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三五零章 赶快走!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9-06-06 12:14
  一人低声道:“这村庄虽是四面环山,可村庄周围却是开阔地,一旦对方有所戒备,靠近查探的话,很容易被发现。”
  另一人道:“还真会选地方,也够谨慎的,连金翅都不敢被村民看到,特意安排了个猎户在山上避人耳目。”
  手抓翠羽鸟儿者沉声道:“你们在这盯着,我回去报信。”
  另两人微微点头,表示遵命。
  手抓翠羽鸟儿者却再次提醒道:“记住,只许观察,不许靠近,也不许跟这里的任何人接触。躲好,不要被任何人发现。不管是谁,都不许擅自做任何行动,决不能打草惊蛇,一切等待上面的布置。否则一旦有失,自己掂量后果。”
  “是!”两人低声领命。
  手抓翠羽鸟儿者缓缓回退离开,之后迅速消失在山林深处。
  ……
  牛有道正在密室内盘膝打坐修炼,云姬步履匆匆而来,走到跟前,沉声道:“有急事!”
  牛有道两手抬起,缓缓下压收功,停止了修炼,睁眼道:“说!”
  云姬亮出密信,“你与圣境联系的人启动了第二套联络方式!”
  她还不知圣境那边的线人是莎如来,牛有道宁愿让她知道无量果的事,也没有对任何人暴露莎如来,从他不惜利用邵平波和蓝明来保护莎如来这条线,就可见他对莎如来这条线的重视。
  一旦事情暴露,莎如来是他最后获悉对手动向和与圣境内联系的最后底牌。
  而所谓的第二套联络方式,就是怕消息来回圣境太麻烦,会耽误时间不能抢在九圣之前,所以莎如来针对外的局势布置了可靠的人员,一旦发现诸葛迟的情况,触发了预设布置,将会第一时间直接与此联系。
  所以牛有道一听,立马知道是诸葛迟的下落有眉目了。
  迅速站了起来,一把夺了密信到手,看后,徘徊着,“这么快就找到了,速度出乎我的预料,不愧是缥缈阁,幸好我提前做了准备,否则要措手不及。”
  密信与双手背在了身后,沉声道:“立刻回信,动手!”
  云姬问:“怎么动?”
  牛有道:“这个你不需要知道的太清楚,我跟另一边早有布置,回信便可!”
  云姬:“邵平波那边怎么办?”
  牛有道:“我做我的,他做他的,不相干,我倒要看看他什么时候传消息给我,他若非要横插一手凑热闹,回头那口苦水他只能是没脾气咽下。不管他,我们要跟九圣抢时间,立刻回信!”
  “还有红娘那边,让她立刻停止修炼,来我这里候命。”
  “好!”云姬知道事情要紧,迅速转身去了。
  牛有道又几步走到了大幅地图前,拿出身后的信再次端详一阵,之后在地图上找到了目标所在位置,指甲在上面划了个叉,然后开始盯着地图琢磨了起来,目光闪烁不定。
  ……
  晋京邵府,一儒生被邵三省领进府,亲自带往了书房。
  府中上下都知道,邵大人如今求贤如渴,四处招募饱学之士,如今带来这么个人也不足为怪。
  儒生一进书房,邵三省便退出了,貌似闲逛在庭院中,实则帮忙放哨。
  书房内,邵平波早已等候着。
  两人一见面,儒生便压着嗓门,露出了蓝明本人的声音,“你搞什么鬼?不是说好了我的人不亲自参与,只需通风报信便可吗?”
  邵平波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亦低声道:“元婴期修士!诸葛迟是元婴境界的修士,谁捏在手里,就是谁手里的大杀器,你难道不想知道他是怎么突破到元婴期的?”
  一句话直命要害,蓝明怦然心动,目光闪烁不已,凑近了他,低声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捏在自己手里,上次那人不是跟你一伙的?”
  邵平波:“是一伙的,你见过不分派系的所谓一伙吗?不管哪伙人,当中必然要分个亲疏有别,这点道理不需要我来教你吧?你应该清楚,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谁手上的实力强,谁才能说话算话,哪怕是拼命也能多一份保障。”
  蓝明暗暗咬牙道:“那你不早说,现在才跟我通气,动手还来得及吗?”
  邵平波:“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了,我怎么知道他们会不会私下跟你联系,不拿到结果我无法做出判断。至于来不来得及,那要看你。那边消息报备圣境来往需要时间,圣境那边也不会匆忙动手,一旦让诸葛迟跑了,再想找到就难了,必然是要准备妥当了,只要你抓紧时间,应该来得及。”
  蓝明目光闪烁,“你还没把消息告诉那边?”
  邵平波问:“告知什么?既然是一伙的,人在谁手里有什么区别吗?只要你这里得手了,晚点告知又怎样?你还犹豫什么?不想知道诸葛迟是怎么突破到元婴期的?”
