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九十七章 一豹,我带你起飞

小说:我真不是剑仙 作者:海皮刀 更新时间:2019-07-12 04:11
  纪撷岱,花独秀二人乘马车离开豹王城。
  鲍青纲找到静心修炼的鲍一豹:“跟我来。”
  鲍一豹起身,跟在鲍青纲身后,朝豹王门深处行去。
  “一豹,你跟花独秀交手,有什么感觉?”
  鲍一豹沉思道:“似曾相识。”
  鲍青纲说:“我看他身手,也有这种感觉。我想起了久远前的一个人,但是这个人,你绝对不可能接触过,更不可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鲍一豹奇道:“爹,你说的是谁?”
  鲍青纲说:“一个同样姓花的顶尖高手,不过那是几十年前了。那时候,我还是个幼/童,听前辈们一再谈论过这位高手。”
  鲍一豹一愣:“你是说,花独秀有可能那位高手的后人?”
  鲍青纲道:“很有可能。我已派出人去调查,花独秀的身世来历,很快就会真相大白。如果他真的是那位大神的后代,那花独秀,肯定有所隐瞒。”
  鲍一豹一惊:“大神?”
  鲍青纲默默点头:“大神。”
  鲍一豹问:“他有没有隐瞒,咱们跟纪宗的婚约取消也是定局,关系很大吗?”
  鲍青纲说:“当年那位顶尖大高手,最擅长的,便是以魔流府身法为体,以花氏剑法为用,两者结合,罕有敌手。”
  “而花氏剑法,我虽没有亲眼见过,儿时却一再听人谈起。它最为独特的一点,就是每一招都有独特剑意,让人神识受制,难以抵挡。”
  鲍一豹停住脚步,沉思道:“魔流府身法?独特剑意?”
  鲍青纲问:“你说的似曾相识,现在想起是在哪里相识了吗?”
  鲍一豹默默点头:“可是,那晚那人的实力,应该远在花独秀之上。”
  鲍青纲道:“所以我说,如果这些推断是真,花独秀肯定有所隐瞒。”
  鲍一豹细细回味,越想越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爹,花氏,是什么来历?”
  鲍青纲说:“当年那位花大神,公开身份是魔流府的嫡传弟子,武功之高,罕遇敌手。不过巅峰期过后,他莫名消失,听说是退隐,但也有可能是死于非命,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那是四五十年前的往事。”
  鲍一豹问:“探子回来后,自会真相大白。爹,你要带我去哪?”
  鲍青纲说:“你大伯出关了。”
  鲍一豹大惊:“大伯他,他出关了?”
  鲍青纲笑道:“小点声,这件事,知道的人还不多。”
  鲍一豹点头。
  鲍青纲的大伯,即豹王门现任门主——鲍青扬。
  这人兼具鲍青纲的沉稳老练,鲍一豹的毒辣狂暴,偏偏又野心勃勃,实力深不见底,是个枭雄般的人物。
  鲍一豹皱眉问:“大伯在闭关,纪宗宗主在闭关,甚至很多门派的顶尖高手也在不约而同的闭关,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鲍青纲笑道:“你有心了。”
  “这个世界,很快就要有大变。春江水暖鸭先知,未雨绸缪罢了。”
  鲍一豹沉思不语。
  二人左拐右拐,来到一处巨石垒成的密室外。
  一阵风啸,呜呜咽咽,低沉而狂暴。
  鲍青纲喜道:“走吧,师哥叫咱们进去。”
  鲍一豹擦擦额头冷汗,点头跟鲍青纲走进密室。
  密室内,一个身穿板正武服的中年汉子正在默默饮茶。
  鲍青纲和鲍一豹进入后,立刻躬身道:“拜见掌门师兄!”
  中年汉子一抬手:“坐吧。”
  鲍一豹随鲍青纲在下手盘腿而坐,悄悄打量面前之人。
  光线昏暗,但鲍一豹看的清清楚楚。
  鲍青扬个头很高,身材魁梧,巨大,举手投足间有一股王者的霸气。
  虽然脸上微微带着笑容,但他那眼神太犀利了。
  如电,如光,看人一眼,就像是全身赤果果站在他面前一样,完全守不住自己神识。
  可怕。
  鲍一豹到蛇谷历练三年,加之出门前鲍青扬就已闭关多时,算起来,他已有四五年不曾见过这位掌门师伯了。
  鲍青扬笑问:“一豹,听你爹说,这三年你在蛇谷成长很大?”
