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0189章城门破

小说:天下剑宗 作者:孤月浪中翻 更新时间:2018-07-21 17:09
  “杀……”
  “杀啊……”
  西门开拓的身躯虚晃着,好像是暴风之中烛火,随时都有可能熄灭,他的身畔站立在十几位他静心挑选出来的士卒,这些人都是有着强大的战斗力,上了战场足以以一挡十……原本想带着他们建立功绩,却是没想到将他们带入到了死亡的深渊之中。
  面对着御甲军,他们战斗力根本是不值得一提。
  此刻,勉强的苟延残喘,西门开拓宛如是受伤的野兽,不断的发出低声的怒吼,在为自己提升信心。
  下一刻——
  西门开拓的身躯冲出,手中的长刀猛然朝前劈砍而出。
  砰——
  一枚重盾挡在住了他的长刀。
  然后——
  两杆锋利的长枪贯穿了他的身躯,将他挑了起来。
  西门开拓转动脑袋,勉强朝后看去,他身后的十几位雪国士卒被无情的长枪捅杀。
  身躯不断的挣扎着,西门开拓的神识逐渐的消失着。
  ……
  ……
  遥远的东方已经是泛出了鱼肚白,天地之间逐渐的光明起来。
  葱雨城的厮杀依然是在进行着。
  城墙之上的鲜血还未来得及干涸便是又铺上了一层。
  元烈活动了一下脖颈,缓缓的闭上双目,轻声说道:“开始攻城。”
  夜间的战斗足以让葱雨城之中的守军劳累,休息了一夜的雪国军队却是保持着最旺盛的战斗力,此刻正是最佳的战斗时机。
  军令如山。
  雪国的大军快速的靠近葱雨城。
  云梯,飞爪,云车等等一系列登城的器械全部是派上用场。
  抛石机再次发出愤怒的咆哮之声,巨石不断的擦破虚空,砸向葱雨城之中,所到之处,无论是人还是房屋皆是化为齑粉。
  冲撞车凶狠的撞击着城门,每一次的撞击都让城门颤抖着,尘土簌簌下落。
  城墙之上的守军还在厮杀之中,这对于雪国的士卒可是最好的机会,借助的登城器械,他们快速的登上城墙,加入到厮杀之中。
  元烈稳坐战马之上,神色平静,注视着城墙之上的厮杀。
  两匹战马疾驰而来,快速的接近他。
  元烈的神色之中露出一丝疑惑,努力的想要看清前来之人的模样。
  一位老者,一位年轻人。
  距离的快速的缩短。
  元烈的神色变得惊喜起来,他看到了一位熟悉的身影。
  南念佛来了。
  要知道自从南家出事之后,他再也是未曾见过南念佛,却是没想到在这关键的时刻,再次见到。
  “南念佛……你怎么会来?”
  元烈语气之中有些颤抖。
  南念佛的神色之中露出一丝笑意,说道:“大哥,我知道你有麻烦,所以来帮你解决了。”
  元烈的神色之中露出一丝笑意,说道:“听到这个消息我实在是太兴奋了。”
  南念佛笑着说道:“我给你介绍一个人。”
  元烈的目光看向骑在马背之上的老者,出声道:“是这位吧?”
  南念佛点点头,道:“没错,这位是的师父,这几年来若是没有他的照顾,恐怕我已经是死人了。”
  元烈对着老者抱拳行礼,说道:“多谢了。”
  老者笑着注视着元烈,轻声的说道:“你就是元重的儿子?”
  元烈点点头,道:“您认识家父?”
  老者笑着说道:“岂止是认识,若是真的算起辈分来,你的父亲还得叫我一声叔叔。”
  元烈注视老者,道:“不知道前辈与家父有什么渊源吗?”
  老者笑着道:“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在这里你可以叫我福伯。”
  元烈点点头,道:“好。”
  福伯笑了笑,说道:“今日前来就是为你化解眼前的困境,瞧好吧。”
  言语落下。
  福伯的催动胯下的战马,朝前冲出。
  转瞬之间,他出现在城门之前。
  雄厚的内力顿时爆发出来,犹如是一条大江环绕在其身畔。
  双手一动。
  福伯居然凭借着一人之力开始催动冲撞着。
  须臾之间——
  冲撞车之上冲顶不断的晃动着,猛烈的撞击着城门。
  元烈的神色不由的一变,显得很是震惊,那需要数十名精锐的士卒才能催动的冲撞车,福伯依仗着一人之力便是推动了。
  撞顶猛烈的撞击着城门,城门的颤抖变得逐渐的剧烈起来。
  “我想你应该准备大雪龙骑进攻了。”
  南念佛沉声道。
  双目眯起,注视着颤抖的越来越剧烈的城门,元烈点点头,道:“好——”
  ——
  吱呀——
  吱呀——
  冲撞车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似乎随时会崩塌一般。
  福伯的神色变得很是严肃,双手不断的推动着撞顶,犹如是老僧撞钟一般,每一次的力量都是在成倍的增加着。
  忽然之间,福伯发出一声怒吼。
  “开——”
  言语落下,撞顶猛然撞出。
  城门一声的倒塌。
  不堪重负的冲撞车也是彻底的散架。
  元烈的神色不由的一喜,他等待机会终于是来了。
  须臾之间。
  马蹄声如雷,大雪龙骑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城门。
  在城门倒塌的瞬间,福伯的双手一动,两条内力所化的猛龙双掌之中冲出,带着霸道无匹的威势。
  城门之后的守军顿时死伤一片。
  “看来我的任务是完成了。”
  福伯吐出一句轻语。
  身躯朝后退出。
  ——
  “师父,你没有事情吧?”
  看着神色惨白,毫无血色的福伯,南念佛关心的问道。
  福伯的神色之中露出一丝笑意,道:“你可是记得我叮嘱你的事情。”
  南念佛点点头,道:“我一直铭记在心。”
  福伯笑着说道:“很好,你我师徒一场,除了这一身的武学我再也是无其他的可以传授给你了,你可是不要骂我这个师父吝啬啊。”
  南念佛急声道:“师父,你传授我武决,费尽心机将我从大牢之中救出,这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我岂敢再多抱怨什么。”
  福伯笑着点点头,说道:“这样就很好了,我也放心了。”
  言语落下的瞬间,福伯不由的发出一声闷哼。
  下一刻。
  福伯的身躯好像是破鼓一般,经脉之中不断的炸裂,鲜血飞溅而出。
  “师父……”
  南念佛的神色变得无比的紧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