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三五一章 一个累赘而已,直接做掉算了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9-01-16 01:25
  别说行礼了,就连山上猎户之类的都顾不上了,只能是当做弃子。
  学堂一旁的水渠边有棵桃树,四周有房屋遮挡,不怕被四周山上的人发现,选点的时候,有些事情都是考虑好了的。
  诸葛迟直接拉了海无极涉水,观察了一下四周后,诸葛迟突然将海无极给摁翻在沟渠水中,自己也跟着倒下了。
  施法分水,一手带人,如游鱼般迅速借水渠两岸的掩护破水而去。
  经由水渠,拐入了村外的小河沟里,水较深了,诸葛迟带着人遁水而去,一路保持着高度警惕。
  也幸好是通风报信及时,缥缈阁那边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还未展开大规模封锁,目前只是谨慎监视。
  一路脱离了小河沟,也就意味着远离了村庄。
  出了小河沟,顺水流,两人遁入了外面的大河之中,悄无声息地逃离了……
  村庄里,村民们并不知道已经消失了两个人,各过各的日子,货郎和教书先生本就与村民不是太过近亲,没什么人在意。
  而修修补补的夫妻二人,并未急着离开,还留在村里用了顿饭。
  待到将村里修修补补的东西都收拾完了后,夫妻二人给驴喂饱草料后才重新收拾了行囊。
  来时怎么样的,去时也就什么样的,身上多了几十枚铜钱而已,女人还清点着掌上的铜钱。
  离去的山路上,夫妻二人全程被一双双眼睛给盯着。
  出了山,到了官道上,夫妻二人依然是牵驴步行。
  途中见一凉亭,凉亭内坐一老汉,身边摆着两只桶。
  见到有路人经过,老汉在那嚷嚷:“卖水咯,卖水咯,甘甜解渴的山泉水咯。”
  夫妻二人中丈夫对老汉微微点头。
  老汉心知肚明,知道事情妥了,立刻起身,像是前去招揽客人买水,口中说的却是另一番话,“一直走,不要停。旱路突然消失太显眼,见到码头后走水路,乘船离开,避免之后被人查到你们去向。”
  丈夫道:“如何接头?”
  老汉快速给了句,“有条船是自己人,见到你们会主动跟你们接头。”
  也就迅速交流了两句,双方便错开了,夫妻二人摆了摆手表示不买,继续前行未停。
  老头未能招揽到客人,一副很遗憾的样子回到了凉亭内。
  他不是别人,是莎如来派出的心腹王尊,精心化妆后在此亲自操盘掌控此事。
  稍等一阵,未见路上再有行人,老头挑了两只水桶离开了,途中遇见行人照样吆喝。
  后有两骑来到,拦下了老头买水喝。
  买卖过程中,老头低声问,“那个村子里的村民都记下了吗?”
  一人低声道:“老兄,你脑袋进水了吧?怎么记?没办法记,只能记名字。只看到了名单,还是缥缈阁悄悄复制到手的,根本不敢惊动熟悉村里情况的人。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人能躲在这里,恐怕也有一定的布置,我们只看到了名单,村里人我们压根不认识。”说罢接了另一喝水人手中的水瓢。
  老头:“是不是村里的村民总能看出一些迹象的,都给我瞪大了眼睛。近期可能会有外人介入,一旦发现非本村人员进出,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想办法迫其暴露身份。”
  “明白。”二人轻声应下,之后一人直接扔了枚银币给老汉,大手一挥,示意不用找了。
  老头连忙点头哈腰谢过,目送二人翻身上马离去。
  之后老头继续挑了担前行……
  清水岗,地如其名,山清水秀。
  诸葛迟拖着海无极从山林深处蹿出,落在岗上,看到岗下有一人在溪边垂钓,四处无其他人,只得朝对方走去。
  走到了对方身边,问:“什么人?”
  对方垂钓不语,令他不得不又看了看四周,确实没有其他人。
  海无极东张西望,内心里的确是忐忑紧张,现在可是逃命。
  他们不敢再与自己人联系,对所有情况都一无所知,根本不知要面对什么。
  垂钓者突然鱼竿一甩,鱼线横扫身后两人,那隐含的破风威力令诸葛迟一惊。
  诸葛迟紧急出手,一把抓住了切向海无极的鱼线,另一手顺手将海无极拉到了身后。
  拉扯住鱼线的二人僵持着,诸葛迟心惊于对方的修为,修为也许未必能高过自己,可这修为根本不可能是元婴期以下修士所能具备的。
  但看对方背对的样子,似乎又没敌意。
  诸葛迟再次沉声道:“什么人?”
