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程咬金尉迟恭挨打

小说:大唐第一败家子 作者:烟雨织轻愁 更新时间:2019-10-10 00:33
  经过李愔的指点,留声机又做了一些改进之后,开始批量生产,然后开始出售。
  程处亮近水楼台先得月,是第一批知道留声机的人之一。
  在留声机还没有投入市场之前,他就通过内部价格,买到一台留声机。
  这留声机的市场价,是一万钱。
  而内部价格,可以打八折,只需要八千钱就足够了。
  买到留声机之后,程处亮直接休假,拿着留声机踏上前往长安城的列车,准备向他老子显摆去了。
  现在蜀王和朝廷的关系,颇为微妙。
  最近一年的时间,程咬金等老将,都不敢再向益州新城这边凑了。
  程处亮准备用留声机,给他老子一个大大的惊喜。
  当日下午,程处亮就回到了程府。
  然后,程处亮找到他老子程咬金。
  将留声机向他身前一放,然后嘿嘿笑道:“爹,这是我买来孝敬您的!”
  看到这个他从来都没见过的玩意儿,程咬金牛眼一瞪,然后问道:“小贼,这是啥玩意啊?多少钱买的啊?”
  程处亮嘿嘿一笑说道:“爹,这个叫留声机,八千钱买的,专门孝敬您老人家的!怎么样?儿子孝顺你吧?”
  听到程处亮的话,程咬金肺都快被气炸了。
  伸出胡萝卜粗细的手指头,指到程处亮破口大骂道:“小兔崽子!你说老子咋就生了你这么个败家玩意儿?”
  “八千钱,就买这么个破玩意儿?咋地,家里有矿啊?也就你爹这二年脾气好了,要是搁在头两年,老子锤不死你这败家的玩意儿!”
  “八千钱买这么个破玩意儿?真是买不值卖不值的混账东西!赶紧的给老子退了去!要是退不回钱来,看老子不把你腿给打断了的!”
  早在程咬金准备开骂之前,程处亮早就悄悄地拿下留声机上的一个按钮。
  在程咬金泼口大骂的时候,程处亮嘿嘿直乐,也不反驳。
  不过对他老子骂他的话,破不以为然。
  亏这老东西敢说他这二年脾气好了!
  就这老东西哪破脾气,啥时候好过了?
  现在为什么不打人了,难道你心里就没点那啥数字吗?
  还不是因为上年纪了,体力身手大不如前,现在根本就打不过了,这老东西怕是早就动手了吧?
  程处亮是看的透透的了!
  等程咬金终于骂完了,程处亮嘿嘿一笑,给程咬金递上来一杯茶,然后说道:“爹,你喝口水,消消气。”
  程咬金还真是骂的口渴了。
  从程处亮手中接过茶杯,咕咚咕咚几大口就将一茶碗茶,连茶水带茶叶都灌了下去。
  然后递过茶杯喝道:“再给老子倒满!”
  程处亮嬉皮笑脸地给程咬金倒满茶,然后在程咬金喝水的时候,按下留声机里的两个按钮。
  “小兔崽子!你说老子咋就生了你这么个败家玩意儿?”
  “八千钱,就买这么个破玩意儿?咋地,家里有矿啊?也就你爹这二年脾气好了,要是搁在头两年,老子锤不死你这败家的玩意儿!”
  “八千钱买这么个破玩意儿?真是买不值卖不值的混账东西!赶紧的给老子退了去!要是退不回钱来,看老子不把你腿给打断了的!”
  噗!
  听到留声机里发出来的声音,程咬金一双牛眼瞪的溜圆。
  刚刚喝进嘴里的一口热茶,一下子喷到程处亮脸上。
  “这,这是谁在说话?”
  “这怎么和老子的声音一模一样?就连骂人的话都一样?”
  程处亮抬起袖子,将脸上的茶水擦干净。
  然后嘿嘿笑道:“爹,不是给你说了么?这玩意儿啊,叫留声机。只要你说话的时候,按下录音按钮,你说的什么话,统统都能录下来。”
  “录完之后,再按下播放键,你刚才说的话,就能播放出来了!”
  “这留声机啊,现在还没上市呢,我这可是内部价买的呢!要是等到上市之后,最起码卖一万钱!”
  “我可是以内部价八千钱买下来的,这个价格,不算贵吧?”
  程咬金连忙说道:“不贵,不贵,这可是个宝贝啊!嘿嘿,好玩,好玩!”
  “对了,录下来的声音,能删除不?”
  程处亮点头说道:“能啊,当然能啦!”
  程咬金连忙说道:“哪赶紧把老子刚才骂人的话删除咯!简直就有损老子英明神武的形象啊!”
  程处亮嘿嘿一笑,心道就老东西你,还有形象吗?
  还英明神武,亏你好意思说出口来,一点B脸都不要了么?
