向出来?不仅手心里在汗了,鼻尖,脑门上都是汗。
  “小郑,不要紧张。”耳机里的总指挥在提醒,“你有点僵了。”
  为努力平静心,郑周煊深深的做了个深呼吸,打算把皮箱放到果皮桶里。
  “小郑,别放,换地方了。”总指挥说。
  郑周煊的手明显的一抖。
  接着就听到耳机里,一片乱糟糟,终于听清了:绑匪忙中出错,这次使用的居然是ic固定电话。
  郑周煊没有用武之地了,想给自己的警察生涯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都不行。
  专案组已交叉定位迅速将案犯的方位锁定,民警们如神兵天降一举将绑匪擒获。
  可惜,这是一个绑架案,擒获一个绑匪不是结束,而是挑战刚刚开始。
  被抓的人很快交待了,叶敏就关在近郊一个二层小楼里。
  叶敏终于知道什么叫大场面了,各路人马把二层小楼团团围住,特警队都出动了,他们统一戴着面罩,那阵势和电影上演得一模一样。
  郑周煊负责外围警戒,她伸长脖子向里张望,不留神让一个特警队员撞上了。
  郑周煊哎哟喊了一声,回头看到一个黑面罩,露着一双清澈的眼睛。
  郑周煊愣住了,这双眼睛再熟悉不过,是高翔的。
  黑面罩也盯住郑周煊。郑周煊知道黑面罩下一定是张微笑的脸。
  黑面罩冲郑周煊做了个ok的手势后,进入了中心现场。
  郑周煊的焦急地张望,恨不得飞进去。
  时间仿佛停止了。郑周煊不停地看时间,心想怎么一点进展没有?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她看到特警队已经包围了小楼,几个狙击手都进了点,心立即就被揪起来,想高翔一定也在其中吧。
  不,高翔不在其中,现场指挥正在角落里找一个高个子的黑面罩谈话。
  谈完后,黑面罩就摘掉了头,正是高翔。
  他怎么在脱衣服,又换上了衣服,他要干什么?
  郑周煊都快被急死,恨不得马上就去问个清楚。
  高翔换上便衣,居然双手举过头顶,径直走向了小楼。
  天!高翔被选中进去谈判!
  郑周煊用力捂住嘴巴,她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时间艰难的,一分一秒地流过。
  “轰!”突然的,小楼在郑周煊面前坍塌下来。
  包括郑周煊在内的所有人,惊呆了。
  绑架现场变成了救灾现场,一瞬间的事。
  没有谁听到里楼里有类似爆炸之类的声音,总之,一幢楼莫名其妙地突然倒塌了。
  刑警郑周煊在回过神来后就变成了消防队员,加入到救灾的人群中。
  “高翔,你不能死,你不能死!”郑周煊在乱石推中扒来扒去,心中默默地念着,念着念着,眼睛就湿润了,“我还有话没回答你呢,你死了,我说给谁听去呀!”
  救援工作进展得十分不顺,因为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怕这里有炸药,哪里有地雷,一切小心翼翼地进行着。
  郑周煊的脸上都是灰,指尖也渗出了血,但她没有停下喘一口气。她知道每搬开一块石头,就离高翔近一点。
  每每想到这,她就有了力量,手指的疼也顾不上了,只想快点把高翔找出来。
  那一刻,高翔在郑周煊心目中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高度。
  郑周煊想对高翔说:“我记得我说的每一句话。”她觉得自己是真心诚意的。
  又是一分一秒地艰难流过,比刚才更让郑周煊觉得难熬。
  几个小时过去了,忙得头也顾不抬的郑周煊,终于听到了一句让人激动的话,“快!在这里!”
  郑周煊猛地起,双腿已不听使唤,差点跌倒在地。
  她看到消防员正在小心地抬开一块石板。
  那个石板的下面,已经露出了一条人腿。
  “高翔,你千万要活着!”郑周煊双手握在前,心里默念。
  石板终于抬开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几块石板架在一起,竟然形成了一个小小的三角形空间,一男一女赫然就窝在里面,相依相偎。
  男的是高翔,女的正是叶敏。
  如果小楼不塌,高翔一定会是英雄,因为在小楼倒塌之前,他已经制服了绑匪,抱得了美人。
  如果小楼倒塌,高翔更是英雄,因为他保护了人质,用自己坚实的怀抱给了奄奄一息的叶敏以活下去的勇气。
  而之后调查小楼倒塌的理由更是让人意外:年久失修,危房一个,早不塌晚不塌,这个时候塌了。
  郑周煊抱着一大束花去探望英雄高翔,她故意错开探望高峰期,只是想和高翔单独呆一会,有一些话想对他说。
  到的时候高翔正睡着。郑周煊一进门看到熟睡的高翔就想笑,因为她也差点做个英难,知道被鲜花团团围住的苦。
  差点做个英难都这样,这真成英雄的还不累坏了。
  郑周煊坐在高翔的前,看着这个年轻的男人,呼吸均畅,睡得香甜。
  郑周煊就这样坐着,好像很无聊。她将右手伸出来,偷偷地、一点点地靠近高翔的手,轻轻地握住了。
  做完这个动作,郑周煊觉得脸有点。
  高翔却突然皱起眉,嘴里脱口而出“紫凌!紫凌!”
