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二六四章 教书先生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8-12-06 23:31
  管芳仪瞬间凝噎无语,明眸直勾勾盯着桌上的东西,一沓金票,还有一沓是…
  两眼陡然瞪大几分,略俯身,突飞快伸手,抓了那一沓翻看,看过了又检查,竟然是天剑符!足足三十张天剑符!
  放下天剑符又拿了一沓金票清点,一千万!
  还有一只条匣,不知是什么宝贝,打开一看,又闻了闻,发现是三颗天济丹。
  这一堆东西的,管芳仪有些目不暇接,一时间不知该捞哪一把在手的好。
  条匣一合,放下了,又抓了那一沓天剑符在手,哪样更值钱她还是分得清的,转身惊喜道:“这次又出去偷东西去了?”
  牛有道被她这一句给堵的够呛,差点想抓一把金票砸她脸上去,没好气道:“能不能好好说话,什么叫又偷东西了?”
  最近一个个的,都把他堂堂道爷当成蟊贼了,几个意思?
  管芳仪:“难道捡来的不成?”
  牛有道:“别人送的不行?”
  管芳仪:“糊弄傻子呢,谁能一下送这么多天剑符?”
  “懒得理你。”牛有道调头就走。
  管芳仪一把扯住他,瞪着他,脸上渐泛冷笑。
  这反应不对劲,牛有道警惕道:“你干嘛?”
  管芳仪:“那就是你买的!一下买这么多天剑符,看来一趟圣境之行发大财了,也是,也不看看圣境是什么地方。说吧,藏了多少私房钱。”
  牛有道顿时哭笑不得,“私你个大头鬼,说了人家送的,直说了吧,我去了趟天行宗。”
  一说天行宗,管芳仪脸色略变,想起了不愉快的人,撒手松开了他,手上天剑符扔在了桌上。
  牛有道叹道:“是吧,就知道提天行宗你会不高兴,所以不愿跟你说。你放心,不是你老情人杜云桑给的,他根本不知情,我直接找了文华。”
  管芳仪嗤声:“找文心照那女人的爹我就能高兴了?我说牛有道,你什么意思,明知道文心照把我当什么似的,你还找上门去要东西,你让我情何以堪,是不是要让我永远在她面前抬不起头来才高兴?老娘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你把我当什么了?”
  “干嘛呢,真生气了?”牛有道抬手去拨她的脸,啪,管芳仪一巴掌打开,倔强地扭过了头去,紧绷着嘴唇。
  牛有道双手扶了她香肩,将她身子硬掰了过去,“好啦,不是你想的那回事,我跟你明说了吧,我给了颗无量果给文华,这些天剑符是做交易换来的,不是白要来的。无量果乃无价之宝,论价钱,谁占便宜?”
  管芳仪这才正眼看他,眼眶明显有些红润了,“真的?”
  牛有道:“怎么可能有假?你觉得人家再大方能白白送我这么多天剑符?”
  管芳仪突然出手,双手猛在他胸口一推,推的牛有道一个趔趄,“一颗无量果才换三十张天剑符,你有病吧?会不会做买卖,这么亏本的买卖你也做?”说罢气呼呼转身,又重新收拾起桌上的天剑符,不要白不要的样子。
  牛有道:“你放心,不亏,还有一个礼物送给你。”
  管芳仪将天剑符边往袖子里塞边问道:“什么?”
  牛有道本想说会为你讨回耳光来,然话到嘴边还是觉得现在说不合适,改口了,“还有九千万金币,还有一百颗天济丹,回头到手了全都给你,这下能堵住你的嘴了吧?”
  “真的?”管芳仪两眼放光,见牛有道点头,却又“切”了声,“嘴上抹了蜜,说出了花似的,就知道红口白牙的哄老娘开心,什么叫全给我,还不是把老娘当仓库用,哪回不是口头上说归我,回头又是我掏出去。这一大帮子人的开销不都是我口袋里掏出来的?把我当管家婆使唤,当我不知道?”
