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阳平关之战

小说:赤壁之崛起荆南 作者:硕鼠肥 更新时间:2019-01-11 20:40
  原来自八月底夏侯渊、张颌赶到阳平关后,曹cāo)率领的主力大军也在十月上旬赶到了,在查看了地势之后,曹cāo)深感阳平关易守难攻,两山夹道虽宽,但有张卫沿山修筑的小长城相连,大军也很难突破。
  当下曹cāo)只得调派兵马,分头上山,准备线出击,以泰山压顶之势猛攻阳平关。
  一连攻击了三天,阳平关却纹丝不动,曹军反倒颇有折损。这一下曹cāo)郁闷了,当下心生一计,传令众军撤退。
  夏侯惇惊讶地道“我军数千里跋涉,劳师动众而来,前锋夏侯渊、张颌虽然与张卫相持了近五十,但我军主力却才刚刚到达,如何就要撤兵”
  曹cāo)笑道“我是佯装退兵,以吸引张卫追击。”
  夏侯惇闻言,这才恍然。当下曹cāo)看天色渐晚,便命夏侯惇、许褚上山传令,叫分散攻击各处山头的兵马连夜撤回来,明好一同撤兵。
  命令传达,各军匆忙收拾营垒,准备撤兵。当夜山谷之间大雾弥漫,众军小心撤退,然而黑夜之间多有迷路的,各军只得点起火把,喊着口令,以约束兵马。不想山林之间,有数千头野麋鹿组成的庞大鹿群正在休息,眼见四面火光点点,人喊马嘶之声不绝,这些野麋鹿受惊之下,顿时慌不择路地往汉中兵的营垒冲去。
  张鲁虽然沿山修建城垣,但在艰险之处,城墙难以修建,便仍用营垒代替,此时被麋鹿群奋勇冲击,竟一举将营垒冲坏,数千鹿群冲进营中,看见了营中的兵马,受惊之下,更加疯狂地横冲直撞,汉中兵虽多,但分散在长达十余里的营垒之中,每一段的兵马也始终有限,再加上黑夜之中,况不明,许多士卒都惊慌逃跑,组织不起有效的抵抗,因此竟被这数千野麋鹿将营内所有设施冲的七零八落。
  待到鹿群跑掉,过了许久,汉中兵惊魂未定地过来准备清理营寨,不想此时却有一队曹军昏头昏脑地闯了进来。
  却是曹军高祚所部在黑夜中迷了路,在几座山头之间转了一圈,竟然闯进了被野麋鹿冲坏的这一段汉中军的营垒之中。
  这一下汉中军都给吓坏了,以为是曹军驱赶麋鹿攻营,随后大队人马杀了进来。曹军也给吓坏了,喵的,我是要撤退的啊,怎么一头撞进狼窝里来了
  慌乱之间,还是曹军领兵将领高祚经验丰富,急令麾下兵马敲响锣鼓,聚集兵马准备结阵而守,同时叫几个机灵的士卒去山下报信,请求增援。
  曹军锣鼓敲响,大军迅速集结成阵,这可把原本就惊慌失措的汉中军给吓傻了,众汉中兵都以为曹军是要大举进攻了,当下惊慌之下,顿时一哄而散。
  高祚见状,也自惊讶不已,当下分兵继续敲锣打鼓,向营垒深处而去,很快将这一段营垒占住。随后又分派斥候将消息传报曹cāo),说汉中兵已退,请调派兵马前来接收营寨。
  曹cāo)闻听消息,犹自不信,派夏侯惇、许褚等人前去查看,得知汉中兵果然退了。当下曹cāo)大喜,对刘晔、董昭、司马懿等人道“麋鹿冲坏敌营,而我军又无意中走进敌寨,致使敌军不战而逃,此岂非天意看来汉中合该为我所有。”
  于是曹cāo)调派兵马大举进攻,经过一夜激战,汉中军线溃败,混战之中,昌奇被张颌一枪刺死,杨昂被夏侯渊一刀砍成两段,二万五千汉中兵逃散大半,其余或死或降,只有驻守阳平城中的张卫见势不妙,领着三千精兵开城逃跑,直往南郑而来。
  半路上张卫收到了张鲁叫自己投降曹cāo)的命令,顿时有些哭无泪。只得将阳平关已经丢失,大军惨败之事写成书信,叫信使复又带回去交给张鲁。
  张鲁闻听张卫惨败,曹cāo)已经杀进汉中了,不由也慌了神,当下问阎圃、杨松、李休等人道“如今形势,该当如何”
  李休道“前线战败,信使未曾保密,城中百姓多已得知,如今人心惶惶,征召的青壮多有逃回家中的。单靠一千骑兵,如何能够守城不如出城往北投降曹公。刘贤知道曹公大军即将到达,必不敢继续逗留。”
  阎圃道“如今我们势穷力孤,又保不住南郑城,投降曹cāo),其功必少。不如让出南郑,退往巴中。让曹cāo)与刘贤争斗,待二人打得难解难分之时,我军再投奔曹cāo),从背后袭击刘贤,其功必多。”
  张鲁闻言,点了点头,当下派出信使,传令叫张卫转道往沔阳而去,暂时避开刘贤兵锋。随后张鲁收拾兵马,带着府库中的所有值钱财物,转道往巴中而去。
