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要更努力一点才行”

小说: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更新时间:2019-01-04 22:43
  ?“我说的公平,并不是指人数,而是指规则。”
  德尔塔俯身拾起裂开的面具,重新戴回脸上——被剑洞穿的裂纹合二为一,最后竟消失得无影无踪。不止是面具,它破损的衣物和身躯也同样如此,片刻之后又恢复到了最初的状态。
  “在同等的规则下,创造者无法受到领域的额外保护,神使也只能以不高于世界上限的实力战斗,这才是本质上的公平。至于人数上的多寡,亦或是局势上的优劣,完全是我精心谋划的结果,何来不公平一说?”
  “呵……”斐语寒擦了擦嘴角,“我可不觉得被剑洞穿脑袋还能表现得若无其事也是规则的一部分。”
  “很遗憾,这确实是被铭刻进底层的规则。”德尔塔张开双手,向她一步步走来,“要怪就怪岚吧,它作为背叛神使,在创造这个世界时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后门——唯有创造者和神使自身,才能真正消灭一个神使。你可以伤害到我,但这些伤势最终都会被我的魔力所修复,这场战斗可谓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果。”
  “所以你才会如此提防洁萝?”
  “准确的说,是提防裂隙形成前的她。如今没有了世界的庇护,她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觉醒者罢了。”德尔塔顿了顿,“能问出这个问题,说明你和那些逻辑意识体不太一样,是从哪里听到过什么消息么?既然知道自己源自虚无,为何还要挣扎下去?”
  “什么是虚无,什么又是真实,你觉得这真的很重要吗?”斐语寒咧起嘴角。
  “什么?”
  “角度不同,这个答案也不会有定数,你又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另一场虚无?”她举起长剑,再次令自然之力充盈全身,“但对我来说,没有比这更真实的世界了!”
  “简直——不知所谓。”德尔塔冷哼一声,抬手向她砸去。
  而她不退不让,迎着对方的势头挥剑斩下!
  两股力量碰撞在一起,发出震耳欲聋的轰响,激起的气流甚至将翻倒的车辆都掀飞出去——在这样的战斗下,光是进入两人交手的区域,都有可能受到致命的伤害。
  神使自不必说,身上很快又出现了多处破口,并且在一次抵死相拼时,它被天才武道家掌中所爆发出来的璀璨银光切开了半边身子。
  但就像它所说的那样,即使是如此惊人的伤势也不能令其停止行动。随着神使用一只手抓紧自己的身躯,那道从肩头一直延伸到胸口的伤口又慢慢合拢起来。
  斐语寒却做不到这一点。
  哪怕此刻她的气势比之前更盛,身上的伤口仍在不断增加,从细小的擦伤渐渐到深可见骨的伤痕,情况似乎正在逐渐恶化。
  洁萝忍不住捂住了嘴。
  她忽然明白,为什么明知会受伤,斐语寒也不愿后退半步,非要选择硬碰硬的打法来直面对方了!
  那全是因为自己!
  想要减少受伤的可能,就得避实就虚,找出对方的破绽后再出手。而神使的攻击全反映在手上,以她的身手提前预判也并非不可能之事,如果裂隙中只有两人,她的攻击一定会更加灵动。
  可现在斐语寒却没法这么做!
  倘若放弃咄咄逼人的硬拼而选择游走的话,敌人完全有可能扔下她不管,直接冲着自己而来!
  想到这里,洁萝的心不由自主地攥紧了。
  为了不让神使有一丝伤到自己的可能,斐语寒才放弃了虚虚实实的打法,用最猛烈的攻势将敌人牢牢钳制在场中央。
  也就是说,她此刻所负的伤,都是替自己承受下来的——
  小姑娘觉得鼻子猛然发酸起来。
  她觉醒之后,对体内的力量也有了最基本的了解。斐语寒之所以看上去依然屹立不倒,那完全是将自然之力发挥到极致的结果。只是这份力量并不能免除痛觉,而且也存在限度,她不可能一直这样战斗下去,最后要么是被剧烈的疼痛压垮,要么就是耗光力量而衰竭,无论是哪种情况都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不……不要再打了,她想要喊出声来,却只能发出细细的哽咽声。
  又是一次全力横扫,随着一声脆响,斐语寒用来格挡的长剑被敲得粉碎。她还没来得及找到新兵器,便被对方一把抓住右脚,并向上高高抛起!
