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696、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小说:我是大玩家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17-07-28 04:08
  最后一个镜头的场景距离刚才那一幕并不远,张明拿着大喇叭高声喊道:“各组就位,演员都到了没。”
  任禾走过去:“到了。”
  夏雨婷从保姆车重新走下来,婉婉一笑:“我也好了。”
  张明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这一出戏里,齐天大圣是有感情的,只是被金箍束缚,不再能有七情六欲而已,爱人脱手离去,他必须有痛不欲生的感觉,可这痛苦中还是有一丝生的希望,或许是信仰,或许是一丝慈悲,任禾你自己掌握吧。”
  然后他转头对夏雨婷说道:“紫霞仙子到了这个时候躺在齐天大圣的怀里,像是心愿终于得到满足,终于知道对方对自己也是有感情的。只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她终究要释然,要离开,懂了吗。”
  夏雨婷点点头:“懂了导演,放心。”
  齐天大圣用金箍棒顶着那座被牛魔王用芭蕉扇扇向太阳的小城,紫霞仙子抱着他的手臂。
  齐天大圣恶狠狠的说道:“你不要再发神经了,我刚才说的话你明不明白?”
  “你又明不明白?我已经不再是神仙了!”紫霞仙子坚定的说道
  忽然,紫霞仙子眼中晶莹起来,那红色的嫁衣也显得哀挽如长夜:“我只明白一件事,爱一个人是那么痛苦。”
  不知道为什么,任禾也分不清这到底是紫霞仙子的台词,还是夏雨婷自己内心里藏了许久的话语。
  他忽然想起当年刚见夏雨婷的时候,那个女孩才刚上大一,穿着束身的毛衣,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就会让人有惊艳的感觉。
  对方的容颜是精致到极致的,如果说这世间真的有祸水,那大抵应该就是眼前这一位。
  在任禾想来,对方的爱情应该也是完美的,应该有许多人追求,应该有着无数的选择。
  可他没想到的是,对方选择了自己。
  刚到中央戏剧学院的时候,远在外地的夏雨婷赶回来迎接新生,只为了接他一个人。
  自己到了荷兰,对方也去了荷兰。
  许小文前脚得罪了自己,后脚就被夏雨婷泼了金汤肥牛。
  刘二宝都没敢买刘海胡同的四合院,夏雨婷则很快就住到了自己的隔壁。
  往日里不曾注意过的一些事情,到了此时都开始慢慢清晰,慢慢明了。
  原来,这一切,早就开始了。
  太早,可是又太晚。
  齐天大圣愤怒道:“你不要再跟我讲这些废话,我都跟你讲认错人了!”
  “那这串金铃又是在哪里买的……小心!”紫霞仙子迎向飞来的牛魔王。
  齐天大圣眼睁睁的看着那锐利的武器刺入紫霞仙子腹间,顿时怒火冲宵,抬手一棒便将牛魔王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齐天大圣飞身去接住正在飘零的紫霞仙子:“紫霞……”
  大圣眼中,有着不忍,有着心疼,有着不舍。
  “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我,我猜中了前头,却猜不中这结局,”紫霞声音哀挽犹如这长夜也在哭泣,那一份爱情总在错过,到底是500年前还是500年后,都烟消云散。
  她看着齐天大圣,是想记住这个人,说不定转世轮回之后还能遇见。
  她没有责怪齐天大圣,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
  齐天大圣头上的金箍在慢慢锁紧,似要锁住这天地间最炽烈的七情六欲。
  “生亦何哀,死又何苦,无所谓了,”齐天大圣想起自己说过的话,可这一切……怎割舍的下。
  苦海,翻起爱恨!
  这世间!难逃命运!
  松手了,齐天大圣在空中愤怒的狂啸着,为何要立地成佛?
  是不是成了佛,世间便没了魔?
  原来,一无所有,就叫做齐天大圣!
  ……
  剧组杀青了,夏雨婷走了。
  所有人都在讨论今天这两场戏拍的太过精彩,后期剪出来一定是好看的,他们现在太期待这部电影后期剪辑出来正式看一次完整版的了。
  许多剧组里的女孩看这两场戏都看哭了,然而就在她们想要对夏雨婷说一声雨婷姐你演的太好了的时候,夏雨婷已经离开了。
  任禾望着夏雨婷他们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语,他总感觉对方决定参演这部大话西游,本身就是为了做一个了断。
  隐约的风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掀起静谧的细微回音。
  这一世,终究还是留下了遗憾。
  可是,谁又能一点遗憾都不留下呢?如果时间重来一次,自己大概还会和杨夕在一起,只是不会再让夏雨婷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孩这么痛苦了。
  ……
  宁夏开车回到京都十多个小时,等到夏雨婷他们回到京都的四合院时,已是深夜。
  夏雨婷站在四合院外,想起此时庆功宴恐怕还没有结束,大概要玩到天亮才对。
  应该很热闹吧,但那热闹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夏雨婷带着助理大姐进了四合院,她拿出床下压着的一张卡:“卡里有点零钱,姐你拿走吧,算是结算一下工资,我今后退出娱乐圈了,不用劝我,你知道的,我决定的事情,没人劝的动,他也不行。”
  “拍了这部戏还走不出来吗?”助理大姐泪流满面。
  夏雨婷无声的流着眼泪:“走出来了,都斩断了,但我心里空落落的,让我休息一阵子吧。”
  助理大姐红着眼圈走了,她不晓得一个好好的女孩怎么就为爱情沉迷这么深。
  夏雨婷重新坐回桌子前面,她又看了一边骑士的每个视频,看的仔细又认真,似乎要把这一切留在脑中。
  怎么可能走得出来,那个少年啊,是她永远都忘不了的星辰。
  “我很孤独用英语怎么说。。”
  “你是千堆雪,我是长街,日出一到,彼此瓦解。我多想这日出永远不到,我多想这雪不会化。”
  大概是我走一程,期许一程,回望一程,落空一程。
  目之所及里都没有他,翻山越岭也没有他。
  可他分明就在这世上,更在我的内心深海。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谢谢你陪我走这一程,再见了,我的爱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