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五六四章 开始了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9-05-13 22:56
  吕无双走了过来,听到外面那痛彻心扉的哭声,不解道:“怎么回事?”
  牛有道看看她,又看看商淑清,问:“你想知道?”
  这个,商淑清的确想知道怎么回事,但不知该不该问。
  牛有道没让她为难,“被打伤的人,是魔教左使南天无芳,是红娘第一个男人,后来失踪了,红娘正是为了找他,才落在了齐京,迫于无奈才成了艳名满天下的齐京红娘。当年的南天无芳应该还不是魔教左使,他领了魔教圣女交代的任务,秘密寻觅下一任魔教圣女。魔教圣女之所以如此安排,是因为察觉到了乌常不会放过她,结果的确如此。”
  “最后南天无芳找到了红娘,红娘是符合条件的圣女继承者,但南天无芳喜欢上了她,红娘也同样喜欢上了他,两人发生了男女私。南天无芳知道红娘成为魔教圣女后会是什么下场,怕是逃不过乌常的毒手……”
  一段往事娓娓道来。
  二女听后惊讶不已,艳名满天下的齐京红娘竟本该是魔教圣女?
  吕无双默了默道:“也就是说,和赵雄歌相好的那个魔教圣女,是代替了红娘去送死的?”
  牛有道不置可否,有些事也说不清楚,若是红娘成了魔教圣女,会不会步前任圣女的后尘谁也无法保证,每个人的际遇和命运不同,谁也不好断定。
  但南天无芳害得管芳仪沦落风尘不堪回首,却是事实。
  可南天无芳所作的一切却又是为了保管芳仪的命,是对是错,谁又说的清楚?
  牛有道:“许多事是没有对与错的,对和错,看当事人怎么想,想得开就是对,想不开就是错!”他朝正在被急救的南天无芳那边抬了抬下巴,“你们女人之间好说话,他若是救活了,你们就把这事告诉红娘。他若是没救活,死了,这事你们就烂在肚子里,最好不要再告诉红娘了。”
  吕无双一脸无语,“你早不告诉红娘,人已经被红娘给打的不知死活了,你才说这个?”
  “红娘若对他余未了,自会手下留,自不会下杀手,他自然死不了。若是恨不得杀了他,且真杀了他,又何必让红娘左右为难煎熬。拖了那么多年的事还有什么好纠缠的,也该有个了结了,难道还要让红娘继续为此事纠结下去不成?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要么让往事随风,要么成全他们,我是在帮红娘。”牛有道扔下话转,杵剑而去。
  吕无双凝噎目送,最终缓缓看向商淑清,“郡主,这种人,你要不要跟他,可要想清楚了。”
  商淑清很无奈,怎么又扯她头上来了?
  不管外面还在哭泣的管芳仪,两人反倒跑到了赵雄歌边,等正在被紧急救治的南天无芳会是个什么结果。
  两人现在明白了牛有道的意思,若这人死不了,就说明管芳仪忘不掉这个男人,那么管芳仪气也出了,又获悉了这个男人当初是为了保护她,经此一次后,恐怕还真是在成全了。
  两个女人此时倒是希望南天无芳还能活下来……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躲藏的宫临策、文华、西海堂、晏逐天接到召唤,都陆续赶来了,赶到了仓库这边碰头。
  一群人汇集在一起商议了许久,意见统一了,宫临策有些担忧,“就怕是白忙一场,乌常能主动找上来吗?”
  牛有道:“他没得选择!他若不来,我倒是乐意他继续拖下去。”
  次,一切准备妥当了,一行全部换上了士卒的装扮,押送着车队出发……
  天下浩浩dàng)dàng)之势已起,在牛有道这边的号召下,韩国溃散人马重新呈集结之势备战,燕国溃散人马亦重新集结备战,宋国亦在大肆集结人马向西推进。
  反倒是晋国攻势开始减缓,因后方大乱。
  晋国新都遭受不明份者袭击,不断有人偷袭晋国朝廷大员,令朝廷百官惶惶不可终,而晋军后方补给线亦频频遭受袭击,防不胜防。
  缥缈阁还有天魔圣地的人员,纷纷赶至晋国大军中,乌常等于已经放弃了对圣境的掌控。
  不放弃也不行,想掌控也掌控不住了,圣境内躲藏的反对势力比他在那边的势力还大,不及时撤离的后果可想而知。
  还有遍布天下各地的钱庄中的修士,亦纷纷被召集到了晋国大军中备战。
  乌常手上的势力几乎全部集中在了晋国大军内备战。
  天下钱庄的网络渠道一崩溃,已经影响了民生,令整个天下陷入了混乱……
  晋军大营内,一座帐篷门口,太叔雄面色沉。
  一旁的器云宗掌门太叔飞华脸色也不好看。
  两人皆盯着远处哨楼上的人,太叔雄忽低声道:“用那种方式杀金爵,实在是愚蠢至极!”
