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五八七章 都过去了,保重!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9-05-12 10:00
  
  “是!”圆方领命。手机端
  阿雀儿泪流满面,泣声磕头,“谢道爷。”
  众女唏嘘,身为女子皆追求美貌,今日方知何为过犹不及。
  人退下后,夏花、郑九霄、费长流凑到了牛有道跟前,言语恭敬,巴结讨好。
  牛有道无意多扯,让他们回去准备迁徙之事。
  三人自然是从命,不过临走前费长流还是请示了一句,“那三个孽徒的儿女还在我三派的控制,不知道爷可有示下?”
  不说这事,牛有道都差点忘了,想起了那三个在天都秘境背叛自己的人,当初进行控制时,是想利用来插手逍遥宫和灵剑山那边的,然之后的变化身不由己,被弄进了圣境,也顾不了逍遥宫和灵剑山那边。
  本来三派是顺势巴结了紫金洞,想让紫金洞来处置的。
  可宫临策那边又知道了牛有道还活着,一直没有代劳利用,事情这么搁置了下来。
  “还她们自由吧。”牛有道大大方方一句话揭过了,对他已经没有了什么价值,没必要了。
  圆方带走了阿雀儿,商朝宗也回到了南州,获悉凤若男私下做主瞒着蓝若亭把阿雀儿送去了茅庐山庄后,勃然大怒,可谓将凤若男给骂了个狗血喷头。
  他连阿雀儿人都没见过,哪会有什么想法。他虽然也好那个阿雀儿究竟是何等绝色,也想看看长什么样,但还不至于为一个阿雀儿牺牲一切,牧卓真不会,商建雄不会,聂震庭不会,他商朝宗也不可能。
  怒斥凤若男,不是因为不见了美色,而是因为商淑清。如今商淑清和牛有道的事情还没个确信,送这么个美人到牛有道身边去,万一被牛有道看了,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须知他这摄政王最终的定位还未真正落实下来。
  再则,阿雀儿曾是他伯父商建雄的女人,他商朝宗怎么可能那般龌龊,不至于连那点底线也没有,尤其是在大位未定的情况下,更不能那样做。
  他真不知道凤若男这些个女人的脑子里究竟是装了什么狗东西,还真能想,也真敢想。
  一顿痛骂,把凤若男给骂醒了,令凤若男惭愧不已,悔不该。
  而在阿雀儿送走之后,蓝若亭知晓后,便立刻采取了行动,蓝若亭第一时间发动商系的情报组织进行了一场抓捕。
  敢把主意打到茅庐山庄的头,蓝若亭意识到问题不正常,立刻对蛊惑凤若男的人进行了抓捕,严刑审讯,牵出了一系列针对商朝宗的阴谋。
  天下未定,一场暗底下的争夺已经开始了!
  如同商朝宗担心的那般,有人希望牛有道看阿雀儿,有人想从商朝宗的根子下手,以改变不利的局势,甚至是逆势为主!
  事情牵出了韩国那边之前的布局,商朝宗震怒,一声令下,控制韩国那边的人马出手了,大开杀戒,数名降臣人头落地,抄家灭族,以儆效尤!
  这些事情都是其次的,对商朝宗来说,重新布置天下框架之余,重之重的事情还是落实天下修士迁往第五域之事,传令各地命积极组织配合。
  此事各方也不敢耽误,大的趋势,各方还是希望那些摆布天下多年的修行人早点滚蛋的。
  各门各派的修士,四海的妖魔鬼怪,九圣残余势力,天下散修,修士家眷,天下大赦的囚犯,一些因之前陷的太深担心天下巨变受牵连的,一些在世俗混的不如意的。
  方方面面的人从四面八方赶往无边沙漠,有些需要商朝宗协调各地提供车马输送。
  另是进入第五域的凡夫俗子规模不小,也需要商朝宗协调挤出一批食物供应,至少要保证进入第五域人员第一批粮食产出前的果腹问题。
  四面八方的人员持续赶往无边沙漠。
  而先期抵达的人员,袁罡亲自在无边沙漠协助,召唤出了大量的沙蝎输送,之后又进入了第五域召唤出了大量的蝎皇,在一群修士的协助下,将先期抵达的人员陆续先送入了第五域内。
  庞大而壮观的迁徙行动,分批次的持续着……
  金州刺史府内,无心坐在病榻前,为昏睡的海如月诊断病情。
  此时的海如月失去了那份丰腴,多了几许白发,形容枯槁。
  自从那次见到儿子萧天振,被儿子恶言毒骂后,便一病不起,再难精神,时常以泪洗面。
  万洞天府纵然有不少修士,也治不好,得了心病,药石无医,法力也无济于事。
  确诊后,无心松手了,也沉默了。
  黎无花小心着问道:“无心先生,贱内病情如何?”眼多少有期待。
  正束手无策陷入长久煎熬之际,鬼医弟子突然主动登门了,如何能不抱有期待。
  无心轻叹一声,病情跟师傅听到传闻后预料的一致,也是师傅传授了救治之法,让他来走这一趟的。
  本没什么好办法,还是因为罗芳菲的病情启发了师傅,当然,罗芳菲那个这个严重的多,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不能一概而论。
  琢磨之后回道:“心病还需心药医,若无心药,便只能采取干预手段,办法倒是有一个,只是恐怕会造成其他后果。”
  黎无花恭敬道:“愿闻先生高见。”
  无心:“让夫人失去一段记忆,忘记了某些不愉快的记忆,自然也解脱了。”
  黎无花似有所悟,又请教,“不知这‘一段’是指多久?”
