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无线电台

小说: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更新时间:2019-02-09 12:03
  真难看。”提莉撇嘴道。
  罗兰尴尬又不失礼貌地笑了笑如果说四大王国的文字如同蚯蚓般扭曲,那么魔鬼的则更复杂一些,以至于看上去有些像巫术符号了。加上他完全是靠记忆抄录下来,一笔一划都不甚熟练,使得整体感观更为凌乱,天知道海克佐德能不能看明白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他也向瓦基里丝提出过质疑,却被斩钉截铁的反驳回来。
  她认为由人类来仿写更具可行性,这既证明她尚未迷失在意识界中,又能展现自身的困境,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传达消息。如果直接复刻她的笔迹,反而容易被谨慎的海克佐德怀疑有诈毕竟都能寄送亲笔信了,为何不直接离开意识界?
  “那么信上的内容是?”
  “让天穹之主尽量避开接下来的正面战场,所以这封信需要参谋部想办法送到魔鬼手中。”
  “哥哥,你还好吧?”提莉一脸震惊道,“敌人的大君怎么可能会听你的话?”
  “反正试试也花不了多少功夫嘛……”罗兰装出无所谓的神情,“万一成了呢?”
  事实上这个问题他也问过梦魇,对方的答复是,高阶魔鬼的寿命往往会多达数百年,这期间它们的习性和文化都会发生不小的改变,因此文字会留下鲜明的个人印记,这种印记比任何纹章或徽记都要可靠。
  按罗兰的理解,大概就跟看到火星文便会联想到九零后差不多。
  “好吧,”提莉无奈地收好信纸,“既然是你拜托的话。”
  正当她准备告辞之际,办公桌上的北坡实验室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罗兰提起话筒,来电者正是安娜。
  听完对方所说之事后,他微微扬起嘴角,朝提莉示意道,“今天你就别赶路了,在城堡休息一晚吧。我正好有一样新东西想要交给你。”
  ……
  实验室中,提莉看到了罗兰口中“革命性”的新产品两个方形的小木箱。
  说它们是箱子丝毫不为过,不仅侧面能看到明显的盖板缝隙与活页,整体尺寸也在三十公分左右,似乎可以直接提在手中,这个尺寸和之前那些令人惊叹的机械造物相差巨大,连带着也少了几分气势。
  而两者和其他普通箱子的唯一区别之处,大概就在于它们正面覆盖着一块亮闪闪的金属板,上面排布有一些旋钮和按键了。
  “这是……”
  “移动式无线电台。”安娜主动解释道,“它相当于缩小后的电报铁塔,优点在于可以直接传递声音,当然距离要近得多。”
  “原来如此……等等,”提莉顿时一愣,她望向罗兰,“这就是你之前说的新式通讯工具?”
  虽然对方很早以前就已经向她画过大饼,但她没料到最后的成品能精巧到这个程度!即使可以装上飞机,也应该会占据机腹大部分空间才是。毕竟铁塔工程的体积摆在那里,能把它缩小到天火号的程度已经是不可思议之事了。
  罗兰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伸手打开了木箱顶盖。
  一簇簇交错的线路与元器件顿时呈现在她的眼前,尽管不明白其原理,提莉却已意识到,这东西和过去的机械装置有着本质的不同。
  “它可以算得上是这世界上第一台真正的电子设备,此前的电动机、电灯、电话和发报机虽然也用到了电流,但实质不过是将电能简单转化为其他形式释放出去。”罗兰说道,“而它拥有一套独立的电路系统,能用电流来控制电流这就相当于将齿轮、螺杆和轴承都更换成了电子信号本身,现在的体积已经算是相当庞大了。”
  “你是在怪我的手艺不够好吗?”安娜斜着瞟了他一眼。
  “咳……当然不是,”罗兰连忙咳嗽两声,“是设计局的图纸不够精妙。”
  “多亏安娜姐每天都忙到深夜,试验样品才能这么快成功,”作为助手的露西亚补充道,“主要是电子管内既要保持真空,又要塞入许多器件,没有黑火只怕很难保证成功率。”
  电台的核心就在于集放大、检波、震荡于一体的电子管,它也是人类进入电子时代的标志,罗兰自然知道其门槛有多高北坡实验室外面那一堆亮闪闪的报废品便是证明。更何况在电学方面他已很难像以前那样做出指导,大部分内容都只能靠安娜自己去慢慢摸索。
  事实亦证明,他之前构想的短波电台下放到班只是个美好的幻想,之后安娜的工作重心必然会放在大型轰炸机上,抽空制造出来的电子管能满足空骑士使用就已经很不错了。
  “我能试试吗?”提莉迫不及待地问道。
  “当然可以。”安娜笑着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三人便在实验室内外隔空对起话来,屋子里一时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拜这个时代极为干净的电磁背景所赐,电台原理样机的地面联络范围能轻松达到两公里以上,放在空中无疑会更远。虽然在火花发报机通讯时,电台会受到明显的干扰,但除开万分紧急的消息,发报员完全可以选择在固定时段发送电报,以错开空骑士的行动时间,两者并不存在太多冲突。
  在罗兰眼里,无线电台的研制成功,对于空骑士甚至比新开发的二十毫米机炮更加重要实时通讯将大幅拓宽飞行编队的活动范围,使得各种空战战术都有了发挥的余地。在密切精准的配合下,队伍的战斗实力必会得到一个整体性的提升。可以说,能做到这一点的空骑士,才算得上是一支真正的空军。
  提莉显然也看到了这一点,意犹未尽地结束体验后,挂在嘴边的催促也从专用机变成了更多无线电台。
  次日清晨,她携带着两部样机登上了凤凰号。
  当橙红色的身影消失在泛白的天际中时,拂晓的晨光突然刺破云层,撒下了千万道柔和的光带。
  持续了近四个月的邪魔之月终告结束。
  与此同时,头顶上高悬的红月也瞬间失去了踪影,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不过罗兰清楚,这并不意味着神意之战的结束。
  数百年前,魔鬼会趁着红月照耀大地时架起方尖碑,静静等待其成长为参天立柱。只有在站稳脚跟后,它们才会展开正式的进攻。
  命运之战往往在这一刻才会展现出真实狰容。
  如今,人类又站在了同样的关卡上。
  但这一次,他们的面貌已于过去截然不同。
  他相信历史不会重演。
  佰度搜索噺八壹中文網м.无广告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