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四八七章 阿姐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9-03-14 12:11
  雪婆婆皱眉:“狐族?”
  川颖:“是。好像是乌常想找狐族的什么人,似乎又难以找到,让我接近牛有道并取信牛有道就是这个目的。”
  乌常能找狐族的什么人?雪婆婆目光略闪,立马联想到了一个人,银姬!
  有些事情是不需要告知答案的,让对方自己找到的答案是合适的答案。
  川颖继续道:“谁知牛有道突然遇刺身亡,我的任务也就搁置了下来,一直闲赋到现在。最近那边又突然联系我,让我从落儿这边打听奶奶您的动向,确定奶奶您最近十天内的动向。”
  雪婆婆:“打探我的动向做甚?”
  川颖:“不知道,但感觉可能和找狐族的人有关。”
  “感觉?”雪婆婆似有狐疑,问:“为何?”
  川颖道:“乌常那边至今为止,除了狐族找人的事,还从未有过其他事找我。”说罢磕头,“奶奶,我真的从未做过圣地不利的任何事,求奶奶高抬贵手,再给我一次赎罪的机会。”
  雪婆婆目光诡谲,落在了眼巴巴的雪落儿身上,俯身将怀中的孩子交还给了她,直起身后挥袖,“都带下去吧。”
  白无涯过来,突然出手,在川颖身上下了禁制,川颖也不敢反抗。
  “奶奶!”雪落儿一惊,谁知白无涯转瞬又向她出手了,同样在她身上下了禁制。
  之后一家三口被白无涯命人给带了下去,就此关押软禁了下来,暂未有其他动作。
  雪婆婆走到了冰宫风雪吹着的冰崖上,俯视着圣地中连绵的亭台楼阁建筑,忽问道:“你觉得川颖说的是真的吗?”
  白无涯迟疑道:“不敢确定。不过人已经被控制了,想活命的话,似乎也没有说谎的必要。当初落儿也说起过,川颖的确带了封令狐秋的信给牛有道。川颖之前的确有结交牛有道的嫌疑,对牛有道似乎过于亲热了些,的确有接近的意思。当初我就总感觉哪有不对,如今看来,似乎找到了原因。”
  雪婆婆不解,“狐族多疑,牛有道怎么会跟狐族有联系?”
  白无涯略摇头,“人已经死了,真相无处可查,若属实,恐怕只有乌常和狐族清楚是怎么回事。”
  雪婆婆回头看来,“若属实,你认为乌常要找狐族的什么人?”
  白无涯心中之前就有怀疑,试着回道:“难道是银姬?荒泽死地,外人难以立足,上次银姬约您在荒泽死地见面,您就觉得不对劲,莫非银姬一直躲在狐族那边?”
  雪婆婆回头看向远方,“若属实,除了找那女人,应该也没别人能值得乌常费这心机,乌常和那女人关系匪浅呐。”
  白无涯不解,“儿子有一点想不通,让川颖关注您十天内的动向和狐族找人有什么关系?”
  雪婆婆哼哼,“我长居冰宫内不外出,外人难知我动向,我要离去,也不容易为人知晓,哪是能随便打探到的。如今我坐镇圣境,乌常是想确定我在不在冰宫内。若一切属实,若真是要找那女人,哪有那么容易找到。”
  又回头看向白无涯,“十天?为什么要十天?难道能笃定十天内找到?既然设定了时限,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上次那女人约我见面,我爽约了,如今那女人很有可能联系了乌常见面,两人约定了会面的时间。”
  白无涯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也就是说,母亲坐镇在圣境内,乌常怀疑银姬也有可能约见您,但又不知道银姬有没有约见过您,所以关注您的动向?”
  雪婆婆呵呵道:“十天,已经过了几天,若属实的话,看来乌常这几天很有可能要与那女人见面了。为了安全计,那女人约定的见面地点十有**还是荒泽死地,一旦有变,便于她逃脱。”
  “是真是假,一探便知。若是真的,我倒要看看那女人在搞什么鬼,怎么会屡次约在狐族的领地内。无涯,你亲自去圣境出入口,秘密做安排,一旦发现乌常回到圣境,立刻告知我”
  南州密室内,吕无双步入,见到站在圣境地图前的牛有道。
  略作凝视后,走近了,问道:“担心出事?”
  牛有道背对着叹了声,“但愿银姬对昆林树的判断不会有误。若不是圣境出入口的盘查越发严实了,我是想亲临现场看看的。”
  吕无双:“你去了只怕也改变不了什么。”
  牛有道:“我那样布置,你确定雪婆婆能找到?”