  牛有道嘿了声,“你到底要不要吧?不要就给我留下,我交给猴子去。”
  “当你放屁,懒得理你。”麻利地将所有东西塞进了袖子里扭头就走,那腰肢扭的像水蛇似的,挂腰上的团扇又捞在了手中快活的扇着,象征着大捞了一笔的愉快心情。
  以后的事情先不管,修炼什么的也先不管了,先回去抱着美美睡一觉,把精气神养得好好的再说,出门也好看些。
  有一点她不得不承认,这男人要么三年不开张,一开张就能吃三年,发财的确有一套,比她在扶芳园陪尽笑脸的赚钱快多了。那种腰包鼓鼓,想买什么就买的滋味好爽。
  九千万,还有九千呐,这么多钱该怎么花啊?管芳仪脸上笑的灿烂,嗯,已经决定了,睡一觉醒来就先去买堆首饰再说,没事就头发上拔一根发簪下来顺手赏给王府的丫鬟们,让丫鬟下人们见了她就当祖宗似的,街头买东西随便一句“不用找了”,快活的撒钱去,把以前赔出去的笑脸全给赚回来。
  这府城就是好,比在紫金洞那山窝窝里好多了。
  某人交代她修炼的事,那么枯燥无味的事暂时已被她抛之脑后,挡不住她要宣泄的愉快心情。
  某人一回来,她再也不用那么劳心劳力了,有人赚钱给她花的感觉真好。
  只要用钱的时候她能拿出来,牛有道是从不管她怎么花的,她想怎么花都行,牛有道连问都懒得问,买回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懒得看。
  “捞了钱就跑,你这什么毛病?回来。”牛有道喊了声。
  “累了,我先回去睡睡。道爷,您也奔波辛苦了,也早点歇着吧。”搔首弄姿的管芳仪背对着挥了挥手上团扇,发财后的慵懒劲体现的淋漓尽致。
  牛有道:“有正经事交代你,猴子去不合适。”
  听到有正事,管芳仪停步,身子一转,又扭了回来,“什么呀?”
  牛有道一把摁下她手上摇啊摇的花扇,抬手抓了她白皙细嫩的脖子,像抓三岁小孩似的,将她拉近了些,在她耳边嘀咕道:“商淑清那张脸……”
  老娘是天下第一美人好不好?管芳仪很讨厌这种被男人当哥们的感觉,挣扎了两下,然听清是什么后又入神了,听着听着微微点头……
  临近傍晚时分,一群大小不一的孩子欢快的从学堂内跑了出来。
  学堂是王府边缘地带的一座院子改的,给了商淑清去做自己的事,去免费教那些贫苦人家的小孩,暂时收了几十个而已,太多的话,商淑清也教不过来。
  见到学生哇啦啦跑出,领着许老六正好来到的管芳仪赶紧往边上让了让,靠墙站,放了一群小孩先跑过去。
  这些孩子本都是穿的破破烂烂的,一身的新衣服都是管芳仪主动出资赞助的,许诺了,商淑清招多少学生,她就赞助多少新衣服。
  稍后,学堂内,教书先生商淑清也走了出来,看着欢快的孩子,她脸上也荡漾着笑意。
  自从卸下婚事的包袱后,整个人似乎都解脱了出来,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整个人的味道都显得淡雅从容了。
  孩子全部跑光了,商淑清也看到了管芳仪,双方迎着走近了,商淑清笑道:“红姐来了。”
  管芳仪:“孩子天性调皮,教着辛苦吧?”
  商淑清:“这里毕竟不一样,来这里之前估计都被家人严加警告过,所以大多都很听话,不辛苦。”
  正这时,一队护卫护着一辆马车从夹道而来,停在了路旁,一人过来对商淑清禀报,表示都准备好了。
  管芳仪问了声,“郡主要出去?”
  商淑清思绪略有恍惚,声音低了几分,“去城外转转。”
  管芳仪哦了声,猜到了她要去哪,这位隔三差五都会去城外那座衣冠冢前坐坐,心里唏嘘,暗骂某位杀千刀的,脸上涌笑,“正好,我也没什么事,陪你一起去看看吧。”
  商淑清嗯了声。
  之后两个女人一起钻上了马车,许老六把车夫给拽了下来,让其一边去,自己充当了马夫。
  马车出了王府区域,抵达了街头,一路不疾不徐出了城。
  两个女人在马车内闲聊之际,商淑清忽问了声,“红姐平常出门身边都带好几个人,今天怎就带了许大哥一人?”
  管芳仪呵呵轻笑一声,“这个哪有准,看心情。”
  看心情是假,现在不怕是真,随身带着十五张天剑符,底气十足,有什么好怕的,哪个不长眼的敢来惹老娘试试看,正想来个杀鸡儆猴,好让见识见识老娘的厉害。
  她现在的底气不主动惹事都是好的,她就不信老是能碰上像银儿那种的恐怖怪物。
  如今连许老六身上都有一张天剑符傍身,她扶芳园的人,还有段虎几个,都暗中各给了一张防身。
  至于牛有道,她最终还是留了几张给那位以防万一,多下的像个守财奴似的全捂在了自己手上。
  通往衣冠冢的路,早已修好。
  本来商淑清是不让修的,可耐不住商淑清经常往这跑,这深一脚浅一脚又高高低低杂草丛生的野地,行走确实不便,因此王府管家还是派人给修了条简易的路出来,方便商淑清来回抵达。
  抵达了目的地,随行护卫迅速将衣冠冢四周给检查了一遍,选好了站位警戒。
  两个女人钻下了马车,走到墓碑前静默了一阵。
  桃花仙人,管芳仪盯着碑文四字轻叹了一声,目光一偏,发现商淑清正在亲手清理坟包上新长出的幼小杂草。
  衣冠冢四周一小块都很干净,都是商淑清亲手清理干净的。
  PS:稍晚还有一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