  当然,这话也就敢在心里想想。
  真要敢说出来,老东西能提着他的斧子砍人。
  程处亮鼓捣了几下,把程咬金刚才骂人的话,统统删除掉。
  等程处亮删除完之后,程咬金不由向程处亮问道:“小贼,赶紧教教老子,这玩意儿咋用的啊?”
  程处亮撇撇嘴说道:“爹,这东西叫留声机,不叫这玩意儿。你看着啊,我教你怎么使。”
  程处亮教了不多会儿,程咬金就学会如何使用留声机了。
  其实使用起来很简单,只需要几个简单的操作就够了。
  学会之后,程咬金就嘿嘿笑着,然后抱着留声机走出家门,也不知道干啥去了。
  不过看他满脸奸笑的样子,程处亮相信,这老东西,一定没按什么好心,指不定憋着什么坏呢!
  程咬金出门之后,就去找尉迟恭喝酒去了。
  这些老将,都是在战场上生死拼杀打下来的交情,感情深厚的很。
  他们没事的时候,经常在一块儿喝酒。
  今天你请我,明天我请你,实在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所以,今天程咬金请客,尉迟恭没有半分迟疑,很快就跟着程咬金来到天下第一楼。
  天下第一楼是中华商行的产业。
  这几个老将,都有天下第一楼的黑卡。
  来这里吃饭,统统都是半价。
  甚至天下第一楼的掌柜,还得到过李愔的吩咐。
  这些老将前来吃饭,价格本来就要比别人便宜很多,在这个基础上再打个五折,一年下来也花费不多少钱。
  而这些老将,其实根本就不缺钱。
  而天下第一楼的口味,这么些年来,一直都冠绝长安城。
  所以,他们喝酒,基本上都会来天下第一楼。
  这一次,两人在包间里,要了六个菜肴,两人推杯换盏,喝了起来。
  喝道酒酣耳热的时候,程咬金嘿嘿笑着对尉迟恭说道:“大黑脸,喝完酒,要不要去天下第一院去逛逛啊?”
  尉迟恭斜睨着眼睛瞅了程咬金一眼,不屑地说道:“程大傻子,少吹牛皮!我就问你,你敢去吗?你敢去的话,我就敢去!”
  程咬金一拍胸脯,不屑地说道:“你以为俺老程跟你一样怕老婆啊?老子想去就去,也就你这个大黑脸不敢去吧?”
  说完话,程咬金就一脸奸诈地,悄悄按下留声机的按钮。
  然后就听尉迟恭羞怒地说道:“程大傻子,你还别激我!今个儿,我还就非天下第一楼不可了!去定了!今个儿,谁要是不去,谁是孙子!”
  等尉迟恭说完,程咬金赶紧按下一个按钮,然后嘿嘿笑道:“去就去,你以为我怕你啊?今天谁不去谁是孙子!”
  说完,程咬金再次按下按钮。
  而尉迟恭受激不过,当下大声说道:“走啊,去天下第一楼,程大傻子,说好了啊,今天谁不去谁是孙子!”
  程咬金嘿嘿一笑,按下按钮。
  完美!
  这下大黑脸死定了!
  当下这俩货,你拽着我,我拽着你,勾肩搭背的来到天下第一楼。
  结果,来到天下第一楼之后,这俩货一人买了一张票,听了一场演出,啥事没干各自走道。
  谁都没提来天下第一楼要干点啥事。
  这两个怂货,简直一个比一个怂。
  当然了,他们的夫人,也是一个赛一个厉害。
  老而弥坚,老姜更辣。
  从天下第一楼出来之后,程咬金抱着留声机,脸上露出奸计得逞的坏笑。
  程咬金太知道尉迟恭了,这货喝完酒之后,回家一准儿会蒙头大睡。
  然后,程咬金在尉迟恭之后,悄悄来到尉迟府。
  尉迟府的门房,看到是程咬金,连忙行礼说道:“程老将军,我家公爷刚刚回来,你里面请?”
  程咬金嘿嘿一笑,摆手说道:“不用了,我就不进去了。对了,你把这个东西给你们夫人。”
  说罢,程咬金将留声机递给了门房。
  然后看到门房的眼神有些诡异,程咬金忽然意识到这话说的有问题。
  自己拿着东西,不给他们家公爷,反而要交给夫人,这是什么道理?
  想到这里,程咬金赶紧说道:“这东西,可不是俺老程送的,是尉迟宝琪那小子送的,老夫只是代送过来而已。”
  “对了,在把东西交给尉迟夫人之后,一定要当着她的面,按下这个按钮。尉迟宝琪哪小子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忘了啊!”
