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三五三章 围查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9-01-19 14:36
  一句‘这人明显不对’把这位执事给搞纠结了,明显不对而不作为的后果有点说不清楚。
  眼前二人眼巴巴看着自己,这位执事最终咬牙道:“你们两个给我听清了,务必谨慎小心,万一因为这次跟踪打草惊蛇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你们自己的脑袋可是保不住的。”
  “是!”二人拱手领命。
  有了这位执事给予的法旨,二人迅速悄悄离开了。
  很快,一只飞禽坐骑再配上的两人也上路了,在远远一侧伴行,不敢接近目标打草惊蛇,一旦接到信号便要立刻赶来支援。
  而一高一瘦的两名汉子则继续在山林中潜行,远远盯在了货郎的身后。
  出了山的货郎停下了,放下了挑子,坐在了扁担上休息,摘了斗笠当扇子,不时抬袖擦擦额头上的汗。
  休息只是幌子,得停下歇歇,得做做样子,顺便观察一下四周。
  他很清楚,附近有人在盯着那座村庄的动静,他进出村庄应该也在被关注中。
  论身份,他其实也是缥缈阁的人,因为经常执行的任务特殊性,就得扮什么像什么。
  稍微歇了那么一阵后,货郎再起身,挑子再上肩,沿着官道继续前行,貌似向下一座村庄方向而去。
  一高一瘦两名汉子继续在暗中跟踪。
  跟了好一阵后,瘦汉子忽低声道:“应该已经出了监控范围,周围应该没阁里的人了。”
  高汉子:“现在动手?”
  瘦汉子:“差不多了,也不知上面让干这事究竟是什么意思。”
  高汉子:“上面斗来斗去的,不告诉我们,我们也别多问,否则是找死,照办吧。你上还是我上?”
  瘦汉子:“你上吧,我继续在暗处配合。”
  高汉子点了点头,从山林中蹿了出来,也走上了官道,几个起落之后,离前面的货郎只有几十丈远,之后快步跟在了后面。
  货郎隐隐察觉到了动静,目光四闪查看,查看官道两侧的山林情况,不敢轻易回头。
  走了一阵后,货郎又放下了挑子休息,趁着休息的工夫,往回路上看去,看到了一个农夫打扮的高个子。
  他内里心弦紧绷,表面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用帽子扇凉风,不时抬手擦汗,一副讨生活的辛苦模样。
  途中一辆马车跑了过去,没怎么把两个路人放心上。
  高汉子不慌不忙的走向了货郎,临近时,货郎还憨笑着向他点了点头。
  高汉子停步在了挑子旁,“卖东西呢?”
  货郎立刻起身,“居家小东西百样齐全,您看看有没有什么合意的。”
  高汉子:“免了,我对小东西不感兴趣,倒是对你比较感兴趣。”说罢突然出手,抓向对方肩膀。
  早已绷紧了心弦的货郎见装不下去了,他也不可能让自己落在对方的手上,一落对方手上自己的修士身份立马要暴露。既然结果都是一样的,他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一个闪身避开了,顺势掠向了一侧的山林。
  高汉子立刻闪身追去。
  路边的货郎挑担成了无主之物。
  山林中一场追逐展开了。
  策应的瘦汉子已经腾空而起发出了信号,远处的飞禽坐骑立刻调转方向朝这边冲来。
  瘦汉子也紧跟货郎逃逸方向追去,两个人在地面追货郎,冲来的飞禽坐骑在空中紧盯。
  伺机寻准机会后,空中二人闪身而下拦截,一场厮杀在深山内展开了……
  霍空到了,没有直闯山村,也不是直接空降的,而是先期抵达了某个地点,然后有人接应,再将其引到了山村附近的山中。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不打草惊蛇。
  亲自坐镇全面指挥的缥缈阁右使岳光明已经先一步到了,两人在一山窝里碰面,岳光明拱手行礼,“掌令!”
  霍空问:“什么情况。”
  岳光明:“目前一切如常,暂无任何情况。”
  谁知这里话刚落,负责进村正路方面的执事跑来了,后面还跟了四个人,四人有人身上挂了彩,一起抬了个昏迷的人过来。
  霍空目光闪烁,岳光明眉头皱起,质问:“怎么回事?”
  执事先行对二位行礼,有些紧张道:“这个进村的货郎不正常,下面人跟踪后,此人要逃跑,只好将他给抓了。”
  岳光明大惊,迅速看向霍空。
  霍空一张脸瞬间黑了下来,沉声道:“让你们盯着,是让你们盯着,谁让你们擅作主张动手的?”
