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三五二章 又来个货郎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9-01-11 02:30
  ?垂钓者闪身落在了飞禽坐骑身上,没多话,态度有些高冷。
  牛有道对诸葛迟伸手,“请!”
  诸葛迟深吸了一口气,不是情况不明之下被逼得没了多余的选择,他根本不可能上这条莫名其妙的路,如今也只能过一关算一关,看后面情况再说。
  内心无奈之余,伸手抓了海无极的胳膊一起腾空而起,双双落在了飞禽坐骑身上。
  牛有道目送着,忽发感慨,“这才是一个真正的能听话的好打手。”
  云姬嗤了声,貌似在说,我凭什么要听你话。也有点阴阳怪气道:“恭喜了!”
  牛有道呵呵一笑,“同喜!”
  云姬:“你确定邵平波还会出手?”
  牛有道又呵呵一声,“他若不出手,他就不是邵平波,那厮不是胆小的人,等着看戏吧,说不定这会儿,有关诸葛迟的消息他已经发到了南州那边。”继而左顾右盼一阵,“此地不宜久留,我们也走吧。”
  云姬亦挥手晃动指铃,很快,又一只飞禽坐骑从山中腾空,而后俯冲过来。
  再腾空而起时,两人已经在其后背,直飞向天际……
  有些事情的确是不出所料,两人一返回茅庐别院,管芳仪随后便找到了二人。
  “喏,你等的邵平波的消息来了。”管芳仪一张纸扔在了牛有道的案头。
  为了及时掌握情况应对此事,贾无群与邵平波之间联系的传讯金翅,暂时被南州这边给征用了。
  牛有道拿起一看,“哎唷,邵大人办事利索,不负所望,通风报信的消息终于来了。”顺手递给了云姬看。
  云姬拿到手看后,略摇头,这边把事情都办完了,通风报信的消息才来。
  牛有道问管芳仪:“消息什么时候到的?”
  管芳仪想了想,“昨天晚上,半天前吧。”
  牛有道又对云姬戏谑道:“看看,有意思吧。这还是省下了到宋京的时间,人家该什么时候发消息可是经过精算的,既不误咱们的事,也不耽搁他们的事。”
  云姬懂他意思,这边得到消息把事都给办了,邵平波的消息才到,这说明什么,从事发到消息抵达的间隔时间来判断,消息很有可能在邵平波手上扣留了一段时间。
  为何要扣留,恐怕和牛有道预料的差不多,那厮保留了一手。
  当然,也不排除是蓝明那边得到的消息较晚,不过鉴于这边对邵平波的认断,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看来,邵平波的确是想玩一把顺手牵羊。”
  牛有道玩味道:“希望邵平波和蓝明别把事情给搞砸了。”
  管芳仪忽插了句,“没其他事了吧,没事我先回了。”
  牛有道愕然,发现画风有些不对,试着问道:“眼前这事,你就不打算追问追问?”
  管芳仪不屑道:“两只老狐狸咬来咬去的,你根本不把这消息当回事,摆明了在玩人家,那家伙在你手上一贯倒霉,你也吃不了亏,有什么好追问的。我脑子跟不上你们的趟,懒得操心,走了。”转身就走。
  牛有道追问了一句,“你去哪?”
  “谁逼的呀,去勤加修炼呐。”管芳仪拖着长长的尾音而去。
  待其背影消失后,久久才回过神来的牛有道与云姬面面相觑,连弄元婴修士的事都不上心了,管芳仪不像管芳仪了,两人真有点不习惯了。
  ……
  茫茫大海上空,数只飞禽坐骑疾驰,为首一只上,缥缈阁掌令霍空面色凝重。
  已经获悉了诸葛迟的所在位置,他不得不离开圣境亲自赶赴坐镇。
  ……
  大罗圣地,站在楼阁之上凭栏处的莎如来负手远眺着,心情异常凝重。
  或者说是一根心弦紧绷着,内心里很是紧张。
  这边已经知道了诸葛迟的消息,按照牛有道事前的布置,也就意味着自动触发了牛有道的布置,王尊那边很有可能已经动手了。时间距离上的问题,等他接到消息,还不知会是什么情况。
  千万不要出问题啊!
  尽管计划是牛有道亲自拟定的,他的人只是负责执行,可他还是很担心。
  在未得到确切成功的消息之前,他想不担心都难,一旦出了什么纰漏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说实话,他有点怕了牛有道,因为牛有道经常干自己认为安全可在他看来却极为冒险的事,胆子太大了。
  上次放风出去搞吕无双和元色的事情才过去多久?
