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五六一章 狗急跳墙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9-04-17 16:33

  断颈处,热血喷涌,没了脑袋的身躯抽搐着而倒。
  在场其他人都惊呆了,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一出。
  金爵的眼睛还动着,瞪大着,难以置信,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是以这种方式来结束。
  乌常又岂止是杀一个金爵,身上法力澎湃席卷而出,乌云滚滚如一只只魔爪,当场将所有将领给擒住。
  乌常大手一甩,十几颗脑袋皆同时被那乌云魔爪给摘下,送到了乌常跟前。
  十几道热血喷涌,连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四周修士眼睁睁看着,竟无人敢出手,又有谁敢阻挡?
  见乌常冷眼扫来,韩国修士大惊,不约而同地四散而逃,仓惶而逃,无人敢面对。
  不逃不行,你乌常再厉害,威胁到了我们的性命,要杀我们,我们怎么可能坐以待毙,逃不掉也要逃逃看。
  幸好,乌常并未闲得没事干到处去追杀这些人。
  反倒是有些将领的心腹手下悲愤之下,拔刀怒吼着冲来。
  轰!人影轰飞,冲来的一群人如断了线的风筝般飞出,砸落在地,皆当场毙命。
  压根没人能近乌常的身,更不用说跟乌常拼命。
  四周军士惊恐无比,手持着武器,未得军令,不知该如何进退,更不知是怎么回事。
  乌常并未久留,一个闪身而去,拖着十几颗脑袋消失在了远空。
  之后,一些躲藏的修士才敢冒头露面,看着乌常消失的方向,一个个心有余悸,恐慌不已。
  他们不明白,不明白乌常为何会突然跑来对诸位将领痛下杀手,难道是金爵等人做了什么得罪乌常的事?
  就算有,天魔圣尊是什么人,用得着你天魔圣尊亲自赶来动手吗?你天魔圣尊发句话就是了。
  殊不知,乌常也没了选择,若是发句话有用的话,他也不用这样干。
  发话根本没任何作用,难道要让金爵投降不成?只要他开口,别说金爵,整个韩国都会投降。
  可投降有屁用?他需要韩国投降吗?韩国本来就奉他为圣尊,韩国三大派本来就俯首称臣,再让投降一次不是扯淡吗?名义上本来就是他的天下,投降了和没投降有区别吗?
  西屏关,高品还在地图前与诸将议事,还在布置作战计划。
  门外走来一人,走来一令所有人战战兢兢之人,乌常来了,大步直接闯入,信手一抛。
  骨碌碌,十几颗血淋淋的人头滚在了诸将的眼前,诸将吓一跳,不知什么情况。
  乌常冷冷道:“金爵首级在此,韩军诸将首级在此,高品,你们可以放心进攻了!”说罢面无表情地转身而去。
  犹如听梦话一般,高品等人惊呆了。
  待乌常背影彻底消失在了门口,高品才抢步上前,在十几颗人头中寻找,很容易找到了金爵的首级,发现还带着余温,显然是刚摘下来不久的。
  韩军其他主将的首级,也被诸人逐一辨认了出来,也都还带着余温。
  一群人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旁的器云宗长老喉节耸动,干咽着口水,目中惊恐神色亦不定。
  “唉!”高品双手捧着金爵的首级,轻叹了一声,环顾众人的神色反应,知道都被吓到了。
  又岂止是大家,他也同样被吓到了,看着死不瞑目的金爵首级,他不知该说什么好,堂堂一代名将,竟就这般陨落了。此时无分敌我,他有兔死狐悲感。
  乌常之前露面才离开多久,才这么点工夫的时间,就把韩军主要将领的首级都给摘来了。
  可怕!恐怖!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同一畏惧感。
  就连器云宗长老也意识到了,不受约束的实力,为所欲为的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很快,西屏关开,晋国大军如潮水般倾泻而下,向韩军发动了进攻。
  高品等人也不敢耽搁,谁又敢磨蹭?那十几颗血淋淋的脑袋就是前车之鉴!
  幸好攻势顺利,也无法不顺利。
  燕军早就撤了,韩军群龙无首丧失了指挥,已经乱做了一团,面对攻势,一溃而逃,晋军几乎是长驱直入,几乎没受到什么阻击……
  晋国新都,十几只飞禽坐骑盘旋而落,落在了皇宫内。
  黑石来了,黑石带着一群人来了,太叔雄闻讯赶紧出面迎接,见面行礼。
  黑石笑着摆了摆手,“陛下不用多礼,事情紧急,我也就不废话了,跟我走一趟吧。”
  太叔雄愕然,“去哪?”
  黑石道:“去前线!为了鼓舞晋军士气,有劳陛下御驾亲征。对了,器云宗一干高层已经先行一步。这是圣尊的法旨!”