  可谓震怒,一旦打草惊蛇让人给跑了,一切工夫都白费了,如何能不怒。
  “怎么了?”元色的声音传来。
  三条人影闪现在众人身边,正是元色、牧连泽和长孙弥。三人虽是后面出发的,赶到的时间却几乎是与霍空同时。
  “师尊!”霍空赶紧转身行礼。
  “参见圣尊!”一群人亦惶恐行礼。
  元色大手一挥,不吃这套,问:“这带伤带血的怎么回事,被发现了?交上手了?”
  “弟子也是刚到,具体情况还不清楚。”霍空先声明了一下,之后指着那执事沉声道:“怎么回事,还不详细道来?”
  “是……”诚惶诚恐的执事当即将事发经过讲了遍。
  三位圣尊洞悉情况后,目光都盯在了昏迷的货郎身上,长孙弥冷冷道:“人没死吧?”
  高个汉子忙道:“没死,我们抓了他逼问怎么回事,他死活不肯招,还要寻死,我们只好将他给打晕了。”
  牧连泽:“抓捕过程中可有惊动什么?”
  高个汉子:“没有,是远离了目标地点才动手的。”
  元色笑眯眯道:“谁让你们动手的?”
  高个汉子惶恐道:“属下等不想动手,可他远离了监控地带后扔下了货担就跑。属下等立刻意识到了不正常,心中无鬼干嘛要跑,再想到他进了山村,怀疑是不是已经进去通风报信了,无法坐视他逃离不管,这才进行了抓捕。”
  牧连泽:“不要拖了,立刻动手。”
  元色嗯了声,立刻对霍空道:“立刻命各方人手出动,迅速围住!”
  “是!”霍空拱手领命。
  随着他一声令下,几只金翅放飞。
  传讯金翅并未飞太远,只是奔赴了几十里外的各处人手聚集点,秘密集结而来的人大多事先根本不知要干什么,被集结时就已经切断了所有的对外联系。
  刹那,几十里外潜藏的上万修士出动了,空中是大量飞禽坐骑配合着推进。
  从四面八方快速向目标村庄合围。
  抵达村庄周围后,空中、地面、山林、水下,全部进行了公开控制,有任何人从任何方向脱身都不可能躲过被发现。
  长孙弥、牧连泽和元色亦分布在了四周的三个山头上,呈三角态势盯着那座村庄。
  大量人员的逼近,惊动了山中居住的人,包括那名负责传递消息的猎户,当场被人给摁翻在地制住了。
  村庄四周外围是开阔的农田地带,突然出现上万人从四面八方逼近,惹得村民们皆跑出查看,不知出了什么事。
  空中有不少飞禽坐骑在巡弋,地面推进的人则在施法一路搜查逼近村子。
  除了大量推进搜查的人员外,四周山地中还布置有人定点观察。
  包括老弱妇孺在内,村子里总共也就两百人左右的样子,这些村民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大的场面,都吓到了。
  大量缥缈阁人员把村子一围,有人出面喊话之下,全村的人立刻被集结了。
  男女老幼在村子的空地上战战兢兢挤在一块。
  “自己村里的人,想必都认识,看看有谁不在。”霍空招了村长过来,让他认人。
  边上有人拿出了村子里的名单,逐一核实。
  长孙弥、牧连泽和元色依然站在村外的山头上,一双法眼冷冷观察着,一旦有变,三人随时可从各方向出击。
  村子里的人经过确认,发现少了两个人,一个货郎,一个教书先生。
  “他们两个是你们村里的人吗?”霍空问了声。
  “是,打小在村里出生的……”村长点头哈腰着把二人情况说了遍。
  霍空要了以往的勘察记录来,亲自翻看。
  为了搜寻诸葛迟,天下各地有人居住的地方都被翻查过,这里也一样,有记录情况。
  看过记录,吻合村长的讲述,霍空问:“人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这…”村长不清楚,回头问其他人,结果其他人也摇头,开口的基本都说今天就没再见到了,也有人说昨天就没看到他们家里的灯亮过,可能昨天就不见了。
  霍空脸色略沉,“住哪里,带我去看看。”
  村长当即引路,先把人带到了教书先生住的地方,就住学堂边上。
  霍空先在学堂里转了转,身边有擅长搜查的人已经展开了搜查。
  逛到教书先生的房间内,桌上纸张上有字迹,霍空顺手拿了一看,嘀咕念叨了一声,“山河依旧,人心何在…哼!”回头喝道:“传令下去,全面搜查,地上地下不可遗漏任何地方,只要人还在村里,就跑不了!”
  一声令下,一部分人继续围着村子,另一部分人则对全村展开了全面搜查。
  甚至取来了货郎和教书先生用过的东西,有妖修凭着强大的嗅觉能力嗅物搜寻。
  ps:感谢“五天龙信”和“银城书韵”小红花捧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