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一八四章 公报私仇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8-11-11 20:28
  “……”宫临策凝噎无语,这倒是个大问题,但并未轻易松口,“我紫金洞自会秘密安置。”
  牛有道:“怎么个安置法?你以为缥缈阁在紫金洞只安插了一个眼线?掌门,缥缈阁安插在紫金洞的人员可不止一两个,谁人是,往往会出乎你的预料,你确认你派出的安置人员中没有缥缈阁的眼线?这可不是什么能让缥缈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你真不怕给紫金洞惹来灭顶之灾?”
  宫临策忍不住瞥了眼钟谷子,连这位都是缥缈阁的探子,其他人他还真不敢保证,一时间竟被说的无言以对。
  牛有道继续道:“交给我来安排则不一样了,我在圣境那边,已经把我身边人的底细都搞清了,谁是缥缈阁的人,谁不是缥缈阁的人,我清清楚楚,能回避危险。”
  “待师尊突破后,紫金洞安排一场送终,及时安葬便可,剩下的我会处理。紫金洞太上长老的寿限已到,就此过世,谁都不会怀疑。而我,也死了。我与师尊相处,谁也不会怀疑。两个死人在一起,谁能想到,是不是?”
  宫临策挑眉道:“假死?”
  牛有道:“不假死还真死不成?”
  宫临策压根不是这意思,冷笑道:“做徒弟的假死脱身,如今做师傅的也要假死脱身,你们师徒两个不愧是一脉相承果然是有师徒缘分。”
  “呃…”牛有道一愣,被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
  钟谷子嘴角亦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唉,掌门,无须说怪话,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大家好。师尊对紫金洞的良苦用心你也听到了,紫金洞有事,师尊还能放任不管不成?咱们如今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师尊归紫金洞安排,还是跟我走,都一样,没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宫临策冷笑连连,他已看穿牛有道的图谋,这分明是想在身边栓一个元婴境界的打手。
  道理明摆着的,钟谷子假死突破后哪敢到处乱跑,一旦脱离了紫金洞的控制跟了牛有道走,就必然会在牛有道的控制之下。钟谷子实力再强,不敢随意跟其他人联系,身边没有自己的势力,对外面的情况了解程度还不是牛有道说了算,想让钟谷子知道什么,不想让钟谷子知道什么,都在牛有道的控制之下。
  不过他也没有捅破,因为牛有道说的也有道理,有些事情缥缈阁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些是不可能放任的,缥缈阁对紫金洞内部渗透有多深根本不清楚,钟谷子继续留在紫金洞这边确实会带来大麻烦。
  关键他自己也得到了一颗无量果,绝不希望冒如此不可控的风险。
  钟谷子拿到了无量果,一开始还挺激动的,可听身边两人一叨叨,愣是被拽回了现实中,越听越不对劲。
  他本人还好好的在这里呢,这两个家伙就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安排起了他的后事,貌似一点都没有要征求他意见的意思,完全将他给无视了,不禁出声道:“老夫还没答应,还有这果子,究竟是否有效还不知道,你们就安排起我怎么死了?”
  宫临策知道有些无礼了,略欠首,以示歉意。牛有道却是立马调转话锋针对,“师尊,要不要安排后事,自然要等到果子是否有效果后再说。可事后您若继续留在紫金洞实在是太危险了,我想您也不愿留在紫金洞连累紫金洞。”
  “前赵覆灭前,器云宗高手趁夜突袭赵国皇宫,三大宿老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因为这个引起了九圣的怀疑。海无极身边的总管太监诸葛迟,九圣怀疑他已突破元婴境界,如今已命人在全天下秘密搜捕,此乃前车之鉴。”
  “师尊您,我,还有掌门,眼前的秘密整个紫金洞只有我们三人互知,也只有我们三人间互相通气才能放心。紫金洞之外,放眼看去,您也只有在弟子这边才最稳妥。”
  钟谷子盯向宫临策,“掌门也得到了无量果?”
  牛有道立马帮宫临策回了,毫不掩饰道:“他昨晚上就拿了一颗走,现在应该还在他身上。”
  宫临策看他一眼,似乎在怪他废话。
  钟谷子又问:“不知掌门打算如何处置我?”
  宫临策默了默,“师伯,既然事情已经说清楚了,而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说什么追究也没了意义,权当功过相抵吧。”
  钟谷子又盯向牛有道,托起了手中果子,“这颗果子,谁吃下了,谁就彻底站在了九圣的对立面,就只能和你同流合污了是不是?”
  “师尊,话不是这样说的,这是弟子一片孝心。再说了…”牛有道朝宫临策努了努嘴,“您现在不吃也不行了,您这要不吃的话,掌门怕是第一个不会放过您…”
  宫临策没理会牛有道的话,紧盯钟谷子的反应,现在倒真怕钟谷子会犯倔。
  钟谷子徐徐道:“多虑了。将死之人没得选择才不怕死,见到了这东西,我已有求生之心,如此梦寐以求之物,又是白白送到我手,我岂能错过一试的机会。此物怎么用?”