  虽然感觉今天的程大将军很诡异,但是门房也没多想。
  既然是二公子送来的,哪就按照程大将军的吩咐送进去就是了。
  等程咬金离开之后,门房抱着留声机,向府内走去。
  没走多远的程咬金,其实一直在偷偷地看着这边呢。
  看到门房向里走,这老货顿时发出一阵阵的奸笑。
  再说尉迟府这边,门房很快就找到夫人身边的一个丫鬟。
  然后将留声机交给她,并且交代的很清楚。
  这东西是二公子送来的,并且是送给夫人的,一定要交到夫人手里。
  并且要当着夫人的面,按下这个按钮。
  丫鬟听完之后,就从门房手里接过留声机,向内宅走去。
  恰好,此时程咬金的夫人正在这里串门。
  两位夫人正在品茶说话儿。
  这时候,丫鬟走过来,对尉迟夫人说道:“夫人,这是二公子孝敬夫人的。”
  尉迟夫人好奇地从丫鬟手里接过留声机,瞅了半天也没瞅出这是个啥。
  尉迟夫人不由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做什么用的?”
  丫鬟回答道:“回夫人,听说这叫留声机,奴婢也不知道这干什么用的。”
  “对了,二公子还说了,交给夫人之后,要当着夫人的面按下这个按钮!”
  说罢,丫鬟就按下了一个按钮。
  按完之后,很快留声机里就开始说话了。
  倒是把两位夫人,还有房间里的一干丫鬟,都给吓了一条好的。
  天呢!
  这是什么东西?
  怎么还会说话?
  等众人反应过来,听到留声机里说的话,脸色就更加古怪了。
  这声音,不像是二公子的声音啊!
  倒像是老爷说话的声音!
  “程大傻子,你还别激我!今个儿,我还就非天下第一楼不可了!去定了!今个儿,谁要是不去,谁是孙子!”
  “走啊,去天下第一楼,程大傻子,说好了啊,今天谁不去谁是孙子!”
  而听完这段话,尉迟夫人脸都绿了。
  “这个老东西,都黄土埋了半截的人了,居然还往那种脏地方跑!是这你老东西飘了啊?还是老娘的地位不高了?”
  “哼!今天老娘要不施展家法,你是不是以为老娘不发威,就成了病猫了啊?”
  此时,尉迟夫人眉毛倒竖,起身就向外走。
  不过却是被程夫人给拦下了。
  “嫂子且慢!”
  尉迟夫人气愤地说道:“弟妹不要拦我,今天我非得教训教训那个老东西不可!”
  程夫人不由说道:“嫂子,教训的事儿不急。但是我怎么觉得,这东西不像是宝琪哪孩子送的啊?”
  刚才尉迟夫人是被气糊涂了。
  现在听到程夫人的话,也感觉不对头了。
  尉迟宝琪,怎么可能放一件,里面录着自己老爹说的不三不四的话?
  这孩子根本就不是这种人啊!
  程夫人不由说道:“怎么我听着这里面还提到了程大傻子,这不是我家那口子吗?这里面还有他的事?”
  “嫂子,我觉得你还是先问清楚,这东西到底是谁送的!”
  尉迟夫人点点头,不由向自己身边的丫头问道:“春兰,我问你,这东西,到底是谁给你的啊?”
  春兰赶紧说道:“夫人,这是门房给我的啊,是他说这是二公子孝敬夫人的。还说要当着夫人的面按下这个按钮。”
  尉迟夫人不由说道:“你去,把门房给我叫到这里来!”
  “是,夫人。”
  不多时,门房老黄便被叫了过来。
  尉迟夫人不由问道:“老黄,这留声机,到底是谁送来的啊?”
  老黄被问的一愣,然后说道:“夫人,这是二公子孝敬您的啊?”
  尉迟夫人不由问道:“我问的是,这留声机,是谁交到你手上的!”
  听到这话,老黄赶紧说道:“噢,是程老将军给我的,说是二公子让他转交的。”
  尉迟夫人和程夫人,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由的同时点了点头。
  程夫人起身说道:“嫂子,告辞,回去之后,我一定要狠狠收拾这老东西不可!居然还敢去天下第一楼,反了他了!”
  尉迟夫人拉着程夫人的手说道:“弟妹,你也别太生气了!不过这男人嘛,还真是不收拾不行!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家那老东西,我今天也非得好好收拾他一顿不可!”
  程夫人点了点头,转身就要走。
  结果被尉迟夫人拉住,指着留声机对程夫人说道:“弟妹,这东西是你们家的,你带回去吧!”
  程夫人哪里还有脸带着留声机走啊!
  当下抱起留声机,狠狠摔到地上,顿时摔得粉碎。
  尉迟府,尉迟恭睡的好好的,忽然被一桶水泼在身上。
  尉迟恭顿时一个激灵,被冻的从床上跳了起来。
  “是谁特么的泼老子啊?活腻味了是吧?”
