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四二二章 让他娶我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9-02-13 08:04
  牛有道徐徐道:“你落到这般地步,我是谁还重要吗?”
  吕无双:“换了是你,连栽在了谁的手里都不知道,你能甘心?”
  牛有道:“甘不甘心又能怎样?”
  吕无双一字一句地问道:“牛有道?你是不是牛有道?”几乎每次见面她都要逼问这同一个问题。
  牛有道略默,之后缓缓抬手到脖子上,抓住假面唰一下撕了下来,露出了真容,略带微笑看着对方,问了句,“如你所愿,如何?”
  吕无双瞪大了双眼,紧盯着打量,满脸的难以置信,“真的是你,这怎么可能?”
  牛有道耸了耸双肩,一副如假包换的样子。
  “你明明死了!不对,死的不是你,是替身,你的死是你设的局,是不是?”吕无双问。
  牛有道答:“算是吧。”
  “你是怎么离开的圣境?圣境内有人做你的内应是不是?”吕无双问。
  牛有道答:“九圣早已丧尽人心,想在圣境内找个内应其实没那么困难。”
  “你在第五界设下了陷阱,你怎会知道第五界的存在?”吕无双问。
  面对这女人的接连逼问,牛有道也知道对方心存许多疑问,抬手打住,“有的是时间,不急于一时,以后慢慢聊,先联系你的人,让他们先躲过这一劫再说。”回头对袁罡道:“为圣尊准备笔墨纸砚。”
  袁罡刚转身,吕无双却骤喊一声,“站住!”
  袁罡停步回头,看着对方,不知对方有何吩咐。
  吕无双却死死盯上了他的胳膊,“你断去的胳膊居然又长出来了,你用了无量果?”忽又回头看向牛有道,“你当初去查无量园分明有诈,难道是你偷了无量果?”
  这个问题嘛,实在是让牛有道好笑,无量果他是偷了,只是对方的推测方式居然是因为袁罡长出的胳膊,不禁摇头道:“无双圣尊,你想多了,他长出的胳膊和他修炼的功法有关,和无量果没任何关系。”
  吕无双略默,想想也是,三十年前被盗的东西应该和牛有道扯不上关系,只是眼前这两人,一个本已死了,却还活着,一个本被斩去了一条胳膊,居然又长了出来,可谓处处透着蹊跷。
  袁罡没废话,快步而去,很快又返回,端来了笔墨纸砚。
  吕无双倒是没食言,执笔写信,只是内容上双方产生了一些分歧。
  她要写密信,牛有道暂时不允许,鬼知道她会在密信里写些什么东西,万一把这里暴露了,后果不堪设想。
  要她写明信,指定可靠的接收人后,这边会帮她送达。
  拿到信后,牛有道立刻找到了云姬,对云姬一番秘密叮嘱,让云姬亲自跑一趟,把信给送出去。
  这里云姬刚走没多久,接手了云姬手头事的管芳仪又来了,一封密信递予,“鬼医师徒已经返回了药谷,邵平波那边回信了,事情已经办妥了,问是不是可以放了邵柳儿。”
  这种事上的联系之所以还是放在云姬手头上,还是因为袁罡有点一根筋,袁罡不愿做这种害人的事情。
  拿到信看后,牛有道默默点头,“这个鬼医还是挺有办法的,我只是试试看,没想到还真被他办成了。人可以放了,邵柳儿再不回去也不合适。让邵平波转告无心,务必让元妃明白一个道理,移植来,移植去,都不如元色左眼上的那颗自己的最合适。”
  ……
  晋京邵府内,静坐在书房内的邵平波收到了来信,看后冷哼,“这贾无群的手段果然歹毒,先让元色挖元妃的眼睛令元妃寒心,以此离间,令其心生嫌隙,再诱其夺回,一切都顺其自然。女人皆爱美,能忍一时不能忍一世,只要这元妃惦记上了自己那颗装在元色脸上的眼睛,迟早必反元色!”
  邵三省提醒,“放了小姐,无心还能从命吗?”
  邵平波反问:“鬼医那边还有得选择吗?敢不从命吗?”