  牛有道立刻起身上前,俯身比划着,教导着怎么用。
  宫临策也够起了身子,伸着脑袋,瞪大了眼睛看,竖起了耳朵听,他也不知道怎么用,现学。
  得了清楚的交代,钟谷子点了点头,突挥手一抓,殿内一角的匣子飞来,打开匣子,无量果放入其中,匣子一合,红光就此隐没在了匣子内。
  无量果这东西也不是说用就能用的,至少需要安静的环境和充裕的时间,不受打扰,不做好一切叮嘱不好妄动。
  此间事了,与牛有道站在一起的宫临策回头看向了那根雕,“那东西怎么办?你怎么出去?要去哪?”
  牛有道:“好办!就当师尊不喜,我也正要去趟茅庐别院,你让红娘过来,把东西搬去茅庐别院便可。至于离开宗门,你们不是限定了他们三天内离去吗?到时候我混在他们当中一起离开,你稍微照应一下便可。”
  “别这样看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在昨晚你见到我之前,我就已经和红娘碰过面了,她已经知道了我还活着。你放心,我现在去茅庐别院不会让其他人看到,我要和红娘碰头,将接下来的计划当面进行布置。”
  宫临策:“你千万谨慎了,最好不要有事。”
  牛有道:“我这边不会有什么事,倒是你这边,圣境让紫金洞递补人选,你考虑好了让谁带队去吗?”
  说到这个,宫临策也有些头疼,“连你都死在了里面,谁还愿意去?没人想去,都在各找理由推诿,一时难以决断。”
  牛有道:“要不要我给你出个主意?”
  这家伙倒是办法多的人,宫临策上下看他一眼,“先说来听听。”
  牛有道:“我觉得吧,严立带队去圣境最合适。”
  严立的所作所为已经是让他很不爽了,连他死了都还要跟茅庐山庄的人作对,再留他在外面,怕是逮住了机会还要找茅庐山庄的麻烦,以便找回面子。干脆了,直接送圣境提心吊胆受罪去。
  宫临策一边眉头动了动,“他合适?他哪点合适了?我看你是想公报私仇吧?”
  钟谷子目光略扫,严立屡屡和茅庐别院作对的事,他是知道的,也怀疑牛有道是在公报私仇。
  牛有道:“你想多了,喜欢公报私仇的人是他严立,别拿我跟他相提并论。”
  宫临策:“事到如今,我也没必要跟你绕圈子,严立是我的人,我不可能让他去冒这个险,安排谁去我自有打算,你不用操心了。”
  牛有道奇了怪了,“那天都秘境怎么说,不同样是冒险?”
  宫临策:“那还不是因为你?为了保你,为了你在天都秘境内的安全,我担心其他人私心作祟,为求稳妥,只能派自己的心腹进去,他为了帮你是冒了巨大风险的。我说你们之前还相处的好好的,犯得着为点小事闹到如此互不相容的地步吗?”
  牛有道:“掌门,这事你可要搞清楚了,不是我跟他过不去,是他跟我过不去。”
  宫临策:“他为何跟你过不去,你自己还不清楚吗?北州让他安插点人过去怎么了,下面人若是寻不到出路谁还投靠他?你杀他第一波人,他权当你不知道信了你的鬼话,当是误杀,不跟你计较。第二波人已经先跟你打了招呼,你还不放过,照杀不误,摆明了打他的脸,他能高兴吗?你让他一张脸面对下面弟子往哪放,换你来试试?”
  牛有道摆手,“好了,理念不同,北州的事都过去了,不提了。掌门,让严立去圣境是有原因的,正因为他是你的心腹,才要让他去。”
  宫临策皱眉,考虑到这位在圣境内呆了不少时间,难道有什么隐情?不由狐疑道:“什么意思?”
  牛有道:“我们走到了这一步,圣境内不可能弃之不顾。你知道的,我跟圣境内部还有联系,为了行事方便,圣境内必须要有我们的人在。所以需要安插可靠的人进去,按理说,我要用我自己的人才更放心,可惜我茅庐山庄的人不能代表紫金洞前往,否则我也不会提这事。”
  宫临策沉声道:“你要让他进去办什么事?”
  钟谷子也竖起了耳朵,关心上了。
  牛有道:“现在哪知道会有什么事,只能是事到临头启用。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咱们必须提前布局。掌门,派别人进去,一旦涉及机密启用,别人你能放心吗?你敢用吗?”
  宫临策陷入了沉默,好一会儿才徐徐道:“这事不好办,真要让他进去的话,我们的目的现在还不能让严立知道,而谁都知道严立是我的人,我若连自己人都不保,让下面人怎么看?”
  “小事!”牛有道小事一桩的样子摆了摆手,“我有一计献于掌门,抽签便可!公平公正,严立抽中了也无话可说。”
  宫临策:“你是说在抽签过程中做手脚?”
  牛有道鬼鬼祟祟的样子告知,“这办法对别人可能有点问题,别人会怀疑是不是做了手脚,容易露馅,但对严立则不同。严立是你的心腹,他怎么都不会怀疑你会针对他做手脚。结果一出,严立无可奈何,其他人也要赞掌门公正严明。掌门,这可是一举几得的好办法啊!”
  PS:康叔砸出了黄金盟,大家喊加更,我再不有所表示说不过去了。答应的黄十三章,十三姨,今天大姨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