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身世

小说:旷世秦门 作者:苍生刍狗 更新时间:2019-10-10 00:33
  司隶皇族,留子不留女。慕容芷月的出生,对于皇后慕容千华来说,就是一个惊天噩耗。
  虽然刘焱嘴上说着无论男女,皆会留下。
  但自古这帝王家室,哪里有什么道理可言?当年刘焱暗中下令,处死慕容芷月。
  但当今千华皇后早已料到,便在产后连夜将慕容芷月送出宫外。
  那一年,凉州飞雪不断,奉命将慕容芷月送出的内侍拼劲全力,这才赶到凉州天池。
  原本千华皇后的意思,是将慕容芷月送入昆仑门下。谁知阴差阳错,却被陈道陵捡到。就此抚养成人,取名芷月。
  二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婴儿早已长大成人,这件事本该永远埋在地下,永远不为人知。
  单作为皇后的慕容千华,怎会甘心自己的骨肉飘落在外,受尽世间苦难?当年她写下血书,置于慕容芷月襁褓内的腰牌上,只盼着有一日,这襁褓中的孩子能够发现这惊天秘密。
  或许是上天安排,在一次修炼当中,慕容芷月无意间捏碎了自己随身携带的腰牌。当年承载慕容千华写下的血书绢布,从中飘然落下。
  慕容芷月将那血书捧在手中,黯然泪下。
  想到皇家无情,又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这位美人的心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她拿着血书找到王宗,后者大惊。且不管这血书是否作假,但只要有一丝可能为真,那么慕容芷月就不是王宗所能得罪的。
  剑冢虽然隶属六大仙府之一,单仅凭一府之力,并非司隶皇族对手。
  当年逼迫皇室对秦门的所作所为,也是靠着六家齐心协力才迫使皇室妥协。
  王宗是何等人物?心中计较一番,便有了决定。
  与其去支持一州之地去争夺天下,不如投靠司隶皇室。
  既然其他仙府与一十三州皆想推翻刘焱的王朝,那么凭借剑冢的底蕴以及皇室的实力,倒是能够与一十三州较量一番。
  更何况还有益州这一州之地在手,与天下抗衡,不在话下。
  成,则是拨乱反正,败,也是舍身护国。
  对于王宗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最好的打算。
  他当下便对慕容芷月安抚一番,又暗中派人去与司隶联络。消息传到千华皇后耳中,自然大喜过望。
  谁能想到,当初完全是十死无生的孩童,居然能够长大成人,好生生活到现在?
  出于心切,得知消息的千华皇后,连夜偷出未央宫,前往剑冢与自己的亲生骨肉相见。
  母女重逢自然是泪流满面,对于二者来说,一切都是陌生的。
  但血浓于水,随着二人之间的交流,逐渐找回了亲人的感觉。
  慕容千华也不敢在宫外久待,与慕容芷月相认后,连夜返回司隶未央宫。正巧被刘焱撞到。
  这位身居九五之位,高高在上的人间王者,除了身边至亲,从未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便在那长乐门外,这位王者缓缓摘下了自己的冕冠,倘若褪去这身金灿灿的九龙罩袍,这位面容消瘦的中年人,便与寻常人一般无二。
  梳理整齐的头发,盘束一处,但双鬓间已然隐约可见一些花白。
  慕容千华本就心中有鬼,虽说这千华皇后也是有些修为的,虽说不及众仙府首座门主,但大乘境界的修为还是有的。只不过深宫之中规矩森严,又不能腾云施展,这急匆匆的回宫,却被刘焱装上,自然有些难堪。
  原本刘焱未曾想过多问,但千华皇后面色红润,春风得意的样子,着实让他有些疑惑。
  一十三州,连连战乱,整个司隶的官员修士,都在为此事担心。
  即便是身为皇后的慕容千华也是如此。
  不过今日这母仪天下的千华皇后却一反常态,着实可疑。
  事出反常必有妖,刘焱想了想,最终还是问出声来。
  慕容千华本就想着搪塞几句,可谁料这一开口,却是漏洞百出。他刘焱能在皇位上端坐数十年,没有点心机手段,又如何坐的安稳?
  慕容千华的话,即便是换了旁人也能看破,又何况是他这个常年的枕边人了?
  被刘焱揭穿的慕容千华,强忍着泪水,将当年自己的所作所为一一道出。这些年,刘焱身边只有她一人,并未多立妃子。
  但却不知为何,慕容千华并没有为刘家诞下一儿半女,折让刘焱稍稍有些心急。
  当他得知,当年自己年轻气盛时想要除去的慕容芷月仍然存活于世时,他非但没有责罚慕容千华,反倒是大喜过望。
  这对于刘焱来说,却算是一个好消息。
  不过,对于秦泽来说,这却是一个惊天噩耗。
  其中的关门过节,秦泽知晓不清。但只是皇室长女这个身份,便足够叫他头疼了。
  作为秦门长子,他注定是要与刘焱代表的皇室站在对立面的。
  他开始渐渐明白,先前张羽林看向慕容芷月的眼神当中,除了恐惧,还有一丝敬畏。
  整个剑冢,敬的并不是她,而是她皇室的身份。
  林长天所言非虚,如今的剑冢,凭借她大乘境界后期的修为,果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秦泽的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十分不好的念头:莫非是慕容芷月要在这场会武当中,从中作梗?
  使劲摇了摇头,但这个念头却像是跗骨之蛆一般,挥之不去。
  他将自己的想法告知宗策,后者只是微微皱眉,并未出声。
  但看他的表情,似乎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
  “大师兄,如当真如此,该当如何?”
  宗策一时间无言以对,这种情况,从未发生过。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弄清楚司隶的打算。
  那么入手点,只能是慕容芷月。
  不过以现在二人之间的关系,恐怕秦泽并不能从她的口中知晓些什么。
  所有事情,从秦泽踏入龙岛开始,便变得棘手起来。
  “你还记不记得那位黄沙楼主?”
  宗策忽然开口,提到一个似乎与这件事搭不上关系的人。
  但转念一想,秦泽的眼神骤然起了变化,他看着宗策,口中喃喃道:“大师兄的意思是,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