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1124章 如期举行

小说:军少的腹黑娇妻 作者:浮世落华 更新时间:2019-03-15 08:11
  王若安关上电视,尚凯雯看到了报道,手里正在翻看卓琳在医院的照片,照片上卓琳双腿都打了石膏,看起来憔悴虚弱了很多,脸色苍白,眉头紧锁,心里终于舒服多了。
  “凯雯,我答应你的事情做到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主要是怕尚凯雯反悔。
  尚凯雯浅笑,握紧王若安的手,“我答应你的,我会做到,走吧,我们结婚去。”
  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尚峰昨晚和她通话,父女两个早就商量好了,王若安是他们现在唯一可以紧紧抓住的稻草。
  这个时候尚凯雯已经不管自己喜欢不喜欢,也容不得她考虑其他。
  要么尚氏死,要么就是借着王家东山再起,和王家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这种联姻关系最牢靠。
  王若安这么爱她,为了她不惜一切,当然她相信结婚之后王若安也会对自己言听计从。
  她一生都活在温柔的呵护中,父亲的钟爱,母亲的希翼,朋友的羡慕,现在开始她要继续这样下去。
  王若安脸上都是浅笑,满足的笑容,炽热的目光却宛如一把黑色的火焰,炽热地拥抱她,以前他从来没有用这种眼光打量她,这种挑逗的目光教她完全没有招架的余地。
  可是她不能躲闪,不能让王若安失望,毕竟他们要成为夫妻,最亲密的人,不可能躲开作为妻子的任务,她也不能。
  王若安不是傻子,一直对她的容忍是因为爱她,可是不代表还可以继续下去容忍自己的妻子不让自己碰触。
  他为人风趣,喜欢做些疯狂的游戏,在他的陪伴下她应该不愁无聊,而且他是真心喜欢她。
  现在就剩下去除阻碍,王父的不同意不是一个阻碍,只要她想,他们分分钟都可以结婚。
  王若安也赞同!这一刻他等待太久了。
  “走吧,亲爱的!我去结婚,我要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我要给你全世界最好的礼物。”
  案子破不了,因为那两个人根本没有蛛丝马迹留下!人家可是做了全副武装的,帽子口罩没有一样落下。
  车子也追不到。
  派出所说是追查,估计这样的线索破案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卓琳本来不想在江少卿家里,可是卓父卓母都听江少卿的,于是她就被爸妈一起联手给卖了。
  价格等同于白送。
  腿上打了石膏,卓琳本来也想着婚礼推迟吧,哪个新娘打着石膏结婚啊。
  可是江少卿不同意,所以婚礼当天卓琳换好了婚纱,是坐在轮椅上举行婚礼,要不是因为和江少卿是协议结婚,她都能气出毛病。
  哪个新娘子不希望自己是漂漂亮亮结婚的,哪怕两个人的婚姻是假的,可是女人对于婚礼还有着幻想和执着的,现在全都被破坏了。
  卓琳想哭都没地方去去,最主要的是,她终于知道,自己的腿有可能落下后遗症,就是俗称瘸子。
  这才是晴天霹雳。
  婚礼上江少卿笑容满面,卓琳是一脸的生无可恋,客人都是懵懵的,这是怎么回事啊?
  难道是逼婚?
  
  这新娘子也太不给脸了,谁看都知道新娘子在生气。
  可是谁知道,和他们同一天结婚的还有王若安和尚凯雯。
  那边人家可是盛大的婚礼,几乎请遍了各界知名人士,要不是江家背景强大,江少卿都要怀疑王若安是故意给自己添堵。
  不过尚凯雯能够嫁给王若安大概是不出江少卿和白晓的所料,尚凯雯这是狗急跳墙。
  白晓和安志远特地赶到京都来参加江少卿的婚礼,谁让他们是真正的朋友和合作伙伴。
  这个时候白晓正在陪着卓琳说话,婚礼仪式已经举行,为了照顾新娘子的尴尬,仪式很简短,也是为了避免新娘发脾气。
  外面江少卿正在和江父江母陪着宾客们,白晓被指派了最高级的任务来陪伴新娘,也是自己的要求的,她始终记得江少卿上辈子就是娶了卓琳的,为了卓琳,江少卿后来失去了半壁江山的江氏公司。
  这一次看来两个人还是凑到了一起,她就说嘛,江少卿的真爱还没出现,看来后来的江少卿脾气那么好,大概应该归功于卓琳的调教。
  可是上辈子卓琳可没有断腿这一说,自己见到的卓琳是因为乳腺癌最后的时光,那个时候的卓琳头发都掉光了,还不是现在这么有生气的样子,也没有这么表情丰富,是一副看破生死的淡然。
  现在的卓琳还是生动的,鲜活的。
  刚才江少卿可是找过她,为了避免自家安少将吃醋,三个人躲在一起密谋的。
  “白晓,请求你给卓琳治腿,我知道你医术精湛,你姐夫的弟弟多年的瘫痪就是你治好的,我可以答应你的任何要求!就是希望你能帮帮卓琳!我不希望她这辈子坐在轮椅上一辈子,更不希望她成为瘸子。
  只要你给她治好了腿,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
  白晓莞尔,“任何条件?”
  这辈子重演了这一幕,以前了很多年,也不是不治之症,卓琳还真的很幸运,两辈子遇到的都是同一个人。
  江少卿郑重的承诺,天知道江少卿的一个承诺该是让多少人羡慕嫉妒恨。
  “好的!成交!”
  江少卿还以为白晓还会有什么刁难,没想到白晓居然答应的这么痛快,有些意外的在她脸上搜寻自己看不出来的感觉,白晓笑盈盈的笑容是那么让人刺眼。
  也许只有他心里不舒服,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现在对于白晓的在意似乎没有以前那么钝痛,只是不舒服。
  也许那一种对于白晓的执念在不自觉的消散。
  “我要求不高!就是要尚家完蛋!”
  白晓当然已经知道了尚凯雯嫁给了王若安。
  今天的另外一头,王家也在举行婚礼,这辈子王若安没来的及完蛋,居然如愿以偿娶到了尚凯雯。
  “你对尚凯雯居然这么恨?你们有仇?”
  江少卿不明白白晓对于尚家的执着。
  “别管是为了什么,你和我是同一战线,我也不多要求,尚凯雯对我的诽谤你应该很清楚,我想尚凯雯要是疯了,王家不会要一个神经病儿媳妇吧?”
  江少卿无语。
  尚凯雯你干什么非要找白晓的麻烦,这个女人分分钟都在挖坑等你跳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