  ……
  灵宗反了,万兽门反了,天行宗反了,魔教也反了……
  书房内,坐在案后,看到手上消息的邵平波也跟着这一份份消息心突突。
  他一看便明白,贾无群那边暗布的势力已经公开跟乌常撕破脸了。
  直接跳出来,这些门派是不给自己留后路了,要彻底跟乌常干到底了!
  门外,手上拿着一份消息的邵三省几乎是急匆匆跑进来的,气喘吁吁道:“大公子,不好了,缥缈阁的人直接把陛下给带走了!”
  “什么?”邵平波惊得站起,见他跑得喘不过气来,知道和年纪大了也有关,当即将自己的茶盏递予,“不急,喝口水缓缓再说。”
  “谢…谢大公子。”喘着粗气的邵三省谢过,放下手中消息,接了茶盏咕咕灌了两口,待气喘匀了些才说道:“不但是陛下,朝中一些重臣也被带走了,说是要陪同陛下御驾亲征。还有器云宗,老奴听器云宗的人说,缥缈阁把器云宗的一干高层也给带去了前线。说是鼓舞军心士气,便于作战!对了,还有这个。”
  放下茶盏,拿起刚得来的消息交付,“接到消息,乌常亲自出手了,乌常直接闯入了韩军中枢,亲自动手杀了韩军主帅金爵,还有十余名韩军主将。韩军主要将领的首级几乎都被乌常亲手给摘了,送给了高品。如今高大帅已是被逼无奈,不得不率军进攻,幸好敌军大乱,我军势如破竹!”
  邵平波再看了遍手上消息,摁下后,快步走出长案,在书房内徘徊着,目光闪烁着,沉吟着,“亲自跑到韩军军营动手了,乌常这是狗急跳墙了!这哪是什么御驾亲征,哪是什么鼓舞士气,他是怕晋国这边作乱失去控制。晋国这边是他手上最后控制的力量,他把器云宗高层和陛下等要员给带走,是为了挟持人质,是为了避免作乱!”
  邵三省:“大公子,现在怎么办?”
  邵平波:“怎么办?两边已在决战,不死不休,对方不倒下,是不会罢手的。现在我们也插不上手,如今自保要紧,赶紧让家里收拾一下,找地方避难去!”
  “避难?”邵三省讶异,“何至于如此?”
  邵平波沉声道:“乌常已经坏了规矩,乌常狗急跳墙,已经开始不守规矩了,乌常敢这样干,你当贾无舌那边会坐视不成?你要看清楚一件事,大势已不在乌常这边,论修行界的势力,乌常比不过对方,贾无舌在修行界的势力已经压过了乌常。乌常做了初一,贾无舌那边就会做十五,乌常敢摧毁韩军中枢,贾无舌就敢摧毁晋国中枢!”
  “你要明白,贾无舌手上的修行人马可比乌常多,贾无舌一旦动手,晋军后方必然是一片混乱!贾无舌必然要摧毁晋军补给,不容晋军轻易得逞,而这晋国都城便是贾无舌的重点攻击目标。”
  “十二颗无量果被盗,贾无舌那边最少有十个元婴期修士,捣起乱来,乌常防不胜防,乌常分身无术,根本护不住!”
  “乌常送出这么好的机会,贾无舌怕是求之不得,等着看吧,必然要趁势鼓动韩国三大派和宋国三大派造反,韩国、燕国、宋国马上要联手抵抗晋国!”
  邵三省摇头不已,“这乌常还真是出了昏招啊!”
  邵平波:“他没得选择,九圣早已失了天下人心,到了这一步,就算他不这样做,对方也照样会鼓动相关各方,也照样会作乱,与其被动,他还不如主动占据先机。先不说这个了,京城已经不安全了,贾无舌不好暴露我们的身份,我们容易被殃及池鱼,不立危墙之下,先脱离险境再说,躲不了多久的。”
  “好,老奴这就去安排。”邵三省迅速领命而去。
  ……
  官道旁,江畔,一片芦苇荡中,有码头,码头旁是一座转运物资的仓库。
  仓库在此,水路两通,便于运输,战时已被征做军用。
  一行车队,顺着官道隆隆而至,减速转弯,车队陆续抵达在了仓库门口。
  易容后的管芳仪站在门口笑吟吟迎接,一行跳下马来,牛有道上前问了声,“王爷呢?”
  管芳仪道:“里面。”转身推开了仓库小门。
  牛有道领着几人鱼贯而入。
  商朝宗和蒙山鸣正在其中,也都易容了。
  蒙山鸣的轮椅没有了,坐在一张椅子上,暂时也不便使用轮椅,容易暴露。
  “王爷和蒙帅怕是闷坏了吧?”牛有道笑着走来。
  一听声音,知道是谁来了,两人赶紧行礼,“道爷。”
  商朝宗之后回道:“闷坏了倒不至于,就是不知大军如今的情况怎样,有些着急。”
  牛有道:“理解一下,乌常正在想尽办法找二位,现在的确不便让王爷和大军联系,一旦走漏风声,后果不堪设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