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世界的敌人

小说: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更新时间:2019-01-03 22:40
  长手怪立即改变方向,直转九十度朝一侧跳开,同时双拳向前猛击!
  只见它的手陡然拉长到了极限,竟从数米外的地方直插入车体内,在麻花般的车身上轰出了两个大洞!
  如果有什么人藏在这里面的话,必然会结结实实挨下这一拳。
  这也是长手怪引以为傲的攻击手段。
  可以伸缩的四肢加上无穷怪力,让它对付觉醒者时往往不必动用到自然之力。它干掉过的武道家里,很少有人能在它出手前反应过来,他们死的时候脸上不敢置信的神情,一直是它汲取快意的泉源。
  但命中的刹那,长手怪神情陡然大变。
  被锤飞起来的车身下方,露出了一名女子的身影。
  她的姿势完全不像是被重拳直击的模样,而是好整以暇地微微下蹲,身子前倾,分明是早就做好了进攻准备。
  它自认为反应已经够快。
  可对方显然比它更快。
  而且还要快得多!
  飞舞的银光从她的手中再次绽放,并形成了一道旋急的涡流——锋锐的光芒不仅将轿车搅成碎片,也令它的双手一同粉碎!
  长手怪发出一声惨叫,挣扎着向后退去,好不容易才从那道旋涡中挣脱出来。
  不过收回来的手臂只剩下肩膀边的小半截,腥臭的脓血连同碎肉在地上洒出了一条斑驳痕迹。
  一个照面之间,两个令正式武道家倍感头痛的变异堕魔者便已一死一伤。
  “你所谓的公平,就是三个人合力欺负一个小姑娘?”斐语寒抬手一挥,耀眼的光芒散去,露出了下方一柄朴实无华的长剑。“我觉得现在才能勉强算得上公平。”
  “师傅……”洁萝连忙上前抓住她的手。
  “我已经给你的罗兰叔叔打了电话,不用担心。”斐语寒朝她眨了眨眼,悄声说道。
  “诶?”她怔了怔,“可这种事不应该通知协会么。叔叔还不如嘉西亚姐姐能打,平时做事又不靠谱,来这里会不会太……”
  “这事恐怕只有他来才有用了。”斐语寒摸着她的脑袋道,“而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尽量离这里远一点,能做到吗?”
  小姑娘本还想说些什么,但在对方的凝视下,最后只是咬咬嘴唇,转身朝后方的纹理边界跑去。
  “该死的,你怎么可能在那样的撞击下毫发无伤!?”长手怪愤怒地咆哮道。
  “道理很简单,和你们一样就行了。”斐语寒耸耸肩,自然之力随着她的话音覆盖至全身。
  长手怪的瞳孔猛地缩紧了,“利用外放力量来实现凡武无效?这……不是镇守级别的武道家才能做到的事情么!”它震惊无比地打量着她,“难道……你就是那个被协会称为天才的——”
  “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哪怕是最低等的堕魔者,也能做到这一点不是么?”斐语寒不以为意道,“倒是你们——我本想看看袭击者有多少,再决定应对方案,没想到让我听到了这么有趣的消息。我得说一声谢谢,因为你们帮我验证了一个存在于心底很久的疑问。”
  “神使大人,这家伙……”长手怪面色变得格外难看,之前狰狞的气焰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在天才武道家的目光下倒退了两步。
  德尔塔抬起右臂,对着堕魔者张手虚抓——后者剩下的话顿时卡在了喉咙间,身子僵在原地,就好像被一只巨手捏紧了一般。伴随着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它胸前的红色气旋竟从背后脱体而出,带着丝丝血肉飞至神使面前。
  失去核心的长手怪则一脸惊愕的倒下,再无生息。
  而被斐语寒斩杀的石像鬼堕魔者也同样如此,落在地上的气旋凭空而起,汇聚到它的手中。
  接着凝固的气旋重新旋转起来,化作一团红色的雾气流入了德尔塔体内。
  “对敌畏惧者不配享有神明赋予的力量,你们的使命至此已经结束了。”德尔塔的声音毫无起伏,仿佛不过是处理掉了手头的垃圾一般。它望向斐语寒,“多么可笑……明明缔造世界之人才是真正需要全力以赴的目标,它们却被表象所蒙蔽,对区区一名武道家倍感畏惧。这到底是因为它们曾是你们的一员,还是因为虚构造物固有的短视所致?正如你一样——”
  也就在这一瞬间,斐语寒动手了。
  她一直在等待洁萝的就位,而不是对方的磕叨,何况根据以往的经验,越是自认高高在上之人,被打断说话时会越愤怒——过激的情绪也是影响发挥的一大因素,她必须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去与敌人战斗。
  目前斐语寒唯一能判断的是,面具人的实力和变异堕魔者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攻击方式也颇为诡异,想要不让它伤到洁萝,最好的方法便是用密不透风的进攻封死它的所有行动!