  “撕破了脸,如今整个修行界几乎是群起而攻,纷纷向这边集中而来,暗伏在四周盯着,他的人现在只敢缩在这里,压根不敢出去,出去一暴露就被杀。再搞下去,他要成为光棍了。”
  “现在那伙躲在暗中放出口号的人令韩、燕、宋人马有恃无恐集结,连他自己都被钉在了这里不敢轻举妄动,只要他一离开,敌方的元婴期修士很有可能就会偷袭这边,我们谁能挡住?天下彻底失控了,他控制不住了。”
  太叔飞华:“他也没得选择,蓝道临和督无虚一死,那伙暗藏的势力摆明了下一个就要对付他。他岂能容对方暗中准备下去,自然是要主动。”
  太叔雄:“在没把握解决掉那些人之前,督无虚和蓝道临明明是和他站一起的,他怎么会和那些人联手对付蓝道临和督无虚?联手也就罢了,在器云宗为何还把那些人给放跑了?现在反过来又要找那些人,这不是扯淡吗?”
  太叔飞华:“搞不清他究竟是怎么想的。总之咱们现在被他裹挟着,已经下不了船了,只能希望他赢,他一旦输了,那些个隐藏的元婴期修士必然要对付我们,我们根本挡不住。”
  太叔雄啐了声,“我要是他,干脆也遁入暗中和那伙人斗下去,大家都省事。搞成这样,双方都有摧毁大军中枢的致命武力威胁,这仗还怎么打?”
  太叔飞华:“你说的轻巧,他如今武力第一,不到彻底束手无策了,能甘心就此躲入暗中?”
  正这时,陶略大步来到,紧急报道:“陛下,黑水台的探子发现了商朝宗和蒙山鸣的踪迹。”
  太叔雄哦了声,赶紧拿了密报到手,与太叔飞华并头一起查看。
  看后,太叔雄问:“怎么弄?”
  太叔飞华目光投向哨楼位置,问陶略,“那边收到消息了吗?”
  陶略回道:“黑石长老已经拿了一份过去。”
  太叔飞华叹道:“那就让那位自己看着办吧。”
  哨楼上,乌常置在一袭黑斗篷内。
  黑石飞掠而上,落在了哨楼上,禀报:“圣尊,黑水台的探子找到了商朝宗的踪迹。”
  乌常从斗篷内伸出一只手来,接了密报查看,看后问道:“消息可靠吗?”
  黑石犹豫了一下,“不知是否可靠,想来应该不会有假。”
  他也无奈,缥缈阁的消息渠道已经崩溃了,如今也只能靠晋国黑水台和军探子来摸查消息。
  乌常:“让黑水台的人做好接应和指引,我亲自走一趟。”
  黑石迟疑道:“圣尊,会不会有诈?”
  对方摆明了现在要针对的就是乌常,任何迹象都有可能是针对乌常的圈。
  有诈?斗篷下半遮掩的目光远投,事到了这地步,跟茅庐山庄玩砸了,对方那些元婴期修士可四处出击,就意味着他在大局上已经输了,势已不在他这边,有诈也得面对。
  乌常徐徐道:“真若有诈,暴露踪迹也不会在现在,大可以等到大军集结完毕了再暴露。”
  黑石不得不提醒,“圣尊,既然黑离所言有诈,那圣罗刹和罗芳菲的事也可能是假的,不可轻易犯险。”
  乌常:“真要有那实力,他们还用得着躲躲藏藏吗?直接找上门便可。我正要去试试他们深浅,放心,就算有事,我要脱,他们也拦不住我。”
  见他已经决定了,黑石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称是。
  ……
  小镇,又一座因战事惊吓而空弃的小镇。
  三里外的一处土坡,一袭黑斗篷的乌常缓步走上,站在了上面远眺。
  一农夫打扮的黑水台探子跟了上来,挥手指去,“一路跟踪至此,人就在那座小镇上休整。”
  乌常凝视了一阵,缓缓道:“动手吧。”
  “是。”那黑水台探子领命快速而去。
  稍候,远空上有十几只飞禽坐骑飞来。
  乌常迈步走下了土坡,不疾不徐地向前方小镇走去。
  十几只飞禽坐骑掠过小镇上空之际,数十人从天而降,直扑小镇。
  刹那间,激烈打斗声响起。
  小镇角落里的一座屋内,牛有道看着窗外,“居然还带了帮手来探路,看来乌常也没那么胆大。”
  回头看向一旁的商淑清,“乌常应该来了,应该就在附近,开始了,怕吗?”富品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