  因时常要应付牛有道那边的消息,他想利用无量果闭关修炼都没可靠的时间。
  加之身处的环境怕暴露,在狐族那边的那颗无量果,他思之再三之后,还是决定暂不取,暂不突破元婴期的修为。
  心绪异常,极度走神之下,有人靠近,他居然没发现,直到温香软玉的身子贴在了他的背后,一双玉臂搂了他的腰,他才身心一震反应过来。
  闻香便知是谁,他抓了腰间胳膊一拽,直接将罗芳菲拽到了跟前,抱住了直接一口吻上了她的唇。
  罗芳菲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难得见他这么热烈,双臂立刻顺势圈了他的颈项搂住回应。
  莎如来突然俯身,将她横抱在了臂弯,大步而去,他突然想发泄。
  罗芳菲自然知道他要干什么,明眸水汪汪粘人,满脸的含春羞涩。
  其实她很想给莎如来生个孩子,但是很奇怪,两人身体明明正常着,她也很努力,可就是怀不上。
  ……
  守缺山庄,元色闪身落入,面对一群参拜的人,挥手示意免礼,一个闪身又到了楼阁内,肥硕的身躯颤巍巍走向了无明圣尊长孙弥。
  一脸森白的长孙弥静坐在阴影下的桌案后,嘴唇殷红,像喝过血似的,但凡有他在的地方,都透着阴森。
  “怎么,牧连泽还没来吗?”元色走近问了声。
  “元胖子来了。”长孙弥回头沉沉一声。
  元色偏头看去,只见一角大柱子后面有一抹天青色衣袂在飘舞。
  “你才是来得最晚的。”大柱子后面的牧连泽转身露面,走了过来。
  元色哈哈笑着,双手拍了拍自己肚子,“没办法,身胖体重,慢一些也能理解。”
  牧连泽冷哼,“还真是好借口。对付一个诸葛迟,用得着三个人出手吗?”
  长孙弥淡然道:“人多些不是坏事,稳妥点吧,跑了的话,再找到就难了。”
  牧连泽又盯着元色问道:“那边确认没问题吗?别打草惊蛇跑了。”
  元色:“放心,霍空预先的布置还算妥当,不会接近,只是暗中监视有无逃离,会等到我们到后再反应。”
  牧连泽:“那就别再胖乎乎、慢吞吞了,走吧!”
  三人唰唰闪出了楼阁,直落圣境出口。
  ……
  清晨刚过,日头还斜着,山路上出现了一个货郎,早起讨生活的人都不易。
  一双双暗潜的目光注视下,挑着担子的货郎不疾不徐地朝那宁静的山村而去。
  “货郎?村子里有这号人吗?”
  “有!根据早先这里搜查的记载来看,村里的确有个货郎,不过说是腿脚不便已经停了这勾当,也不知是不是这人。”
  “盯紧了,看清样貌长相,别回头让人鱼目混珠跑了都不知道。”
  货郎进村了,吆喝声中惹来了村民们的注目,不少人凑近了看有什么货。
  对这更感兴趣的是小孩,货担四周很快便聚集了一群孩童。
  货郎自然不是真货郎,怀揣目的而来。
  然不管他怎么打听,也不管他用尽什么办法,似乎都达不到自己的目的。
  久拖下去后,渐有些急了,上面交代过,一定要在某个时辰之内离开,否则会有危险。
  随着危险时间渐近,不敢再呆下去了。同样是上面交代过,宁愿任务失败,也不能暴露。
  最终卖了些该卖的东西后,货郎不得不挑了担离去,一群孩童跟着跑了好远才返回。
  离去的山路上,一双双潜隐的目光依旧在紧盯着货郎。
  一高一瘦的两名汉子悄悄摸到一处灌木丛边,对藏身在里面的汉子低声道:“执事,这个货郎可能有问题。”
  灌木丛中的汉子回头道:“什么问题?”
  高个汉子道:“那货担似乎不轻,可这货郎一路挑着却不见歇脚,这不是问题是什么?”
  借口这东西,想找总会有的。
  听他这么一说,灌木丛中的汉子立刻紧盯那货郎,不敢确定,但好像是那么回事。
  瘦条汉子又道:“执事,我们俩想跟一跟。”
  灌木丛中的汉子迅速回头警告道:“开什么玩笑?上面说了,只能盯,不能接近任何人,万一这人是目标那边负责联络的人,一旦打草惊蛇,出了事怎么办?谁担得起这个责任。”
  瘦条汉子道:“我们不接近,只是跟。”
  灌木丛中汉子语气很坚决,“不行!这不在我们的任务范围内。”
  高个汉子道:“执事,这人明显不对,万一是发现了什么来通风报信的,村里的目标已经悄悄跑了,而我们发现这人不对却未有任何及时反应,出了事我们也吃不消啊!”
  灌木丛中汉子顿显犹豫。
  高个汉子道:“执事,我们远远跟着,绝不靠近。您再派出一只飞禽坐骑,再上两人在侧翼接应,一旦发现不对,立刻把人给拿下,不给他打草惊蛇的机会便可。”
  PS:勤劳的小胖,六号补更完。感谢新盟主“布鲁克林的蓝”捧场支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