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忠烈祠

小说:仙武大商 作者:过去的沧桑 更新时间:2019-05-16 01:41
  在内阁众位辅臣外加户部尚书郭允厚、工部尚书薛凤翔、礼部尚书孟绍虞地陪伴下,帝辛来到了已经完工的忠烈祠进行视察。
  从承天门出来向南,过了后世的长安街,略微向东一些,便可以看到庄严肃穆的忠烈祠。
  整个忠烈祠占地极广,便是比之承天门前的广场,亦是不逞多让。整个忠烈祠并没有什么院墙,一整座祠堂坐落在长安街上。
  因为接到帝辛要来的通知,整个地方早已封闭起来,一层层地锦衣卫校尉和东厂番子早已对这片地方梳理了一遍又一遍。
  风雪越发地大了。待崇祯走近此地之后,由于有黄罗伞的遮挡,帝辛身上倒是没有多少雪,只是在场戒备的锦衣卫的身上,早已落满了雪花,一个个地仿佛雪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风雪之中,只有热切地眼神,才表明这是一个个地活人。
  待走近后仔细观之,由于整体使用了水泥进行建造,后期才加了上了檐角和拱斗等进行装饰,整个忠烈祠呈现出一种沉淀的青灰色,给人的感觉便是凝重,粗犷。
  再走近一些,便可清楚地看到三座牌坊,一层层地由西向东,直到忠烈祠门前五十米处。
  最靠西地一座,一门三孔,盖顶也是使用花岗岩雕砌而成。四根门柱脚下,蹲着四樽尽显煞气地石狮子。
  上方拱门正中的位置,空出了一大片白地,左右皆是空出了一大块儿的地方,想必是留着要书写对联地。一连穿过三座牌坊约百步之后,便是仿太和殿而又不同地忠烈祠大殿。
  殿前阶梯共有九阶,又以白玉石栏杆隔出来三条通道。整座大殿飞檐斗拱,正中的殿名处也是空着,想必也是留给帝辛题字所用。
  等进到殿内,当中便是供奉着一座岳飞岳武穆的神像,空荡荡地大殿中此刻无人无物,略微有点声音便可听得十分清晰,更增添了帝辛心中难受的感觉。
  等到返回之时,帝辛指了指牌坊上留着写对联的空白处,突然问礼部尚书孟绍虞道:“孟爱卿,这些空着的地方,原定是找什么人来书写?”
  孟绍虞闻言,赶紧躬身行礼道:“启奏陛下,此事尚未确定下来。此处本当由陛下执笔。倘若陛下无暇,则会请当朝首辅以及当代衍圣公执笔书写。”
  帝辛本来还没想着和臣子争这个执笔的机会,只是一听到衍圣公三个字,当即说道:“罢了,这些便由朕来书写吧。将士们为国牺牲,朕总当有所表示,可不能让将士们白白牺牲。”
  孟绍虞闻言,便躬身领旨道:“微臣遵旨。”
  只是回到宫中的崇祯却是很不高兴。因为无论怎么写,却都写不出自己想要的那种效果来。
  他总觉得,不管自己怎么写,似乎都对不起那些为国牺牲的将士。扔了手中笔,帝辛干脆闭上了眼睛。
  眼前,又开始浮现出在京师守卫战中那一幕幕场景。悍不畏死的大明士卒,宁肯抱着攀上城头的建奴一起跳下城墙摔死,也不绝不建奴登上城头的决绝,那些前一天晚上还在城头上与自己一起吃晚饭的士卒,第二天就那么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还有自己只见过一回的王玄寂,只是为了自己要抓一个活着的范文程,王玄寂便与十二个锦衣卫校尉命丧辽东,至今便是尸骨也寻不回来。心中越想越悲,甚至于眼眶都湿润了的帝辛却又突然间暴怒,都是这些该死的建奴,自己有生之年,一定要彻底解决掉建奴!不对,还有倭寇!还有南洋那些该死的猴子!
  越想越愤怒地帝辛突然又睁开眼睛,一把抓过刚才扔掉地笔,在面前的宣纸上写下了忠烈祠三个大字。这三个字,仿若铁划银钩,力透纸背,漆黑的墨色中更是显出了一股子地肃杀之气。唯有当中的烈字,下面却是少了一个点儿。
  崇祯此时的想法,怕是与后世的某个光头校长所想的一样,只愿大明的烈士少一点儿!
  既然写出了一幅满意的大字,帝辛干脆一鼓作气,接连接三座牌坊上的对联与忠烈祠大殿中的碑文一起写好。
  等得几幅字写完,帝辛整个人仿佛也消耗掉了全身地力气,只是让王承恩命人将那些字都送去忠烈祠,命工匠原样雕刻于上。
  待缓了片刻,帝辛才对王承恩道:“传诏礼部尚书孟绍虞进宫见驾。”
  王承恩见帝辛疲惫已极,却是泣声道:“皇爷,不如明天再诏见孟大人吧?您今儿个也该好好休息了!”帝辛却是苦笑道:“不成啊。王伴伴,这大明是皇兄交给朕的重担,朕,松懈不得啊。”
  “要是朕修为尽在,何至于斯啊!”
  大明天启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紫禁城,太和殿。
  今天本来是小年,自打年前开始,官府各衙门就已经开始放假,不再办公。可是今天,群臣又被崇祯给诏了过来,不知道这位爷又要搞出来什么妖蛾子。
  果不其然,就听御座上的帝辛开口道::“今儿个诏大家过来,乃是有几件事儿,要大家议一议。
  其一,便是天启七年马上就要过去了。常言道,总结过去,才能展望未来。咱们君臣,便先总结一下天启七年的事儿。
  这其二么,朕闻民间有语道,新年新气象。咱们群臣,今天便先定下一个大概的未来五年规划嘛。各部回去之后,年后与内阁一起,将之完善后再递折子上来。至于这
  其三么,便是这忠烈祠一事。朕即不敏,亦闻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故而,朕有意在元月元日,率卿等前往忠烈祠祭之。这规格仪制,礼部众卿,还需要拿出个章程来。”
  底下群臣一听,心中皆是哀嚎不断。这位爷也太能折腾了,这纯心就是不让大家好好过年,整出这么些事儿来。尤其是那忠烈祠,里面供奉的可都是一群丘八,现在竟然要自己这些清贵的读书人为其研究祭祀和礼仪,想想都他娘的来气啊!
  安坐龙椅上的帝辛将下面群臣的表情尽收眼底,心中却是冷笑不止。老子就是成心的!老子就是不让你们好好过年!这他娘的只是个开始,后面慢慢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