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五八八章 高见成做的更绝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9-07-31 00:36
  道君正文第一五八八章高见成做的更绝茅庐山庄水榭内,郭曼惴惴不安地独自站那等待。
  鬼医一行已经来了茅庐山庄,在山庄外的客院住下了,等着和茅庐山庄的人一起前往第五域。
  这是牛有道的意思,就是要为茅庐山庄留下鬼医,以后去了第五域,鬼医也和茅庐山庄脱不开。
  去了第五域,牛有道不会再插手什么,但是在去之前,会给茅庐山庄留下一定的班底。
  郭曼是被秘密招来的,知道牛有道要见她,她很紧张,因为她从来就没见过牛有道本人真面目,而牛有道如今的地位也足以让她战战兢兢,又不知牛有道的脾气如何。
  没多久,牛有道出现了,云姬跟着。
  郭曼赶紧行礼,“郭曼拜见道爷。”
  没见过真人,却见过假的,牛有道一出现,她就认出了。
  “不用多礼。”牛有道哈哈笑着摆手,示意她坐,她不敢坐,牛有道也不勉强,自己坐下后,连连点头夸赞道:“总算见到你本人了,郭曼,不错,你这些年做的不错。”
  郭曼忙道:“皆是道爷教诲有方,郭曼不敢攀功。”
  牛有道:“好就是好,功不可没,不用谦虚。知道这次找你来,是为什么吗?”
  郭曼不解,“郭曼聆听训示。”
  牛有道:“没什么训示,有功劳就要赏,我也不知赏你些什么好,你自己说吧,想要什么。”
  原来是这个,郭曼犹豫了一下,摇头道:“属下没什么想要的。”
  牛有道哎哟一声,对云姬笑道:“这还无欲无求了,这哪行?”回头又对郭曼道:“总会有些需求吧,说吧,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办的,尽量满足你。”
  郭曼咬了咬唇,面对对方鼓励的眼神,最终鼓起勇气硬着头皮道:“属下不想要什么赏赐,只期望无心先生不会知道我是被安插在他身边的,属下想真正留在无心先生身边。”
  牛有道怔住,感觉对方的话有些绕。
  云姬莞尔,对女人心事似乎明白的更快,俯身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牛有道听后笑了,哈哈大笑,颔首道:“好,成全你,如你所愿!”回头对云姬道:“这事,你去办!”
  云姬点头,“好。”
  郭曼欣喜,拱手道:“谢道爷!”
  之后一番闲聊,待她告退离去后,牛有道起身,走到水池畔,问:“令狐秋还没书信来吗?”
  云姬:“没有,已经带着天地门的人去了无边沙漠。”
  牛有道负手,目眺远方,和其他的那些结拜兄弟不一样,令狐秋既不来找他,也没有书信,不知心里是个什么想法……
  时光飞逝,转眼迁徙之事已近尾声。
  笼统下来,迁入第五域的各色人数有两百余万之众,临近三百万人口,大部分都是凡夫俗子。
  商朝宗已将天下框架给搭造的差不多了,有关让商朝宗称帝的呼声四起,想获拥戴之功的人不少,但牛有道未开口,商朝宗不敢擅自做主登大位。
  事实上商朝宗那个摄政王,已经成了天下朝廷的中枢。
  有人想来茅庐山庄做说客,甚至有人想来采取死谏的方式,都被商朝宗拦下了,商朝宗派了人马拦在了茅庐山庄外围,不让人轻易闯入山庄打扰。
  牛有道迟迟不松口,商朝宗处在了忐忑煎熬中,不知牛有道是不是有别的心思,他不好让别人说,他自己也不好说,他总不能跑来说我等不及了什么的吧?