  此时刘贤也收到了曹cāo)大胜张卫,攻破阳平关的消息,不由震惊不已,对陆逊、张任等人叹道“我们还是晚了一步,曹cāo)大军已经进入汉中了。仅凭我们手中着万余兵马,如何能和曹cāo)相争”
  张任想了想,道“既然如此,我们是否要立刻撤军”
  陆逊道“现在撤军,那就是功亏一篑刘将军多次击败曹军,这次想必也不会例外,不如领兵往北迎战曹cāo),只要击败了他,复夺回阳平关,这汉中就还是我军的。”
  刘贤摇了摇头,这陆逊不遗余力地怂恿自己去与曹cāo)对战,无非就是想让自己用出天降火球之法,他好在旁偷学。这怎么可以况且如今十月,正刮北风,而气球制作水平有限,飞的并不高,无法借用高空气流,在这种况下,气球只能被吹往南边,无法烧到北面的曹军。
  所以这个战术注定是无用的。
  当下刘贤自感无力与曹军抗衡,于是决定撤军。刚刚命令军停止前进,准备向后撤时,就听斥候来报“张鲁领着千余骑兵,带着家眷往南跑了”
  刘贤闻言顿时惊讶不已,将信将疑地领兵赶到南郑城下,果见城门洞开,守军都不见了踪影。于是刘贤命杨任、申仪二将领兵入城查看,城中也并无埋伏。
  刘贤这才领兵进城,发现除了金银财物之外,汉中府库之中堆积的七十多万石粮草以及近两万件兵器,数千副皮甲,二十余万支箭矢尽皆被贴上封条,完好无损地摆放在库房之中。
  刘贤见状,沉默片刻,道“张鲁仓促撤退,却并不焚烧府库,看来他是真的对于争霸天下之事已经心灰意冷,因此不怕资敌了”
  陆逊道“有这么多军械粮草,我们足可与曹cāo)一战了。”
  刘贤却并不答话,心下已经决定放弃汉中。当下命杨任立刻征调城中青壮协助搬运粮草军资,送往石泉、西城。又命申耽、申仪分兵驱赶南郑、城固、西乡等地百姓,部迁往西城、上庸、房陵等地安置。
  随后,刘贤自领张任、张嶷、王平等人,领兵七千余人往北而去,一路大张旗鼓,号称拥兵三万,行三十里,前往迎战曹cāo)。
  大军刚刚出城,忽见西边有数百骑兵疾驰而来,刘贤急忙戒备,就见那骑兵在两百步外停住脚步,随后一名头戴月狼须帽的大将单骑上来,高声问道“前面可是刘贤,刘将军”
  刘贤闻言惊讶不已,命亲卫杨狼答话道“此正是镇南将军刘贤。来者何人速速报上名来”
  就见那人滚鞍下马,来到刘贤军前拜道“我乃百顷氐王杨千万,久闻刘将军大名,如雷贯耳,今得见,实乃三生有幸。千万乃丧家之犬,被夏侯渊驱赶至此,本想依附张鲁,不想张鲁外宽内忌,不能用我。闻听将军到来,故而特地前来相投,还望将军不吝收录。”
  刘贤闻言大喜,当下扶起千万,慰勉了几句,问道“你麾下有多少兵马”
  千万道“只有不到四百族兵了,不过都是精通骑之术的精锐。”
  刘贤点头道“你可在马后拴上树枝,就在汉水以南往来奔驰,扬起尘土。同时沿着汉水多插旌旗,虚张声势,吓唬曹军。”
  千万领命,当即领兵依令而行。
  却说当曹cāo)大胜,夺取阳平关后,军休整一,分遣夏侯渊、张郃追击张卫,捉拿汉中溃兵。随后曹cāo)便领兵南下,往南郑进发。
  本以为这一路将会十分轻松,不想行了两天,大军刚刚走出七八十里,就听前锋夏侯渊、张郃传来消息,说张卫转道逃往沔阳去了,如今南郑、城固都已经被荆州兵夺取。镇南将军刘贤正领兵北上前来迎战,其军号称有三万之众,旌旗蔽,锣鼓喧天,声势十分浩大。
  曹cāo)闻言大惊,不敢大意,当即收住兵马,徐徐往南而进。
  如此又过了两,曹军与刘贤在汉水以北相遇。刘贤见曹cāo)兵多,于是转而向东,退至兴势山扎营,虚插旗帜近百里,做出兵多将广的假象。曹cāo)见刘贤据住险要,一时也不知刘贤虚实,当下不敢贸然南下,便在兴势山外十里扎营,一边与刘贤对峙,一边派人打探张鲁的况。
  如此又过了一,各路斥候陆续传来消息,说早在曹军攻破阳平关之前刘贤大军便已经进入了汉中,张鲁放弃南郑,逃往了巴中。刘贤获得了南郑城中无数钱粮辎重,实力大增。
  曹cāo)听得暗暗心惊,当下又问刘贤有多少兵马,斥候答道“刘贤自己号称有兵三万。而据我等所见,从城固至南郑的汉水南岸旌旗处处,连绵数百里,敌军绝对不在少数。”
  曹cāo)点头道“兴势山这里应是刘贤主力,汉南则是偏师。不过刘贤能在数之内,bī)退张鲁,夺取南郑,又扁插旌旗数百里,可见其兵力确实不少。我军还应谨慎才是。传令众军,当以稳守为上,不可贸然进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