  吕无双:“你未免太低估了老妖婆。已经获悉了目标和大致去向,又可以提前布置,老妖婆若是有心去,肯定能找到。”
  圣境入口,一人蒙着一袭黑斗篷来到。
  早已得到吩咐的冰雪圣地人员立刻主动迎了过去,伸手拦下来人检查。
  帽檐下的脸一抬,正是乌常,立刻吓退了阻拦者,恭恭敬敬放行。
  乌常大步闯入碗状倒扣的波光涟漪中,身形又出现在了另一个世界,从另一弯波光涟漪中现身后,迅速划空而去。
  附近山巅云雾半笼的大树下,雪婆婆亲眼目睹了来人的去向。
  很快,白无涯闪身来到,紧急禀报道:“母亲,没错,乌常来了。”
  雪婆婆盯着乌常消失的方向,冷笑道:“果然是去了荒泽死地方向,你先回去吧。”人影一闪而去,已追向了乌常的去向。
  白无涯略作目送后,快速遁离。
  而空中飞行的雪婆婆则穷尽了一身修为,将飞行速度提升至了最快,紧急追赶。
  追了好一段时间后,终于发现了前方空中飞行的人影,她立刻降低了飞行高度,近乎是贴着地面借着地下环境的掩饰追踪不放
  荒泽死地,乌常闪来,浮空而立,观察了一下四周,方闪身而下,落在了一处山巅,也是约定的会面地点。
  迎风静默了一阵,乌常抬手,掀下了帽檐,露出了真容,长发随风飘扬,目光中透着莫名的深沉。
  等了那么一阵,就在他的前方,一片沼泽翻涌,一人浮出沼泽地面,一身银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飘然起身落在了一处草甸上,裙袂飘飘。
  银姬盯着山上的人,山上的乌常凝视着她。
  双方久久对视一番后,乌常身形一闪,唰一声落在了草甸上,双方隔着两丈的距离,又陷入了凝望对视。
  能看得出来,乌常那向来冷漠的面容上浮现了复杂神色。
  银姬打破了沉默,“乌常。”
  声音婉转好听,人也还是原来的气质,乌常波澜不惊的面容上竟挤出了一丝笑意,“阿姐。”
  银姬:“一晃多年未见了。”
  乌常笑起来还挺好看的,可以说是帅气,“没想到阿姐还活着,我很高兴。”
  银姬:“未必吧,上次约见你,你没来。”
  乌常:“多少还是怀疑的,若活着,过去了这么多年,为何现在才露面?加上当时的确出事了,没顾上。没能及时来见阿姐,还望阿姐不要见怪。这次手头上刚好没什么事,无论如何都是要来一探虚实的,没想到是真的。”
  银姬:“我有什么资格见怪你。”
  乌常:“当年,获悉阿姐死了,我就跟罗秋翻脸了。根据种种迹象,我怀疑你是遭了罗秋的毒手,想为你报仇,奈何实力有限,一直做不到。”
  银姬:“你是利用了我,可你后来为了保护我,与罗秋联手保护了我多年,对于我个人来说,你已经不再欠我什么。”
  “和利不利用无关。”乌常抬手,右手掌摁在了左胸膛上,“阿姐也许永远都理解不了我的心情,一个男人把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拱手让给别人时的心情。这道伤口在我心上,从未愈合过,一直痛着,我时常拿着凿子,每抡锤一下,凿的都是我自己,你不会明白那份煎熬的。”
  银姬:“你以前不说这种胡话的。”
  乌常:“不是胡话,而是想告诉你。也要感谢你。也许在你看来,是我利用了你。可我没得选择,罗秋找上门了,我没有任何保护你的能力,我若不屈服,不但是我难逃一劫,也会连累了你。”
  “我也看得出来,罗秋是真的喜欢阿姐。尽管我不甘心,但不得不承认,阿姐跟着罗秋才是最安全的。他能给阿姐的,我给不了!”
  “阿姐不会明白我看到你和罗秋朝夕相处时的心情。你也许认为我一早就有图谋不轨之心,认为我一直是在利用你,其实许多事情不是外人看到的那样。”
  “我只想告诉阿姐,失去了阿姐后,面对强权的那份屈辱,让我坚定了不惜一切向前的决心。失去了阿姐后,我已无所畏惧,无非一死。是阿姐你成全了我。”
  银姬无动于衷,“胡话说完了吗?”
  乌常略默,改口了,“你还活着就好。阿姐,我不明白,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何会潜隐至今才露面?”
  银姬:“当年的确差点死在了罗秋的手上,受了很重的伤,一直到最近才恢复。”
  乌常皱眉:“我不明白,罗秋对阿姐的情谊不会有假,他为何忍心下此毒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