  蓝明把牙一咬,二话不说,立刻扭头就走。
  邵平波甩话叮嘱,“记住,留好后手,别把自己给暴露了。”
  蓝明背对着抬了下手,没有多话,快速出了书房。
  “呼!”邵平波亦轻轻吁出一口气来。
  ……
  宁静村外,沟通外界的山路上,衣衫脏破的夫妻二人伴行,牵着一只驴。
  驴身上驼负着大包小包,一只竹筐里还放着一个脏兮兮的小孩。
  女人牵驴,男人身上背着挂满各种修补工具的筐,一路丁零当啷着。
  一看就知道是四处走动讨生活的手艺人。
  山林暗处,一双双眼睛盯着这一家三口。
  “是村里人,还是外面来的?”
  “不太清楚。根据获取的村民名单来看,似乎没这两口子的行当,要拦下吗?”
  “先看看,不要轻举妄动。”
  牵驴手艺人进了村,便吆喝开了,陆续有村民拿出锅碗之类的交予修补,工钱也就几个几个的铜板之类的。
  村民也没什么钱,底层人都是些小钱流通,大额的钱和金币这样的东西大多是在上层体面人手里流通。
  男人干活,女人抱了孩子照顾,并与村民攀谈。
  村民淳朴,不多久就把村里的情况交代了个清楚。
  这明显是在打听什么的动静,怎能不引来某些人的关注,诸葛迟很快出现在了附近,盯着一家三口外人的一举一动。
  在村内一阵盘桓之后,女人借口方便,把小孩交给了村民,让帮忙照顾。
  从一群人中脱身后,女人刚拐到僻静地,察觉到背后有动静,立低声道:“自己人。”
  话落,脖子便被人给掐住了,被一把摁在了墙上,出手者正是诸葛迟。
  自己人?哪来的自己人!诸葛迟目中已露杀机,“你们是什么人?”
  女子艰难道:“和你们一样处境的人。我是什么人也不重要,你只需知道一点,附近已被缥缈阁的人给暗中控制了,九圣快到了,赶快走!记住,离此东南方向八十里外的清水岗,那边有人接应你们脱身。”
  九圣快到了?九圣亲临?诸葛迟听的心惊肉跳,暗暗咬牙道:“我凭什么相信你?凭什么跟你们走?”
  女子:“现在说这个不嫌太晚吗?你们就不该跟外面联系。如今缥缈阁已布下天罗地网,你若是认为你带着人不需要我们的帮助能脱身,那你自行离去好了,可以各走各的互不相干。”
  诸葛迟目光闪烁不定,根本不知外面的情况,不知该如何决断,尤其是面临九圣这样的庞然大物。
  对方说缥缈阁的人找来了,这点倒是不需要怀疑,对方能找到这里就是已经暴露了行踪的证明之一。
  “至少我们能冒险来通气,就不是来害你们的。”女子提点一声后,也不多解释,“趁现在还能走,赶快走,否则我的人也不敢接应你们。放手,我耽搁久了不回去,会引来寻找,闹出动静谁都跑不了。”
  “记住,离开后不要再跟任何人联系,你们的人很有可能都被监控了。”
  “记住,四周山上有耳目,悄悄离开,至于怎么悄悄离开,你们自己想办法。”说罢用力推开了诸葛迟的手。
  能推开,只因诸葛迟现在已不敢轻举妄动。
  眼睁睁看着女人离开后,诸葛迟有些心乱如麻,犹豫再三后,觉得对方要害自己的话,确实没必要来通气。
  出了拐角僻静地,他直奔学堂,找到了海无极。
  海无极正在学堂内给孩子们上课,诸葛迟在门外把他给招了出来,在外一阵耳语嘀咕。
  海无极听后脸色大变,惊恐不已道:“悔不该不听你的,不该再与外界联系,如今可如何是好?”
  诸葛迟:“不能再逗留了,立刻离开。”
  “好!那件东西不能落下,我现在去取。”海无极扭头就走。
  诸葛迟一把拉住他,“不能引起动静,现在冒然离开,这些孩子们突然没了课业恐惹人生疑,先沉住气。那对夫妻不慌不忙,不赶着离开,就说明人一时间不会到,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把课业布置下去,再悄然离开。”
  海无极当即照办,入内正常授课后,待到差不多放学时分,布置下了课业。
  小孩放学后,一哄而散,海无极这才快速去了自己房间,取了东西出来后,迅速跟了诸葛迟离去。
  两人身上没带任何行李,这也是诸葛迟的意思,没必要再带任何累赘东西了,先脱身逃命要紧。
  ps:感谢新盟主“芝麻just”捧场支持。
  --上拉加载下一章s-->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