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惊艳

小说:重生奉婚之军少宠妻 作者:搁浅问渔 更新时间:2019-04-15 20:08
  很快,考试就结束了,整个教室里唉声载道,纷纷感叹试卷难度过大。
  秦知书拿起试卷看了一眼,难吗?她怎么没觉得,这些不过都是常识,也是一名医生必须掌握的,今天来考试的都是新生,所以,就连苏蔚然找试题也是找的初级知识。
  没考好,只能说这些人还需要学习。
  试卷以匿名的方式发放到老师的手中,批改结束后公开试卷。
  结果,及格的竟没几个人,顿时老师脸上的表情就不怎么好了。
  往年都是这样的题目,换汤不换药,可偏偏只有这届的学生成绩最差,怎么不让他们生气。
  再生气也于事无补,不过,看到大家水平都不怎样,心里也稍稍平衡了些,不过显然他们忘记了,待会要单独考试的秦知书。
  欧阳院长在知道成绩的时候,暴跳如雷,对那些老师的训斥,话都不带重样的,他顶着这么大的压力拒绝学校的安排,还只给他们每人安排一名学生,结果倒好,不及格,这样的试卷,他怎么给学校交代?
  老师们也很委屈,他们每天抽出大部分时间教导学生,考出这样的成绩他们也觉得丢脸,可是这跟在学校里不一样啊,他们要教专业知识,还要教临床,有时候忙起来,甚至还要拉到手术室教。
  欧阳院长可不管理由,考不好就是考不好,既然这样,那军区那边的工作也别做了,回来教导学生吧,什么时候成绩能够突破往年的平均线,什么时候回去。
  学生们听到这样的消息简直高兴坏了,完全忘记了边上老师的脸色有多难看,他们还不知道,相比在军区那种悠闲自在的日子,在医学院的日子如同炼狱。
  接下来就是秦知书的考核了,为了公平起见,所有老师各出一道题,难易不限,所有人在现场监考。
  不同于其他人的忐忑,秦知书一脸平静地等待着题目。
  最先出题的是南方军区那边的老师,他与欧阳院长一样,内外兼修,中医结合,不过,他爱好还是在中医,所以题目还是关于中医的。
  秦知书思考了一会,就给出了答案,不过这现场答题不同于试卷作答,题目开放,答案也开放。
  所以,她直接说出了几种不同的答案,出题老师连说几声好,恨不得将这学生给抢了过去,再看看身边鹌鹑一样的学生,只能叹息了。
  由于第一位出的题,超出了基础范围,其他老师也不甘示弱,题目涉及各种领域,有些甚至是他们平时遇到的病例。
  秦知书信手拈来,对答如流,甚至遇到不对的题目还会出言纠正,老师们绞尽脑汁想出来的题目,被她轻描淡写地解决了,她都能看到有好几位脸上的汗珠控制不住往下流了。
  做学生的厉害,老师当然也高兴了,欧阳院长在前方坐着,笑眯眯地缕着自己的羊胡子。
  所有老师此时的心声恐怕都一致了,恨不得将自家学生回炉重造,果然,别人家的学生只能是别人家的。
  秦知书的自信和聪慧,给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说是震撼都不为过,甚至在很多年后,他们功成名就的时候,也不敢有丝毫的骄傲自大,因为有道身影,一直在他们心中提醒着他们,跟她相比,他们这些都不过是小儿科。
  示意的眼神投给欧阳院长,接到信号后,欧阳院长又是一通训斥,同时把课程安排也告知他们。
  接下来两个月的假期,他们都要在医学院度过,老师们由欧阳院长亲自授课,而学生则是由苏蔚然负责,而且,从明天开始!
  老师们耷拉着头带着自己的学生离开了,场上只留下秦知书、苏蔚然和欧阳院长。
  “蔚然啊,每年这时候就你最闲,今年说什么也要为老师分忧。”
  任务都已经安排了,苏蔚然能怎么办,只能是接受了,索性他的时间一向自由,一年也就这两个月的时间会被安排工作。
  “小书你就从现在开始放假吧,忙碌了一个学期了,你也辛苦了,回家好好休息休息。”
  这话可绝对不是欧阳院长明面上的意思,秦知书太了解他了,只要她还在京中,就肯定随叫随到。
  “那行,那我就回J省了,老师开学见。”
  说完不给欧阳院长反应,就直接离开了。
  人都走远了,欧阳院长才大声叫起来:“你这臭丫头,就知道自己玩,怎么不看看老师我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忙来忙去,你,你,你……”
  “行了,谁让你算计她的,活该!”
  苏蔚然在欧阳院长面前可是毫不客气,不过,他这是与他相处了几年才摸透了他的性格,为什么他觉得,秦知书比他更了解欧阳院长呢?
  这个问题,别说是苏蔚然了,就连欧阳院长本人也不解,不过他向来心大,而且只要是看谁顺眼,坏的也是好的。
  秦知书回家后,就同张叔商议回J省的事了。
  徐瑾瑜一听要回去,也高兴了,出来一年了,他也很想家,在他心里,不管在这里住多久,也只有宁县那里才去家。
  张叔也想回去看看了,第一次离开这么久,家里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还有徐老的东西也要送回去封存了,这是徐老自己的意思,一部分放在宁县,另一些则是让秦知书送到玄医派里。
  三人说走就走,当天就买了车票走了。
  陆礼傍晚过来的时候,竟神奇地遇到了铁将军把门,打电话一问,回老家了,得,白跑一趟,看了眼手中的东西,算了,还是等他们回来了再送吧。
  下火车后,她先将两人送回宁县,才去了玄医派,需要送过去的东西是徐老的牌位和他手写的心得。
  心得,秦知书不需要,而且她翻看过,她拿在手里也确实是浪费了这心得的价值。
  她到的时候,几位长老正坐在徐老院子里,虽然还是跟平常一样争论不休,可那是不是蹦出来的老五,总是会让几人沉默不语。
  秦知书没有上前打扰,将牌位放在了祠堂,这里是历来去世的玄医派成员最后的家。
  摆上烛台,上了一柱香后,秦知书坐在蒲台上,絮絮叨叨说起了这半年来发生的事情。
  “师傅,其实我一点都不舍得让你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