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二百零四章 九死一生

小说:降道 作者:伏天王降天一 更新时间:2019-03-15 05:33
  小稚叶会的话虽然看似很不负责,但其实还是有她自己的目的。
  主要是想借着危机感将众人的注意力从吊坠上转移,她倒不是怕这里人从她身上夺宝,只是一直被所有人看着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其实茗草主人不仅教会了她这东西使用的方法也教了她怎么关闭的方法,所以只要她想这个护罩什么时候关闭就什么时候关闭,而且这个护罩还有控制保护范围的方法,所以小稚叶根本不怕有人想抢,实在不行就将护罩缩小到只能护住她与玉舒月的大小,其他人就都得在瞬间变成冰雕,反正在她心里这里除了玉舒月有救的必要外其他人的命根本无所谓,至于玉舒月为什么有救的必要,也不是因为玉舒月对小稚叶有多好,而是茗草主人曾说过玉舒月的重要性。
  别看小稚叶这小丫头看起来人小心善,与她相处久的人都知道这个小家伙虽然长得可爱,但可爱的外表下藏的是一颗小恶魔的心,当然能发现她这点的除了要与她相处久还得是她信任的人,不然就算和她待在一起十年,你也只知道她是个可爱单纯的小女孩,却不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果然,小稚叶这么一说,说有人都将目光从吊坠上转移开,开始各自思索着怎么才能不被冻成冰雕,而这个时候玉舒月在看了周围已经变成晶莹世界时突然哭了出来,因为她想到了还未找到的春不觉与小落。
  而当玉舒月哭出来之后,众人也都反应过来她为何而哭,各自心中都有些说不出的难受,那几个女护卫自然是替玉舒月难受,而其他的护卫则是为城内其他人而难受,毕竟这么强的寒流,不可能只冻住了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整个城主府甚至城内指不定也和这里一样。
  小稚叶虽然也有点担心小落的情况,毕竟她倒是蛮喜欢那个有点木讷的小男孩,当然了只是觉得那小男孩挺可爱的,不过跟在茗草身边这么多年的她生离死别早就见得多了,所以也就没其他人那么难受伤心,至于小白,小稚叶倒不是毫不担心,因为她对小白还是非常自信的。
  就在众人难过之时,只听到吱!吱!吱!的几声叫唤,其他人一脸茫然,唯有小稚叶开心的朝着叫声看去,只见小白就在护罩外面看着她。
  “小白回来了。”小稚叶开心的叫了一声,随后从玉舒月的怀中钻出,朝小白跑去,但是小稚叶这一动吊坠也就移动了,随之也将护罩带着移动,不仅将不知情的众人被吓了一跳,还将护罩外的小白那肥胖的小身子顶着向后滚了几圈。
  而即使发现这一点的小稚叶也连忙停下了脚步,等小白重新站起来后就见小白摇了摇头鼠头看起来颇为无奈的样子,随后又用小爪子敲了敲自己的鼠头示意让小稚叶多动动脑子。小稚叶则傻傻一笑,随后口中轻微着念叨着什么,随后就见护罩上打开一个只有小白能钻进来的口子,但就是这么一个小口也让罩子里靠近那道口子的人冻的浑身一哆嗦,好在小白速度够快,再加上小稚叶关闭口子速度也快才没然冷气进来太多。
  小白进了护照之后迅速跑到小稚叶身前,吱吱吱叫了几声小稚叶听了之后笑着道:“那是,我可是很聪明的。”
  随后小白又叫了几声,小稚叶点了点头随后转头对玉舒月道:“姐姐,小白找到小落了,但是没找到春爷爷,它还说成里已经没有春爷爷的气息了。”
  玉舒月闻言后显然还是很担心春不觉,但还是对小稚叶说道:“那快让小白带我们去找小落。”
  不等小稚叶开口,小白又吱吱吱叫了几声,随后就钻进了小稚叶的袖子里,小稚叶笑了下之后对玉舒月道:“小白已经告诉我地方了,它让我带你们去,它说外面太冷它要睡觉了。”
  随后众人便跟着小稚叶一路找到了后院的一间看似废弃以久的屋子外,这时小稚叶开口道:“小白说,小落就在这个里面,只是这间屋子好像被设置了什么东西,一般人进不去。”
  其实不用小稚叶说众人也都发现了这间屋子的特别,因为整个后院甚至是他们一路走来所看到的唯有这间屋子没有被冰冻,这就说明一定是有人在这里布置了什么防护措施只是平时肉眼无法察觉而已,但这样同时说明是有人故意将小落安置在这里的,而且人一定还没事。
  玉舒月自然也清楚这间屋子的问题,所以没就没有走上去敲门,而是走到靠近门的位置对着屋内喊道:“小落你在里面吗?我是月姐姐,小落你在吗?在就答应一声。”