  尉迟恭顿时泼口大骂,不过一抬头才发现,原来泼自己的不是别人,居然是自己的夫人。
  尉迟恭的火气,一下子就被浇灭了。
  然后讪讪地说道:“阿嚏!夫人,怎么生这么大的气?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听到尉迟恭的话,尉迟夫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上去拧住尉迟恭的耳朵,狠狠地说道:“老东西,你是真涨本事了啊?居然还敢去天下第一院那种脏地方去了?”
  “玩的过瘾不?你还回家干嘛啊?你干脆直接住到天下第一院去,死在哪里好了,别回来了!”
  听到自家夫人的话,尉迟恭被吓得肝胆俱裂。
  完蛋,这件事情,怎么被夫人知道了呢?
  关键是,夫人到底是真知道了,还是在诈我呢?
  于是,尉迟恭战战兢兢地说道:“夫人冤枉呢!我怎么会去那种地方呢?绝对是没有的事儿,你到底是听谁说的啊?”
  听到尉迟恭的话,尉迟夫人更气了。
  手上用力,直接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旋转。
  “嘶!疼!疼!夫人轻点,轻点!”
  尉迟夫人狠狠地说道:“哼,程咬金都把你说的话录下来了,都把留声机送到咱们家里来了!就连哪几个丫头都知道这件事情,你还敢抵赖?”
  一听这话,尉迟恭也来气了。
  “好这个程大傻子,居然敢阴我!怪不得他今天叫着我喝酒,还激将我,说我不敢去天下第一楼!合着心里憋着坏啊!”
  尉迟夫人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噢,他激你你就去啊?还不是你本来就想去?你要是不想去的话,就算再激你你也不去啊!”
  说完,又狠狠地拧了一下。
  “嘶!夫人,轻点,轻点!我们今天是去天下第一楼了没错,但是我们就听了一场戏,啥事都没干啊!”
  “真的,夫人,我们真的啥事都没干!不信的话,你问问程大傻子!”
  “我呸!你和程大傻子,就没一个好东西!他自己都干坏事了,问他,他能说实话吗?”
  结果,尉迟夫人又是一顿爆拧,拧的尉迟恭耳朵都快掉了,好一阵求饶。
  最终,尉迟恭发誓赌咒,才让尉迟夫人勉强相信了他。
  “阿嚏,阿嚏!阿嚏!阿嚏……”
  然后,尉迟恭浑身发抖,眼泪鼻涕一起下来,被冻的脸上都变色了。
  这可是二月,春寒料峭,还冷着呢。
  刚被自家夫人泼了一身凉水,刚才忙着分辨,还没觉得。
  现在,真的是被冻成狗了。
  尉迟夫人又是好笑又是心疼,连忙给他找出衣服,给他擦干,换上干衣服。
  然后重新换了被褥,让他躺下。
  一摸尉迟恭的额头,果不其然的发烧了。
  尉迟夫人连忙又派人去请御医,不在话下。
  ……
  且说程夫人气势汹汹地回到府邸,然后就看到程咬金坐在藤椅上,喝着茶翘着二郎腿,一边哼哼唧唧的唱歌。
  那个舒爽劲儿,就别提了。
  程夫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是一棍子。
  “哎吆,夫人,你这是干嘛?好好的干嘛打人啊?”
  “哼!打得就是你!没出息的东西,还往天下第一院那种赃地方跑?家里那么多丫鬟,还不够你吃的吗?非要到那种地方去?打死你,打死你!”
  程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棍子就是一通乱打。
  程咬金一边抱头满屋里乱跑,一边大声说道:“夫人,冤枉啊,实在是冤枉啊!没有的事儿!”
  “难道你还不知道为夫的为人吗?为夫怎么可能到那种地方去呢?”
  听到程咬金的话,程夫人更气!
  “好啊,还敢撒谎了!你这老不要脸的东西,把留声机都送到人家尉迟府上去了,现在又假装是正经人了是不?”
  闻听此言,程咬金顿时明白坏事了。
  合着自己夫人当时就在尉迟府呢!
  这下,可是真的完蛋了。
  “夫人,你听我说,事情不像是你想的那样!”
  “你,你——呜呜,你真是气死我了!呜呜!程咬金,你凭良心说,我是那种善妒的人吗?”
  “呜呜!前几天,我还说给你纳妾来着,你自己不要!你要是想,就再纳一房妾,别往那种地方跑行不行?呜呜!”
  看到夫人失声痛哭,程咬金心里也颇不是滋味。
  不由上千抱住夫人,然后说道:“夫人,你听我说好不好?今天是亮儿送给我一个留声机,我就想着整整大黑脸。”
  “然后我就故意激他,骗他说了那些话,被我偷偷录了下来。我们俩是去天下第一院了,但是啥事都没干啊!”
  “真的啥事都没干,我就是想整整大黑脸哪货,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发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