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四一七章 代价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9-06-07 10:36
  至于为何会把人给带出第五域,袁罡自然也把原因讲清楚了。
  虽是自己布下的陷阱,可牛有道看着眼前吕无双的鬼样子,还是有几分听天书的感觉。
  似乎在情理之中,但还是有些在意料之外。
  对于自己留下的后手能有如此大的作用,他并未沾沾自得或多想,而是直接对吕无双上手了,手掌摁在了吕无双的身上,查探确认吕无双的修为是否真的被废了。
  确认无误后,看着吕无双的鬼样子,不由一阵后怕,当初幸好没对那金字塔太过乱来,不然这就是自己的下场,兴许还更惨。
  这就是吕无双!想起在无量园门口初见时的情形,这女人天仙降临般的风华,牛有道不由暗暗唏嘘,忍不住摇了摇头。堂堂无双圣尊,丹田气海被废,一身的修为丧尽,对这女人来说,恐怕比杀了她更让她难以接受吧?
  他未多想自己后手的事,眼神用力盯着他的吕无双却深陷其中,原来眼前这人就是把自己给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沙哑嗓音中明显饱含怒意道:“牛有道?你是不是牛有道?”
  牛有道似笑非笑,未回答这个问题,对云姬道:“伤的确实有点重,给她用点好药,用天济丹吧!”
  云姬颔首,明白了,这吕无双留着可能真有些用处。
  吕无双却发出近乎嘶吼的追问,“你是不是牛有道?摘下你的假面!”
  她又不傻,听三人的谈话已经听出了些端倪,再加上她听过牛有道的声音,而牛有道此时与云姬和袁罡的交谈并未掩饰自己的声音。
  正因为怀疑眼前这人是牛有道,吕无双竟有些急躁和愤怒。
  不是死了么?牛有道不是已经死了么?她亲眼看到过尸体的。
  怀疑又不能完全确认,她现在只想把牛有道脸上的假面给扯下来。
  云姬将她放下了,摸出了一粒天济丹,准备塞入吕无双嘴里。
  谁知吕无双却沙哑着嗓音尖叫,“不要!”
  云姬:“你伤的很重,其它灵丹恢复起来很慢,这粒天济丹足以让你尽快伤愈。你这种伤稍有动作都是一种折磨,难道不想早些好?”
  吕无双另有说法:“找个安静的地方,将我表壳剥去一层再用药,否则会留下伤疤。”
  剥皮?牛有道和袁罡下意识回头看去,她那说法不就是剥皮吗?两个大男人听的头皮发麻。
  云姬亦愕然,“那样会很痛苦的。”
  吕无双:“我要恢复我本来的样貌,不想留下一身鬼似的疤痕!”忽又反问,“女人,还有比丑陋更痛苦的事吗?”
  牛有道与袁罡面面相觑,发现女人就是变态,为了好看,还真是什么罪都能受。
  反倒是同为女人的云姬反而更能理解,略点头,“你可能还看不到你自己现在的样子。你放心,你已经是体无完肤,原来的皮肤肯定是都废掉了,不用剥皮,这粒天济丹服下后,其药性肯定是要帮你长出一层新皮肤的,烧伤的表皮肯定都要剥落,不会有疤痕。”
  吕无双:“你确定?”
  云姬点头确定,不愿跟她嗦个没完,直接让她昏睡了过去,之后强行将天济丹纳入了她口中,施法催发天济丹药力。
  另两人静默着,袁罡不时看看牛有道的脸色,戴着假面看不出来,但能看出牛有道眼中的烦躁。
  袁罡知道他在心烦什么,犹豫再三后,试着说了句,“道爷,我这条胳膊应该能恢复。”
  牛有道慢慢扭头看来,有些意外,“能恢复?断臂还能长出来不成?”
  蹲地上的云姬也忍不住回头看来。
  袁罡:“原来不知道连断臂也能恢复,但我发现断臂断口处已经在缓慢生长,我能感觉到,只是很慢很慢,看不出来。只要找个安静的地方,进入练功的状态,应该可以加快断臂的恢复速度。”
  云姬一脸愣怔,真正是恍如听天书一般。
  牛有道虽意外,但也不是很意外,对袁罡修炼的蚩尤无方的神奇,他早已见识过。
  目光盯着袁罡胳膊断口包扎处沉默了一阵,最终徐徐道:“那就找个安静的地方试试看吧。”火气似乎消了不少,似乎又快速恢复了冷静。
  袁罡:“我回妖魔岭后再练功恢复吧。”
  “回妖魔岭?”牛有道似乎又瞬间火大了,反问:“你还回得去吗?你当乌常是傻子吗?乌常肯定进过第五界,肯定已经知道了蝎皇的作用。我们能知道吕无双找你是为什么,乌常现在岂能不知?你在齐京被人给带走,乌常能猜不出是吕无双?你回去了怎么解释吕无双去了哪?”