  鲍一豹躬身道:“师伯,小小进步,实在羞愧。”
  鲍青扬道:“饭要一口一口吃,本事要一点一点涨,关键是眼界。你在蛇谷那种地方待了三年,对一个家族势力的生存与发展肯定有新的认识。”
  鲍一豹说:“师伯英明,一豹确实深受震撼,而且对咱们漠北很多习老旧俗感到心急。”
  鲍青扬点头:“这便是我跟你父亲让你出去历练的目的,你做的很好。年轻人,就要有超前的眼界和见识,这样才能带领家族走向更好的未来。”
  “另外,祖妙界那些人在蛇谷做的事,进展如何了?”
  鲍一豹神色一凛,认真道:
  “那些人胆子很大,做的事十分之大手笔。蛇谷现任总督根本镇不住场面,老督调走后,几个将军全都横跋扈的很。”
  “祖妙界那些人正在加紧渗透,未来两三年,怕是要有大事发生!”
  鲍青扬点头:“沧海月前车之鉴,马上就要在帝国腹地再次重现。咱们也要早做准备,偏安于小小盟重城,豹王门永远不能成为真正的天下顶级豪门。”
  鲍青纲和鲍一豹闻声,立刻躬身道:“是。”
  “青纲,上午纪撷岱那老东西来,所为何事?”
  鲍青纲脸色一变,咬牙道:“师兄,他们,要毁约!”
  鲍青纲把上午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叙述一遍,鲍青扬越听脸色越差。
  “可恶的老狗,谁给他们的胆气,竟敢撕毁我跟纪幺岱十多年前定下的的婚约?”
  鲍青纲说:“这个花独秀,怕是有些来历,不然纪撷岱那老狗不会冒此风险,纪宗宗主也不能轻易答应。”
  鲍青扬想了想,摇头道:“这只是一方面。”
  “纪幺岱这人我很了解,他心里一直觉得亏欠纪撷岱,做事风格又不够果决,纪撷岱苦苦劝说,他能答应解除婚约,不算意外。”
  “而且,纪宗上下对交流镇派绝学确实分歧很大,不然也不会一拖十年,非要到一豹成年,两家联姻才落地推动。”
  鲍青纲点头:“纪宗鼠目寸光,敝帚自珍。未来的天下,保守封建的家族肯定会被大势所淘汰。”
  鲍青扬说:“青纲,你能忍下一豹被退婚的羞辱,抓住机会,讨要来一个比较好的条件,也算殊为不易了。”
  鲍青纲抱拳道:“掌门师兄不在,我擅作主张了。”
  鲍青扬摆摆手:“用咱们基础拳式,换‘一气化双流’入门境界,这买卖,不亏。”
  鲍青纲咬牙道:“若是没有姓花的小子横插一杠,咱们两家结亲后,哪怕是交流到小成境界,纪宗也未尝不答应!”
  鲍青扬摇头:“功/法与拳法不同。他们给到小成境界,那咱们要给到什么程度?豹王拳是鲍氏先祖辛苦创下,岂有轻易外泄之理?”
  鲍青纲道:“是我考虑不周。”
  鲍青扬说:“功/法么,就是一个力量倍增器,拿到入门境界也不错。”
  “这事先这样吧,我出关的消息不要声张。师弟,你心性越来越沉稳,豹王门大小事务依旧代我处理便可。”
  鲍青纲一愣:“那师兄你……”
  鲍青扬冷笑道:“尽快把‘一气化双流’入门秘籍拿到手,我要继续闭关,把内力再上一个台阶。纪宗那些人,今日敢打我豹王门的脸,明日,我要他们满门偿还……”
  “还有,我没有儿子,豹王门的传承不能断,要早做打算。一豹年纪不小了,尽快安排成亲。成亲之后,一豹你到我这里来,我亲自指点你练武。”
  鲍一豹一惊。
  这话,什么意思?
  鲍青纲颤声道:“一豹,还不快拜谢掌门师兄的栽培!”
  鲍一豹明白过来了。
  青扬师伯这是要把我当下一代门主来培养?
  也就是说,其他几位家老的弟子,鲍一战,鲍一翀等人,再没有资格与我竞争了。
  鲍一豹赶忙拜倒,激动道:“多谢掌门师伯!”