  在空中无法借力的情况下,哪怕技巧再高超,也难以控制住下落的轨迹。
  而下方,神使早已等待多时。
  几乎是一击雷霆般的直拳挥出,后者顿时像一颗炮弹般飞出数十米,轰得一声撞在地上,又接连着翻滚了十多圈才停下。
  这一次,斐语寒身上的白光暗淡了许多。
  她想要撑着身子爬起来,却好几次都没能成功。血液顺着脸颊淌下,和汗水一同浸湿了衣襟。
  “不!”
  洁萝再也按捺不住,从藏身处冲出,一路跑到了斐语寒面前。
  “师傅……”
  “离我远点!”然而对方的一声厉喝让刚想扶起她的小姑娘身子猛地颤住。“去之前你该待的地方,咳咳……不要靠近这里!”
  斐语寒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焦急的神情。
  “可是我……啊————”洁萝还没来及回话,便被无形之手扼住身子,举到了半空中。
  “抓到你了。”神使一手虚握,一手正准备挥出。就在这一刻,斐语寒要紧牙关,将自然之力悉数灌注于双腿,不顾一切地朝敌人撞去。
  碰的一声巨响,两人贴在一起,共同滚出去老远。
  洁萝也从半空掉落下来。
  “能在这样的战斗中撑上三十分钟,你的实力确实值得称道,但继续坚持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德尔塔一把抓起动弹不得的武道家,送到自己面前,“你应该也知道,这个世界的出现不过是一个错误,它就像镜中花、水中月,开启和静止都凭系于缔造者的一个念头。我并不认为,他会把你们视作同类——你付出的一切,仅仅只是个笑话。”
  连续遭受重击的斐语寒浑身已血肉模糊,两条腿由于不计后果的爆发完全折断,正面撞击的肩膀和右臂犹如被巨物碾过,绽开的皮肤与骨骼分离开来,显得惨不忍睹。可即使如此,她仍勉力扬起嘴角,用俯视的眼光望着对方。
  “我……说过,那又如何?我无法……选择自己出身的世界,但我至少能选择……按自己的意志行事。而你呢,除了……神明之外,还剩下些什么?恐怕你连神明真正的模样都没见过吧……”她喘着粗气道,“何况,我并不认为缔造者会跟你想的一样。”
  “什么意思?”德尔塔皱眉道,不知为何,它忽然觉得有些心烦意乱。
  “他们是世界外的人……咳咳,明明不属于这个世界,却依旧在为这个世界努力奔走。若只把这里当作虚幻,他们又怎会做到此种地步。外来者都如此努力了,我还有什么理由不更加把劲呢?不信的话……等他来了你可以亲自问问,我想他的回答不大会和你认为的一样。”
  “莫非你坚持到现在,就是为了等待另一个缔造者的支援?”德尔塔摇摇头,“放弃吧,我谋划这么久,自然不可能给你们这个机会。在裂隙外,还有一名神使存在,单靠它或许没法击败主要缔造者,但拖住他一段时间毫无问题。而你显然已经到了极限。”
  它松开手,任由斐语寒摔落在地,“我不杀你。现在用魔力护住要害,或许还能保全性命。等到这个世界重归本源的时候,你终会见识到神明的伟大。”
  说完德尔塔迈步朝此行真正的目标走去。
  只不过还没走出一步,它便陡然停了下来。
  回过头去,只见斐语寒伸出仅存的左手,死死地抓住了它的脚。
  “你——愚不可及!”它不禁勃然大怒,抬起手朝身后拍下,无形巨掌顿时将武道家的身躯压入地下,周围亦绽现出了一圈蛛网状的裂纹。
  抓住它的那只手,终于缓缓垂下。
  “我给过你机会了。”
  “不!师傅——!”洁萝撕心裂肺地大叫道。
  “放心,你很快就是下一个。”德尔塔压下心中本不该存在的情绪,重新朝缔造者抬起双手。
  就在这时,一声沉闷的轰鸣突然响彻裂隙。
  光芒闪过纹理,宛如掠过水面的涟漪——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外面撞击着裂隙,引得这片空间有节奏的震颤起来。
  “怎么会……这么快?”德尔塔愣住,这不可能!利用魔力核心设下的侵蚀陷阱,虽无法像这片裂隙一样隔绝内外,但至少能困住对方好几个小时才对。
  “伊普西珑,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它隔空大喊道。
  “回答我,伊普西珑!”
  然而裂隙另一端并没有任何回复声传来。
  “该死!”德尔塔抬手朝着洁萝抓去,也就在这一刻,一道极为耀眼的闪光从裂隙顶端穿过,在纹理上留下了一条灼烧般的痕迹。
  接着光芒向四周散开,驱散了世界的黑暗,那些虚化远去的景物又回到了大桥两侧。
  裂隙裂开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