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赚大了

小说:悍卒斩天 作者:三青色 更新时间:2019-10-10 00:31
  望着张小卒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春兰脸上依然露出了不甘之色,她突然生出一股追上去干掉张小卒的冲动,不过看了眼瞿凯,她就打消了念头,因为她知道瞿凯肯定会拦下她的。
  “一群头脑简单的兵痞子,只知道打打杀杀,谈兄弟义气,讲江湖道义,怎会知道女人生存之难。名节清誉,稍有污点,一辈子可就完了啊。可怜的小姐,你怎么这么命苦呢?”
  想到自家小姐身体本就有残,那斜跨双胸的狰狞疤痕,还不知会给她出嫁后的生活埋下怎样隐患,现在整个身子又被男人碰了,春兰眼圈禁不住一红,豆大的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帘往下掉,为自家小姐的悲惨遭遇暗自忧伤。
  “兰姐,对不起,我没用,没能完成任务。”夏竹双手抱着胸口,躬着身子蹒跚走了过来,在戚哟哟身旁跪下身子,向春兰道歉道。
  “——”春兰张了张嘴,想要责骂夏竹两句,因为她觉得是夏竹动了恻隐之心,否则以夏竹的修为,即便张小卒有提防,也防不住夏竹的突然发难。可想到事情已经过去,追责又有什么意义,便叹了口气摆摆手,转而关切问道:“你伤的怎么样?”
  “胸骨骨裂,肋骨断了四根。”夏竹回道。
  “啊?”春兰神色诧异,忙问道:“怎会伤得这么重?”
  “他很强,非常强!”夏竹表情凝重,讲道:“他的速度快到我根本来不及调动真元力防御,力量强到我肉身完全承受不住。他说饶我一条贱命,完全不是在说大话,我能感觉得到,如果他全力出手我必死无疑。”
  “他区区战门境,怎么会——”春兰本想说张小卒区区战门境,怎么会这么厉害,可她话说一半戛然而止,因为她突然想到张小卒就应该这么厉害,若不厉害怎么可能单枪匹马独闯地下河道,从女鬼手里救出她们家小姐。
  “是我们两个狂妄自大了。”春兰一声苦笑,“昨天夜里小姐召集我们,给我们介绍张小卒时,曾特别强调他身怀入微心境,非常强,可我们只记住他是战门境,条件性就小瞧了他。”
  “呵呵,战门境修为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夏竹摇头苦笑,“其实早该知道他很强了,身怀入微心境,又能独自从这个山洞摸黑走出去的人,能不强吗?”
  “不管他有多强,如若他敢违背承诺,抹黑咱们小姐清誉,我必与他不死不休!”春兰目光凛冽道。
  “嗯。”
  不远处瞿凯听着春兰和夏竹的谈话,心里禁不住嘀咕了句,道:“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成就一桩美好姻缘,传为佳话,不也挺好吗?”
  不过,这话他也就是在心里随便嘀咕一声,真要说出来的话,他自己都不信的。
  戚哟哟,天之娇女,云端的凤凰。
  男娶妻,女嫁郎,讲的是门当户对。
  而张小卒穷困潦倒一无所有,说好听点是年轻俊杰,冉冉新星,前途不可限量,说不好听就是一介武夫,在社会底层刨食吃的泥腿子,他和戚哟哟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即便戚哟哟下嫁,那也轮不到张小卒。
  ……
  张小卒左臂后揽,背着周剑来,右臂揽住牛大娃肋下,把他身子托离地面,骨刀交给牛大娃拿着,带着二人在漆黑的山洞里狂奔疾驰。
  虽然没有火把照明,但张小卒入微境展开,山洞里的一切景象尽收眼底,比火把照得还清晰明亮。
  只不过他能看见,但是周剑来和牛大娃看不见,二人需要忍受黑暗的折磨,所以他不留余力,速度全开,期望以最短的时间走出山洞。
  “小卒,你真能看得见?”听见张小卒说他能看得见,牛大娃极为惊奇地问道。
  “他的入微心境已经达到第二阶空明境,理当看得见黑暗中的一切。”周剑来回答了牛大娃的问题,“这也是为何我会说去救戚哟哟小卒比瞿凯有用,因为地下河道里漆黑不见五指,瞿凯进去就是瞎子一个,而小卒却能凭借入微心境,不受光线的约束,看得见一切。”
  “还不如不救。”牛大娃撇嘴道。
  张小卒道:“跟随戚姑娘的那个瞎眼老伯对你有救命之恩,有恩咱们就得还,不求回报,但求心安。”
  “嗯。”牛大娃点点头,歉意道:“只是委屈你了。”
  “呵呵,谈不上委屈,我确实占了人家便宜。虽然不愤,但可以理解。”张小卒抿嘴笑道。
  “靠,你小子便宜赚大了。”牛大娃愣了下后反应过来,张小卒在黑暗中什么都看得见,那岂不是把戚哟哟浑身看遍了,当即扯着嗓子大叫起来。
  “咳咳,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张小卒干咳两声道。
  “南方有佳人,其名戚哟哟。”周剑来勾起嘴角笑道,“护花使者千千万,这事若是传扬开,你小子绝对会立刻成为咱们南境头号通缉犯。”
  “干!”张小卒吓了一跳,道:“周大哥,你可别吓唬我。”
  “不信等回雁城后,你站在城门口,也不用喊太过分,你就喊一声我拉了戚哟哟的手,看会不会有人扛着四十二尺大刀找你拼命。”周剑来玩笑道。
  “这么说我是吃亏了。”张小卒郁闷道。
  “这话要是被戚哟哟听见,她一准活撕了你。”牛大娃翻白眼道,“这娘们腰细腚大,是个能生养的,不如你娶回家当婆娘,给咱柳家村生他十个八个小崽子。”
  张小卒突然沉默,因为“婆娘”二字让他想起了雀儿,只觉心里阵阵抽疼,疼得他喘不过气。
  张小卒深吸一口气,不敢沉浸在悲伤的回忆中,忙转移话题问周剑来道:“周大哥,你刚才说入微心境第二阶空明境,是什么意思?能给我详细讲讲入微境吗?我对入微境一点也不了解,都不知道该怎么修炼提升它。”
  “对,详细讲讲,说不定我听了后也能领悟出来。”牛大娃也是好奇道。
  “大娃,你还没说你是怎么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连破三道战门的。”张小卒突然想起来之前进洞时,他曾试探地问了牛大娃这个问题,但是被牛大娃打哈哈扯开话题。
  “啊,哈哈,我这点微末本领不提也罢,不提也罢。周大哥,快给我们讲讲入微境。”牛大娃再次打哈哈扯开话题,似乎很不愿意提起这件事。
  张小卒皱了皱眉,没再追问。
  ……
  河岸边,瞿凯等人正在用利刃从洞壁上往下切石块,为截流做准备。
  戚哟哟在春兰的悉心照料下,终于缓缓睁开眼,醒了过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