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八十七章 异样

小说:好事近 作者:尘归雨落 更新时间:2019-05-16 01:42
  蒋悦顿觉怪异,她不由得朝顾清欢脸上一扫,以顾清欢的脑子,能想到这些吗?
  要知道,顾清欢可是在赏花宴上被顾灵仙陷害,还要帮顾灵仙说话的蠢货啊!
  自己和她也算交情不错,她应该不会对自己起什么坏心思。
  蒋悦思考间,浑然不觉自己在顾清欢面前破绽百出。
  顾清欢也没打扰蒋悦一人的幻想,她能猜到,蒋悦一定是在像顾灵仙、蔡玉屏那样纠结自己到底有没有真的算计她们。
  造成这样结果的,并非这三人的愚蠢,而是她当初在赏花宴上演戏演的太好,导致所有人都以为她太“善良”,善良到了愚蠢的地步。
  再加上她过去那些年,一直都信任顾灵仙三人,与她们交好。
  她长久以来展露出的形象,早就深深印刻在顾灵仙三人的心中,一时半会是变不了的。
  以至于顾灵仙也好蔡玉屏也好,包括眼前的蒋悦,哪怕被自己讽刺、算计了,也反应不过来,认为自己不会那么做。
  都是因为过去的刻板印象,与她时不时装出来的单纯所导致。
  不过,这样的手段也用不了太久,这三人终究会反应过来的。
  顾清欢却不慌。
  她会在这三人反应过来之前,给她们一击重创!
  至于谁先谁后,顾清欢也早有安排。
  从她回来开始,就在安排了。
  “清欢。”
  这时,蒋悦回神,想到她今天来的目的,有意无意的问道:“说起来……你是从归宁寺回来的途中,跟言小姐认识的吗?”
  “嗯?”
  顾清欢一怔,“你怎么知道?”
  她可没跟蒋悦提过这些,她与言锦交好的事,也没几个人知道,更不可能有人议论她与言锦。
  十有八九是蒋悦自己查到的。
  蒋悦是从哪里查到的这些?
  “我也只是猜的。”
  蒋悦笑道:“你回城的日子,不是跟言小姐一样吗?”
  哦?
  顾清欢微微眯眼,蒋悦对她跟言锦的事,可真是上心啊。
  若说上次蒋悦对她提起言锦时的异样表现只是意外,可现在蒋悦的言行,顾清欢无法当做意外、巧合来看待。
  蒋悦绝对和言锦有交集。
  只是,楚萱和言锦那么要好,都不清楚两人的关系。
  自己前世掌握的情报网,也表明她们没有关联。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正好明天要与言锦见面,不如到时再问个清楚。
  顾清欢想着,面上却没有露出异样,她大大方方的对蒋悦说道:“你猜得不错,我从归宁寺回来的半途,遇见了言小姐。”
  “她是一个人吗?”蒋悦下意识问道。
  尽管蒋悦面上还是那副好奇的样子,顾清欢却注意到她的眼睛微眯,似乎在观察自己的一举一动。
  有意思。
  顾清欢越发觉得蒋悦可疑。
  “你怎么知道?”
  顾清欢装作诧异的样子,“言小姐当时确实是一个人……我当时还奇怪呢,靖国公家怎么也不留个侍卫给她,不过……你又不在场,怎么知道这些的?”
  蒋悦表情一僵,很快恢复自然,她笑了笑:“说来也巧,我家有个亲戚,跟那天守城门的一个门卫认识,提到你俩当时是一块回的,同行的只有你家一个丫鬟,除此之外就没别人了。”
  “这样啊。”顾清欢了然,也没多问。
  “你看到言小姐的时候,她真的只是一个人?”蒋悦忽然又问。
  顾清欢疑惑的看着她:“对啊,不然呢?”
  蒋悦眼底一闪,很快掩饰异样,她又道:“没什么,我就是跟你一样,很奇怪靖国公府怎么没给言小姐留个丫鬟侍卫……清欢,你知道些什么吗?”
  “你打听这个做什么?”顾清欢盯着她。
  “我就是好奇嘛。”
  蒋悦说道:“都说靖国公对这个唯一的女儿疼爱有加,所以奇怪,言小姐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你不要想些乱七八糟的,传出去对言小姐的名声不好。”
  顾清欢道:“言小姐只是遭遇了袭击,所以才一个人逃了出来,恰好遇见了我。”
  “我没有往奇怪的方面想,清欢你别生气。”
  蒋悦察觉顾清欢的不悦,连忙说道:“我也就是好奇问问,你今天跟我说的,我绝对不会再跟别人提起。”
  “嗯。”顾清欢颔首,似乎消气了些。
  蒋悦松了口气,她又小心翼翼的问道:“清欢,你这么护着言小姐,看来你俩关系的确不错啊。”
  “怎么?”
  顾清欢瞥了眼蒋悦,“莫非……你也想跟言小姐认识?”
  蒋悦露出诚惶诚恐的样子,“我……我哪好意思往言小姐跟前凑啊?”
  她面对顾清欢都要再三小心,努力讨好,更别提比顾清欢来头还大的言锦了。
  不过,如果有顾清欢牵线搭桥的话,情况应该会不一样。
  按照以往,顾清欢应该会念着她们之间的情分,将她介绍给言锦。
  蒋悦眼底闪了闪,这倒是个好机会。
  这时——
  “这倒也是。”
  千算万算,蒋悦都算不到顾清欢竟然顺着她的话点头了!
  “照理来说,你也很难跟言小姐说上话。”顾清欢说道。
  蒋悦只觉得脸疼:“……”你倒是按我想的来啊!
  为什么不按过去的套路走!
  顾清欢无形之中又打了蒋悦的脸。
  蒋悦还得装着笑,应和道:“是啊……我都没怎么见过言小姐呢……”
  “你想认识她?”顾清欢又问道。
  蒋悦:“……”怎么感觉这问题有些耳熟?
  她要是再按之前的回答,是不是又得被顾清欢无情打脸?
  “是啊,我很早以前就听过言小姐的名字,知书达理,文采胜于一般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是崇拜得很呢……若是能与她认识,也是我修来的福分。”蒋悦咬咬牙,干脆点头了——
  厚脸皮一点的人才能活得更好!
  “我想想办法吧。”
  顾清欢轻叹一声,似乎拿蒋悦没办法,“谁让我们是朋友呢?”
  蒋悦闻言,眼前一亮:“是啊,我们可是手帕交呢!”
  顾清欢闻言,只是笑,没有说话。
  蒋悦想到了什么,又道:“说起来……你堂姐和表妹呢?我记得她们之前被你祖母罚面壁三日,算算时间,应该出来了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