  她拔起一根撞断的钢棍,全力掷向德尔塔。
  后者不得不闭上嘴,一掌隔空将钢棍击飞出去。
  而下一秒,斐语寒已杀到面前。
  自从她掌握将自然之力实体化的技巧后,就已经很少携带兵器,不过那并代表兵器毫无意义,令力量附着于物体之上不仅省去了构思功夫,还能进一步扩展攻击距离。由于擂台上不得使用武器,很少有人知道,她在剑术上的造诣远胜拳脚!
  自然之力包裹的利刃直斩而下,哪怕对方由钢铁铸成,也会被这不讲理的力量一分为二——
  然而刃尖还未碰到对方,便被一道无形的波纹阻挡下来。
  它虽无形,却坚不可摧!
  毫无疑问,那必然也是和自然之力同源的力量。
  斐语寒保持着斩击姿势,抬起左脚便向神使腰间抽去。
  这次她明显踢中了目标。
  神使腰间一折,整个被踹飞出去,轰得一声撞在卡车车厢上,连带盖板都凹陷了不少。
  敌人的能力不能连续施展?还是说……必须配和双手使用?
  她心中念头急转,动作却没有丝毫犹豫,紧跟着冲向了车厢。
  短短数秒之间,斐语寒就已经和对方交手了十余合,神使被削中数次,身上多了几处破口,可放在常人身上足以致命的伤势,连影响它行动都做不到。看上去她像是一直压着对方打,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敌人绝不会就此被击败。
  是需要命中要害才行么?
  神使全身看起来,最可疑的恐怕也就是那张面具了——至少在之前的交手中,它对头部的保护更为看重。
  思及此处,斐语寒故意减缓了暴风骤雨般的攻势,并向后撤出一步。
  这正是摆脱缠斗的姿势。
  得到喘息之机的德尔塔毫不犹豫地伸手前抓。
  斐语寒则猛蹬地面,不退反进,将自己化作一把利剑,以电光火石之势插入了敌人跟前。将退转化为进看起来简单,但在高速中做到这一切却要克服巨大的惯性,光靠关节和躯干无论如何都难以实现,只有对自然之力控制精确到极点,才能行云流水的完成这一过程——哪怕迟上片刻,都会被那看不见的力量抓个正着。她甚至能感受到背后如刀锋般扫过的劲风。
  趁着神使一把抓空,斐语寒全力刺出长剑,笔直地贯入了对方的面具中。
  “咔嚓!”
  画着怪异花纹的面具应声而裂。
  然而她却感受一丝异样。
  按道理,这一击刺中的不止是面具,连脑袋也应该捅个对穿才是。
  刺入的那一刻分明无任何阻碍,剑身也没入面具一半,可她并没有看到剑尖从脑后冒出,就仿佛消失在敌人的脑袋中一般。
  当面具滑落的瞬间,斐语寒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
  只见它的头部是一团漆黑,犹如深不见底的黑洞。而在黑洞中,无数星系围着中心缓缓旋转,构成了一个巨大的星盘。她手里的剑便没入星盘之内,无法掀起丝毫涟漪。
  对了,在联合剿灭行动中,废弃工厂里出现的那只怪物,似乎也拥有同样的东西——
  这个不可思议的景象令斐语寒的回撤稍稍迟缓了片刻。
  也就是这一转瞬的迟疑,令她没能避开神使的第二次拍击。
  那股无形之力猛地撞在她身侧,将她狠狠抽飞出去!
  自然之力能免疫凡武,但无法抵消同源力量带来的冲击。
  她感到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剧烈的刺痛卡在喉间,却叫不出声来。在地上翻滚数圈后,斐语寒才稳住身子。她驻剑站起,张嘴咳出了一口鲜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