  无心:“两年左右吧,此术我师傅也是刚参研出来,我也不敢保证下手的轻重,也许更久。夫人主政金州,我也不敢擅用,怕会耽误了夫人的事,所以还需你们自己决定。”
  黎无花颔首,“明白了,先生尽管施救,她如今都这个样子了,还谈什么主政金州。”
  得了允许,无心也没什么好说的,让人将海如月腾换了一个更清爽的空间,之后在海如月的头下针……
  待到密密麻麻的银针全部拔除后,无心取了几颗丹药让黎无花按时按点给海如月喂服,“三天内,夫人应该能清醒过来,我能做的也是这些,至于效果如何,我也不能断定。先生切记,那段不愉快的往事不要再让任何人对夫人提起,我来治病之事也不要告知夫人。”
  双手接药的黎无花连连点头,“明白,明白。”
  无心不再多留,此离去。
  黎无花亲自相送,送到庭院时,无心忽停步,似乎想起了什么,问:“迁入第五域之事,黎先生去还是不去?夫人母子是否留下?”
  黎无花叹道:“贱内已是心灰意冷,再留下也没了意义,我走后,母子的处境我也担忧,跟我走至少还有个照应。加之他认为先生的师弟也会去第五域,因此决定跟我一起离开,一起去第五域。金州的事务已经书给了摄政王,要不了多久,摄政王会派人来接收。”
  无心颔首,推掌道:“不劳远送。”转身此而去,郭曼陪行。
  黎无花拱手默默送别。
  出了金州府城,已是傍晚时分,无心与郭曼钻进了一处山林,与鬼医等人碰头了。
  无心把救治情况讲了下,鬼医回头看了眼默默无言的无相,叹道:“走吧,了却此间事,安心走吧。”
  而此时的刺史府外,已有一队人马来到,商朝宗派来接手金州的人来了。
  同来的还有海无极,这个前赵国皇帝终于敢公然露面了,此来是来迎接母亲商幼兰的。
  商朝宗已获悉海如月要去第五域,让海无极接母奉养,会有一定安置,不管怎么说,商幼兰好歹是商朝宗的姑奶奶,只要海氏不再做非分之想,自会给个安度余生的环境……
  北州府城外,一片幽静小竹林外,一辆马车到,邵柳儿下了车,挥手示意车夫先驾马车离开了。
  再回头,只见竹林旁的农院里走出一人,正看着她微笑,不是别人,正是无心。
  两人四目对视了一阵,邵柳儿目光缓缓扫过那片竹林,还有那座农院。
  尽管竹林已经扩大了不少面积,农院也是重盖的,可这里的环境她是不会忘的,当年与谭耀显私奔时,两人是在这里私定了终身。
  那一次她永远都不会忘,刻骨铭心,那时的简单和纯粹,失去了便失去了,以后不会再有了。
  无心约在这里与她见面,显然也没忘记,她多少有些忐忑,不知该不该进那扇门,一旦进去了,对方想重复什么、想对她做什么的话,她不知该不该拒绝。
  不过最终还是走了过去,然而无心避嫌,并未让她入内,而是伸手示意在外面走走。
  无心是来告别的,最后来见她一次,他要跟师傅鬼医一起迁往第五域。
  邵柳儿听后略急,“耀显,你不是修士没必要也可以不进第五域的,凭你的医术,在这人间也大有可为。北州,留在北州吧,有什么事情,你我也可以互相关照。”
  并排而行的无心摇头:“柳儿,不合适,这里有不少熟人,被人看到我们来往,对你不好,昊真那边也不好交代。”
  邵柳儿:“北州不行,你可以去别的地方落脚,我们可以尽量不见面。”
  邵家局势未明,某种程度,她现在以及将来都需要无心的帮助,凭无心医术产生的影响一定能帮她的,没了大批修士的存在,无心这种人的医术越发影响巨大。
  无心停步,怔怔看着她,去别的地方落脚,还尽量不见,那他留下还有什么意义?她让他留下又有什么意义?
  他已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书生,世间走了一遭,经历了一些风波,也能看懂一些事情了。
  他的眼神很复杂,他还是那个心怀赤诚的他,可他的那个柳儿已经变了。
  “耀显,你若去了第五域,我们可能再也见不了,留下吧!”犹豫了一下的邵柳儿竟主动伸手了,抓住了谭耀显的手,眼神里恳求的意味很明显。
  无心凝视着她,慢慢抬手,摁开了她的手,后退两步,拱手:“柳儿,都过去了,保重!”
  笑着转身了,也释然了,终于放下了,再无牵挂,一身轻松而去。
  由他的笑容,邵柳儿读懂了一些什么,目送离去的背影,渐渐雾气蒙眼,双手捂面,慢慢蹲下了,哭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