  袁罡:“道爷你应该不会让吕无双再回去,既然乌常已经知道吕无双要找第五界的事,一旦乌常找来,我就直接告诉乌常,说吕无双在破那座金字塔时被天雷给毙了,这点他可以验证!”
  牛有道立刻指向他断臂,“你胳膊不想恢复了?那么多人看到你胳膊被斩断了,到时候你胳膊恢复了怎么解释?”
  袁罡:“我就说是第五域的奇效,莫名其妙恢复了,他也查不出来。”
  牛有道:“愚蠢!这能查不出来?我若是乌常,第一件事便是把你胳膊再给剁掉,扔进第五域看看你怎么恢复。这不是你之前受的那点皮肉伤,这是断了整条胳膊,如此重生术法,只怕会引起不知多少人觊觎,到时候恐怕不仅仅是乌常,恐怕六圣都要找你搞清是怎么回事。元色少了只眼,正好用得上,你少给我添乱!”
  “别说这重生术法,别说乌常,吕无双想找你的事七圣都知道,恐怕都要怀疑是吕无双把你给弄走了。一旦吕无双消失不见了,无异于坐实了他们的怀疑,到时候七圣个个都要找你折腾。”
  抬手指着袁罡,“我警告你,你别给我没事找事.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你被吕无双抓走了,从此以后消失不见了。你不见了,被吕无双带走了,什么都不用解释就是最好的解释。”
  “这样乌常不会找你麻烦,也不会找赵雄歌的麻烦,七圣的注意力便会在吕无双的身上,你是次要的。”
  “猴子,你给我听好了,你的身板太扎眼,一露面就会被人给怀疑上。从此以后,你给我老老实实隐姓埋名,老老实实给我躲在地下处理情报,不许再与外界任何人接触。”
  “这也是你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袁罡没有反对什么,只静静问了声,“那冯官儿怎么办?”
  “你还想将她带在身边不成?”牛有道勃然大怒,厉声道:“不要再跟我提那贱人,她现在决不能离开妖魔岭,也不许她知道你还活着。你若再跟我犯劲,你信不信我立马传话让妖魔岭把那贱人给处死?从今往后,你再敢妄动,我立马杀了那贱人,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代价!”
  这是直接采取了威胁手段!
  袁罡紧绷着脸颊不语,知道这位的确能干出那种事来。
  云姬亦在旁叹气道:“猴子,道爷说的不是气话,冯官儿现在的确不宜离开妖魔岭,也不好让她知道的太多,魔宫内有不少乌常的耳目,一旦露出端倪,很容易让人生疑。你放心,有赵雄歌在妖魔岭关照,冯官儿不会有事的,等到风头过去了,她再离开妖魔岭也不迟,现在就暂且让她委屈一下吧。”
  “走!”牛有道不废话,说一不二,扔下话让收拾一下走人。
  此地也的确不宜久留,鬼知道乌常有没有针对寻找,一行直接返回南州。
  齐京被围了,顾远达叛军变成了守城方,齐军和秦军的援军变成了攻城方。
  经历两次攻打,损兵折将后,援军不得不暂时放弃了攻打,改成了围困,等到大部人马来后再说。
  也就在时刻,鬼医一行离开了齐京。
  坚守的叛军和外界的围困人马,自有天下钱庄的人去沟通,内外放行之下,一行顺利在大军对峙下脱身。
  英王昊真和三个儿子也出来了,被无心给一起趁机带出来了,唯独缺了邵柳儿。
  告别时,无心安慰:“王爷放心,已经再次确认过,王妃无恙,很快会回来的。”
  昊真苦笑,人落在了缥缈阁的手里,已轮不到他做主,现在也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他一人带着三个孩子,现在首要的是三个孩子的安全。不过还是问道:“先生真的要离开齐京了吗?”
  无心:“已是是非之地,不走不行了。”回望远处城池的目光中透着惆怅,这一去,恐怕不会再回来了,这是救邵柳儿的代价。
  不远处,鬼医看着自己这个傻徒弟,不知该说什么好,真要想得到那个女人,让这些人自生自灭断了那女人的牵挂不就行了,犯得着救出来吗?
  话别之后,无心让易容后的颜宝如和郭曼将昊真等人给送走,也不用送太远,直接把人交给城外的齐军便可。
  等到颜宝如和郭曼回来,一行就此离去,返回药谷。
  大军暂停休整,听到小孩啼哭声,巡视回来的呼延无恨快步走入一间帐篷内,亲手从裴三娘手中抱了襁褓中的婴儿安抚,一脸慈爱小心。
  婴儿是呼延威和昊青青的女儿。
  ps:感谢“yoyoko”的小红花鼓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