  ……
  离了豹王城,纪撷岱爷俩的马车晃晃悠悠朝天鹰城进发。
  沿途一片荒漠,连根鸟毛都见不着。
  车厢内,来时忧心忡忡,回时轻松愉悦。
  花独秀暗想,这次还真是低估了鲍一豹实力。
  本以为不用费太大力气就能打败鲍一豹,结果,为了不暴露身负魔流府武功,他只是跟鲍一豹战成平手。
  这就了不起了。
  鲍一豹了不起啊,能跟花少爷勉强打成平手。
  看来下次不能轻易到豹王门找事,地图的事要缓一缓才行。
  一个鲍一豹尚且这么难缠,他老爹更不必说,豹王门还有多少实力高强的成名高手,尚且不得而知。
  不能冒险啊。
  看纪撷岱一路沉思,花独秀絮叨道:
  “紫爷爷,咱们可是有言在先啊,确定好名分,你可得立刻教我功/法。我花独秀可不干赔本买卖,豹王门这些人要恨死我了,我这些仇恨可都是替咱们纪宗背的啊。”
  纪撷岱苦笑:“你这孩子,真是一点亏不能吃。”
  花独秀反驳道:“谁说的,我吃了大亏!我堂堂花氏镖局少掌柜,困魔谷数得着的上流公子哥,莫名其妙就做了纪宗低三下四人见人骂的小小赘婿,我不亏吗?”
  “念泽娶了我,当然,她得到一些东西的时候也会失去一些,这些我都理解。”
  纪撷岱道:“唉,有得必有失,互相理解,理解万岁吧。”
  花独秀说:“念泽娶了我,虽然得到了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但却失去了烦恼啊!这么一想,还是我亏……”
  纪撷岱:“……”
  花独秀问:“紫爷爷,您的沉疴严不严重,有什么办法能治好?”
  纪撷岱摇头:“治不好了。伤我之人把拳劲透进我五脏六腑,我没立刻横死野外,能多活这么多年,已属不易。”
  “能伤到您的,那得是这天下最顶尖的高手了吧?能告诉我这里面的往事吗?”
  纪撷岱沉默了一会儿,指了指车帘子,叹气道:
  “往事不堪回首,这事,以后再说吧。”
  花独秀明白,他是不想让赶车的弟子听到这些往事。
  毕竟,那是他多年来的心病。
  纪撷岱说:“秀儿,你怎么不问问我跟鲍青纲谈的怎么样?”
  花独秀说:“我一个小小赘婿,我操那心干嘛?谈的好了,回去您戴大红花受嘉奖,谈不好,绿老头开除您纪宗家谱,那也是怪不得别人。”
  纪撷岱笑道:“你这小子,说话总是这么不饶人。”
  “放心吧,我已经争取到最大的条件。豹王门迫切的想得到咱们的功/法,咱们,又何尝不想得到他们的拳法呢?”
  花独秀点头。
  没错,纪宗所收藏的剑法,刀法,拳法,内功,轻功,等等,全都算不得顶尖秘籍。
  唯独祖宗传下来的“一气化双流”惊艳绝伦,天下罕见。
  这也奠定了纪宗在漠北第一流门派的根基。
  功/法这东西,更像是一种辅助加持。
  修炼功/法,只能加快内力的积累,本身并没有什么厉害招式可言。
  但如果修炼者本身就会别的厉害武学,比如豹王拳,再加上“一气化双流”功/法的加持,内力就会大幅提高。
  同样一拳轰出去,威力增大多少?
  同样两人对决,一人打到一个时辰就力竭不支,而另一人却能坚持两个时辰,可不可怕?
  这便是功/法的意义所在。
  当然,纪宗的功/法,比之以上所说还要玄奥神奇。
  至于怎么个玄奥法,神奇法,花少爷还不得而知。
  他,充满期待!
  花独秀懒洋洋说:
  “紫爷爷,我可不稀罕什么豹王拳,虎王拳的,你们谈啥条件跟我可没关系。等咱们回到纪宗,我可不能再等了啊,我都是您孙女婿了,您得抓紧教我真本事才行。”
  纪撷岱叹口气:“知道了,唉。”
  马车外,赶车的两个二代弟子面面相觑。
  只听说新来的花独秀是个奇葩,没想到竟然奇葩到这种程度。
  他竟然搞定了紫师叔,成了纪宗的赘婿?
  还敢跟着紫师叔到豹王门来退婚?
  紫师叔是什么人,当年凶名赫赫,令人闻风丧胆。
  豹王门更不是善茬。
  花独秀这小子,人才,绝对的人才。
  他们四人一早出门时,纪绔岱还没有公布花独秀入赘的消息。
  这两人,属于春江水暖鸭先知的那个鸭。
  而后知后觉的纪宗门徒们,此时,已经炸了锅!
  纪撷岱四人离开后,临近中午,纪绔岱召集大部分嫡传门徒,老中青三代,宣布了这件骇人听闻的大事。
  纪宗历史上,甚至是漠北全部名门大派历史上的第一个赘婿,诞生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