  刹那间,郑周煊两个手指火,三根手指冰凉。
  高翔还在喊着紫凌的名字,边喊边握紧了郑周煊的手。
  郑周煊的手现在已经冰凉冰凉,她缓缓抽出了手,能听到一滴水滴落到手背上的声音。
  没有了郑周煊的手,高翔又恢复原来的平静。
  而郑周煊的心却不能再平静。眼前这个男人,名字与自己这般相配,分担过自己的哀愁,倾听过自己的过去,有过彼此的暧昧,却没有一起经历过生死。
  原本已准备好去迎接一些事的发生,而最终什么也没发生。
  郑周煊就这样离开高翔的病房,没有等他醒来。
  虽然暂时不想见高翔,但是有人却不得不见。
  无论叶敏将会在自己的生活中充当什么样的角色,她是一定要见的,毕竟自己与她有着戏剧的相识,也算是朋友一场,郑周煊这样想。
  于是,在之后的一天,她参照自己住院叶敏买来的零食,也买了点装进一个大背包,同时还送上了一只粉红色的玩偶,她猜想小女孩应该都喜欢这些。
  叶敏住在高级病区,与高翔的病区差好几层,这让郑周煊多少有点轻松,不担心半路杀出个高翔。
  到了叶敏的病房,却没见到人,护士说叶敏在天台。
  郑周煊跑到天台,推开通向天台的门,看见了叶敏,坐在轮椅上。
  那一瞬间,郑周煊明白了为什么叶敏会喜欢天台,因为推着轮椅的正是高翔。
  以往都是叶敏出现在高翔的边,现在却是高翔出现在叶敏的边。
  郑周煊想到这里就停住了手,突然没了力气去完全推开那扇门,让自己暴露在叶敏和高翔面前。
  叶敏举着手机,里面在放一首歌:我长得不太一般,也挣了不少的钱/找人还是非常的困难/我宁愿飞到天边,把闲的钱都撒完/也不能随便找一个某某来陪伴……听到这叶敏笑起来。
  高翔从背后跳到叶敏面前,蹲下对她说:“这简直就是唱的某某呀!”
  听出高翔的玩笑,叶敏小脸一抬说:“才不是呢!”
  “哪个不是?全都是!”高翔笑得越来厉害。
  就在高翔笑到快岔气时,叶敏把脸帖过来,倔起嘴在他的脸颊上“啄”了一下。
  之后就剩下大红脸的高翔和笑得花枝乱颤的叶敏了。
  叶敏边笑边转着轮椅逃开了,她还喊:“我才不是没人呢!”
  高翔愣愣地抓了抓脑袋,突然就回过神,跑了过去,边跑边喊:“你跑!你跑得掉吗?”
  叶敏当然跑不掉了。高翔一把抓住轮椅,抱着叶敏的脑袋,在她的脑门上也“啄”了一下,说:“扯平!”
  这回叶敏安静了,她看着高翔,努力忍住笑说:“谢谢你。”
  高翔这次变聪明了,明白这句“谢谢你”中饱含的深,他转推着叶敏说:“敏敏,我们来跳个舞吧!”
  叶敏听到一声“敏敏”,脸上溢满了甜蜜的笑,说好。
  高翔推着叶敏,在天台上转着圈,跳着舞。
  从医院出来,已是傍晚。
  郑周煊缓步走在护城河边,虽是华灯初上,轻风拂面,却不能令她沉醉。
  想着刚才的温馨一幕,劫后余生的男女,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郑周煊摘下了那条特意挂在颈间的白梅挂件。
  她捏在手心,摩挲着,最后没看一眼便冲着河心扔出去。
  挂件直直地飞入河心,泛起一阵涟漪。
  悲伤的绪随着挂件的坠河涌上心头。
  这时电话却响了,郑周煊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煊煊,救救爸爸吧。算妈妈求你了。”
  她的眼泪流了下来,她说:“明天去配型,我救爸爸……”
  挂了电话,郑周煊靠着河边围栏,慢慢坐下,支起双腿,抱着双臂。
  她将脸深深埋住,嘤嘤地哭,小声地抽泣,终于号啕大哭,肩膀不能自制地颤抖。
  护城河边,郑周煊流过的泪比她二十七年来的都多。
  她决定了,一定要痛痛快快哭一场,以致接到黄涛的电话,她还没能止住哭声。
  黄涛说:”小煊,果真没有判断错,大毛豆就藏在济州北山,大批人马已经赶过去了。“
  黄涛问郑周煊:”你哭了吗?是不是太高兴?“郑周煊在电话里哭得更大声了。
  黄涛说:”别哭,林雪已经告诉我了,我们一定会替你把大毛豆抓住的!“
  郑周煊一路泪流不止,直奔北山脚下……
  五月二十晚,云黄市公安局刑警郑周煊驱车前往北山执行抓捕任务,遭遇嫌疑人毛凯强驾车冲卡后,与其正面撞击,受重伤,毛凯强当场死亡。
  就在这一天晚上,高翔收到一条微信,配有一朵梅花的图片,上面留有一行字:老高,你一定要幸福。
  高翔看着这朵梅花,觉是很眼熟,仿佛是当初折下送人的一朵。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