  屋内没有回答,玉舒月又喊了几句之后,只见房门开了一条小缝,一个小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正是小落,而当小落看见外面站着的正式玉舒月时也立马跑了出来,小稚叶早有准备在小落跑出来的一瞬间小稚叶就开了好了洞,等到小落进来有迅速关闭,这一次因为房子周围有保护的原因,并没有多少寒气跑进护罩内,也就没冻着玉舒月。
  进了护罩内的小落扑入玉舒月的怀里带着哭腔道:“月姐姐,刚才的声音是什么,小落好怕。”
  原来小落在里面一直没有回应的原因是被之前的巨响给吓到了,不过众人也都理解,毕竟别说这孩子了,就算使他们这样的大人刚才何尝不是被吓了一跳。
  玉舒月抱着小落,一边轻轻拍抚这他的后背一边轻声安慰道:“月姐姐在,你别怕,别怕。”
  小稚叶也走了过来像个大姐大一样,拍了下小落的肩道:“小弟别怕,大姐我这不是来罩你了,有大姐在没人能伤害你。”
  接着玉舒月又向小落询问了春老家主的下落,但是小落只告诉她自己的爷爷早就离开了,至于去了哪里并未详说,只说是出城办点事,让自己待在小屋内哪也别去。
  得知了小落也不知道春老家主的下落后,众人也不再多做停留,毕竟此地以不安全,再加上小稚叶说过这个护罩只能撑持三刻,虽然找到小落并没花费多长时间,但是剩余的时间还是非常的紧张,如此众人更不敢多再浪费时间,连忙簇拥着玉舒月朝西城外而去。
  在另一边,东城外的冬华冰扛着还未从极寒中恢复的秋锋尽看着从高空中气空力尽的刑峰极速坠下,心中焦急万分的同时朝着刑峰坠下的位置猛冲,只望能在刑峰坠地前接住刑峰,然而他心里很清楚,就算自己能赶到也无法接下从那种高度坠落而下的刑峰,就算他的肉身能受得住那种冲击,那现在毫无内力的刑峰能承受得住吗?
  心中虽然是这么想着,但冬华冰却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刑峰摔成肉泥而没有任何行动,但奈何刑峰下坠的速度非常快,就在刑峰即将触地摔成粉身碎骨的哪一刻,不知从那而来的一股飓风突然掀起,把将要触地的刑峰及时抬起随后又落在城墙之上,这关键的一阵风卸去下坠的力道也保住了刑峰的性命,在远处看到这一切的冬华冰顿时松了口气,提到嗓子眼的心脏也回到了胸口。
  就在此时,城墙之上突然出现两道人影,一人黑气满身看不清面目,一人绿衣飘扬正是茗羽苍霄。此二人以躺在地上的刑峰为中心分站两头相互对视,城墙上瞬间充满肃杀之气,城外的冬华冰也不由停下脚步,因为他的潜意识告诉他,城墙上两人若动起手来那么他不过是去多填一具尸体。
  二人对视了片刻,满身黑气的黑影先开口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十三妖卫中大名鼎鼎的苍羽鹰。”
  茗羽苍霄闻言微微一愣,因为他在人间呆了千年很少在人前暴露自己的身份,不过随即他就反应了过来冷笑道:“原来是魔族的余孽,难怪这一身臭气,很多年没洗过澡了吧?”
  那名黑影闻言也不发怒,只是淡淡一笑回道:“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十三妖卫也会来到这不起眼的小地方,还就下了这名人类,想来你我眼前之人身份应该不一般呐!”
  “嗯?”茗羽苍霄冷疑一声,随即利剑上手唯恐黑影对刑峰不利。
  但那名黑影却没有任何动作而是摆了摆手道:“妖卫大人不用紧张,在下不过是个小人物,怎敢在妖卫大人面前逞凶,倒是妖卫大人如此在乎此人让在下很是好奇啊!”
  对于黑影的话,茗羽苍霄丝毫不敢大意,因为从一开始他就察觉眼前之人实力不简单,再加上此时镇定自若的表现,茗羽苍霄更加确信,此人若想动手自己真还没有十足的把握能保下地上已经昏迷的刑峰。
  “既然不想动手,你一魔族之人还留在此地做什么?难道要我请你吃饭不成?”茗羽苍霄冷冷的回答道,同时也在暗中积蓄内力,如果对方出手,那么他就必须争取一击必中,只有这样才有机会保下刑峰。
  黑影没有立即回答茗羽苍霄,而是好似转动一下头看向已成冰川世界的城内随后说道:“此子破坏了我们的计划,本想将他带回向我王请罪,但既是妖卫大人看中的人,那在下也不好造次,现在就告辞了。”
  黑影话刚说完,不等茗羽苍霄反应,呼的一声就此消失在原地,这一幕看得茗羽苍霄一手的冷汗,心中不由暗道,魔族之中竟有此等人物,倘若动手胜败难说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