  ……
  邵柳儿脱困了,是车不迟、高渐厚、谢龙飞亲自去接回来的。
  随着昊真登基,三人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
  而邵柳儿被控制的这段时间一直不知外面情况,此时在一座城池内与昊真相见,才知昊真已经成了齐国皇帝。
  昊真不免暗中询问邵柳儿究竟出了什么事,为何会被缥缈阁找上。
  邵柳儿自己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说自己被带走后就被关了起来,除了送饮食的人,连个其他人的面都没见上,更不用提缥缈阁找她问过什么情况。
  昊真虽纳闷,暂时也没精力顾及这个,转身又全身心扑在了风雨飘摇的局势上。
  数日后,齐国上下无异议的情况下,邵柳儿顺理成章地成了齐国皇后,局势纷乱,没了大肆庆贺的精力和物力,仪式一切从简……
  燕国和韩国大军联手攻秦之势不歇,一路势如破竹,遇不上什么像样的抵抗,近乎跑马圈地般迅速。
  身在齐国境内的秦军除了抗议和谴责也没有其他办法。
  俗世纷乱,修行界也不太平,缥缈阁动荡不安,圣境内亦是一波三折。
  没有牵涉到战事中的普通百姓倒是没什么感觉,身具一定地位的人却能明显感觉到,整个天下似乎都陷入了剧烈的动荡中。
  而圣境内紧接着又发生了大事,正风传吕无双已死的消息之际,无双圣地上上下下的人员突然消失了。
  说白了,就是躲了起来,分散躲藏了。
  听闻吕无双死了,又联系不上,无双圣地正人心惶惶,突接到吕无双的消息让躲藏,连吕无双都这样说了,下面人哪还敢迟疑,迅速照办了。
  此事一出,督无虚、蓝道临、雪婆婆、乌常、元色、罗秋,六人迅速碰头商议,都有点搞不懂无双圣地是什么意思。
  哪怕是放出风声的乌常也搞不懂了,不知吕无双究竟是死了还是没死。
  若说死了,这种行为还能理解。
  然而各家谁也免不了悄悄在对方那边安插眼线,这么多年了,安插有个把眼线也很正常。根据线报,无双圣地人员的骤然撤离说是接到了吕无双的法旨。
  吕无双还能传法旨,就说明没死,可若是没死的话,干嘛要让下面人躲起来。
  商量来,商量去,不管吕无双搞什么鬼,六家先针对吕无双的势力下手再说,最好是能逼得吕无双跳出来解释。
  六家势力在圣境内联手展开了一场清剿,还是那句话,各家在无双圣地的人员中安插有眼线,清剿一展开,顿时给无双圣地人员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好在无双圣地人员躲藏时,是分散开的,否则非要被一网打尽不可。
  而针对无双圣地在缥缈阁内部一系列人员的收拾也免不了,也只抓了一部分,不少骨干事先接到了无双圣地的消息,先行跑了。
  才处理了长孙弥和牧连泽的人不久,又对吕无双的势力下手了,令修行界震撼不已。
  许多人都有同一个疑问,九圣的局面维持了多年,如今不断出事,究竟是怎么了……
  太学内,一批学生即将奔赴各地展开实际跟学,邵平波送别训话。
  待邵平波把人给送走了,邵三省方凑近给了句,“东边有回复了。”
  吕无双的事一出,邵平波自然关心内幕,立刻让邵三省传讯问贾无群,是不是他干的。
  邵平波与左右的教学先生一番寒暄后,快步离开,到了僻静之地,方接了邵三省递来的纸张。
  摊开,信上只有三个字:已伏诛!
  这就是给这边的答复,贾无群无异于承认了吕无双已被他给做掉了。
  确认了,邵平波缓缓将信揉捻成团,口中嘀咕,“又下一城,果真是神鬼莫测之能。”
  他内心是极为震撼的,凌驾众生的九圣被接二连三的悄无声息干掉,事先连一点征兆都未察觉到,让他如何能不震撼,速度之快,严重超乎了他的想象,无法想象贾无群是怎么做到的……
  然而对牛有道来说,局面却乐观不起来,出了这么多事,并不能阻止六圣继续追查无量果的去向,针对缥缈阁的排查依然在继续,最多也只是被打扰或被阻慢了核查的速度而已。
  牛有道不能坐视,也不能罢休,准备继续制造干扰,于是又找到了吕无双。
  他想找吕无双好好谈谈,可吕无双很沉默,几乎不讲话。
  既然不愿说话,牛有道只好开门见山,“六圣针对你的人展开了大肆围剿,已杀了你不少人,你难道不想反击吗?”
  吕无双不吭声。
  牛有道继续说:“我知道无量果是被谁盗走的。”
  吕无双目光一抬,问:“谁?”
  牛有道:“督无虚!督无虚的徒子徒孙,已经利用无量果突破到了元婴境界,譬如敖丰,之前就被人发现了,结果反被敖丰给杀人灭口了,督无虚把此事给摁下了。”
  吕无双:“对我来说重要吗?”
  牛有道继续,“罗秋的夫人银姬其实并没死,一直躲在狐族,罗秋一直与狐族有勾结。”
  吕无双目中闪过惊讶,显然很意外,但不问真假,反问:“你告诉我这些是什么意思?”
  牛有道:“六圣对你的人动手了,你的人把这些事抖出来很正常,我们不妨商量一下怎么合作。”
  吕无双目光闪烁,问:“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牛有道略笑:“愿闻其详。”
  吕无双:“其他的都不重要,我现在只想保住自己的性命,想让我配合你,可以,先答应我一件事。”
  牛有道笑道:“先说来听听。”
  吕无双看向了一旁面无表情的袁罡,“让他娶我!”
  ps:感谢“被遗忘的棋子”小红花鼓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