  垂钓者突松了鱼线上的法力,鱼线“嘣”一声断了,这才缓缓站了起来。
  诸葛迟目光忽抬,只见前方水道拐口处,出现了一只竹排,竹排上站了两人,缓缓顺流而来。
  竹筏与岗错过之际,筏上二人凌波微步,踏着水面走上了岸。
  两人不是别人,正是易容后的牛有道和云姬,牛有道亲自来了,亲自观察情况确认来了,实在是有些事情马虎不得,不亲自来一趟压根不放心。
  牛有道目光看向垂钓者,后者略点头,终于开口了,“看修为应该是没错的。”
  牛有道目光扫向满脸警惕的二人,呵呵一笑,“不用紧张,自己人。”之后指了指两人,“诸葛迟,海无极!”
  诸葛迟寒着脸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牛有道目光重点盯了盯海无极,眼中笑意愈浓,只好这位在就好,只要这位在,诸葛迟就是砧板上的肉,不太容易失控,很好!
  至于他是什么人,他肯定不会告知,尤其是海无极在这里,搞得海无极国破家亡他也有份,暂时不宜让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遂笑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但肯定是和九圣作对的人,在你们没有真正入伙之前,在我们不能真正放心你们之前,我又怎么可能告诉你身份。”
  诸葛迟:“既不放心,为何要找我们?”
  “不是找你们,是找你,和他无关。”牛有道指了指海无极,往一旁撇了撇,“他可以靠边站,我们只对你的修为感兴趣,因为我们这里有一群和你修为一样高的人,刚才你已经领教过了。你如果不信,还可以再试试。”抬手示意了一下。
  云姬立刻上前,身上骤然散发出磅礴气机直冲对方。
  又一个元婴修士?诸葛迟身为元婴修士自然有一定的察觉分辨能力。
  有一群元婴修士?诸葛迟暗暗心惊,觉得自己能突破到元婴期已经是个例外,怎么会冒出一群来,总不可能是九圣跑来迎接了吧,这不可能啊,看来这天下果然是藏龙卧虎。
  一群元婴修士?海无极亦目光闪烁连连,似乎看到了什么希望。
  对于他这种眼神,牛有道微微一笑,因为喜欢海无极流露出的这种眼神。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惊疑不定的诸葛迟再次重复问话。
  牛有道:“想了解我们,就加入我们。找你的理由想必你也能猜到一些,你怕九圣而躲躲藏藏,我们也一样,九圣修行多年,实力究竟高到了什么地步,我们没有与他们交过手,都不敢轻举妄动,只能默默积蓄实力,等待良机。只有我们这样的联手抱团了,才有与他们一较高下的可能,单打独斗的话,你肯定不是九圣的对手,也将意味着你要躲一辈子。”
  “九圣能找到你,是因为他们监控了你的线人,你不能再与外界联系,不跟我们走,带着这么个累赘,你又能去哪?还指望下面人帮你们安排妥善落脚处不成?哪些人被九圣给盯上了,你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你又敢找谁?”
  “九圣发现你们不见了,必将翻天覆地寻找,带着这么个显眼的累赘,你往哪躲都不安全。”
  “再说了,你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存在,不答应的话,我们不会让你们活着离开。”
  诸葛迟面部紧绷,没想到居然会撞上一群这样的存在,不知对方深浅,眼前起码有两个元婴期修士,回头看了看海无极,他一人未必有把握保护海无极。
  略沉默后,忽问海无极,“陛下意下如何?”
  海无极却果断道:“好,我们加入你们!”
  他心里很清楚,之前是不甘心,现在他的的确确看到了复国的希望。
  谁知牛有道摆手道:“海无极,你搞错了。我说了,你可以靠边站。我说了,你就是个累赘。带着你干嘛,带着你不但没屁用,还多个累赘。”又朝诸葛迟抬了抬下巴,“留他干嘛,一个累赘而已,直接做掉算了。”
  海无极一脸尴尬之余,心头一紧,紧盯诸葛迟的反应,生怕被抛弃了。
  情况明摆着,他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一旦被抛弃,那就意味着死!
  诸葛迟再次将他护在了身后,沉声道:“不行!想我加入你们可以,但必须带上他。安置一个人也是安置,安置两个人也是一样,你们总不至于缺一个人的吃用吧?若不答应,你们若敢动他一根头发,我便与你们拼个死活!”
  这是不要命都要保护啊!牛有道笑了,很满意这个结果,哈哈大笑道:“诸葛迟,玩笑话,别当真,你若真是个无情无义之人,我们还不敢收你。”
  闻听此言,海无极心头重重松了口气,刚被吓得够呛。
  诸葛迟也略松了口气。
  牛有道朝垂钓者道:“你带他们去吧,途中小心点。”
  垂钓者立刻晃动手上指铃,很快,一只飞禽坐骑从山中蹿出,扑向了这里。
  ps:五号补更完毕。感谢新盟主“牛没德”捧场支持。
  --上拉加载下一章s-->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