  牛有道早先不许诺还罢,许诺了却迟迟不定,反而搞的他难办。
  情况微妙之际,终于有合适的人上山了,蒙山鸣来了。
  当然,也找了个前来的借口,牛有道的学生夏令沛一直想来拜见老师,蒙山鸣是带着庄虹母子一起顺道来的。
  不得不说,蒙山鸣是合适的说客,牛有道对他还是比较尊敬的,亲自露面在山庄门口迎接。
  夏令沛很激动,兴奋的很,自己的老师如今真是不得了啊,差点没激动的跪下拜见。
  一行抵达水榭内落座,又是一番闲聊,待其他人退下后,蒙山鸣终于吐露了来意,“道爷,蛇无头不行,兵无主自乱,这世俗的整治还是需要个领头人的,不知道爷可有属意之人为首?”
  牛有道笑道:“我的属意之人不是已经告诉了王妃吗?难道王妃没有告诉王爷?”
  垂垂老矣的蒙山鸣一怔。
  对晋一战还好,有十万鸦将相助,对韩一战则再耗了他不少心血,越显老态,迟暮之年的样子已经是无法掩饰了。
  牛有道亲自为他斟茶,“我告诉王妃,用这天下换王爷一个妹妹。莫非王爷不同意?”
  蒙山鸣知道这个,佯装刚知道的样子,哦了声道:“不知道爷和郡主之间可已确认名份?”
  两人迟迟不确认名份,也不知成没成。商朝宗那边屡次试探,商淑清也说关系没到那一步,无异于交换条件没达成,让商朝宗怎么办?商朝宗也不好在牛有道面前表现的拿妹妹交换的意图太明显。
  尽管商朝宗有理由安慰自己,那样做也是为了妹妹好,可事情没成就是没成。
  牛有道:“只要王爷答应,剩下的便是我和郡主之间的私事,不需要其他人操劳。”
  蒙山鸣重重松了口气,“道爷有此心,可天下人不知,若茅庐山庄能公然放话,则能稳定天下人心,对天下人尽快休养生息大有裨益啊!道爷将天下修士迁入第五域,可见道爷为天下众生之心。”说罢拱手,“老夫冒昧恳请,为天下苍生计,请道爷尽快稳定人心。”
  牛有道微微颔首,“有些事情不挑明,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什么人是什么心思,便于王爷观察。不过既然是蒙帅开口了,好,待王爷朝会,我会派人去朝堂敦请王爷早登大位!”
  蒙山鸣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但对方松口了,他大喜道:“老夫代王爷、代天下百姓谢道爷!”
  牛有道摆了摆手,又伸手示意,“喝茶。”
  蒙山鸣谢过,殊不知牛有道迟迟不松口还有一层用意。
  这份用意说来也许有些卑鄙,只因他还未找商淑清最后确认,他想缓着,好让商淑清看清商朝宗用心,便于断了商淑清的留念,便于他把商淑清给拐走。
  对商淑清干这种事,他自然是不能说出来的。
  似乎有些效果了,商淑清出面迎了一下蒙山鸣便借口告退了,似乎猜到了蒙山鸣此来的用意,不想面对……
  蒙山鸣次日返回,得到明确答复后的商朝宗大喜,果然还是蒙帅出面效果最佳,对蒙山鸣可谓感激不已。
  而牛有道也未食言,之后果真派了人亲自光临商朝宗的朝会,代表牛有道、代表茅庐山庄督促商朝宗早登大位,以稳定天下人心。
  商系人马欣喜不已,一干大员立刻恳请哀求商朝宗早登大位,商朝宗自然是盛情难却。
  商朝宗一松口,众人欢呼,商永忠又第一个跳了出来,请立国都所在,一番言辞慷慨激昂!
  国都在哪,有些人心里早有计划,最终定在了原秦国都城!
  许多事情的框架之前就搭好了,如今执行起来自然是快速,且轰轰烈烈……
  南州府城内,许多大员忙着迁往新都城。
  紫府内,贾无群却请了如今贵为燕国右丞相的紫平休来坐,左丞相是高见成。
  贾无群没拐什么弯,提笔写下一行字:丞相颠覆两朝帝王,岂可再立朝堂相位,早退则属功成身退,既可保富贵余生,亦可留路后人,蓝若亭众望所归,丞相逆势而为难挡其羽翼锋芒,不退必遭横祸,当退!
  紫平休捻须不语,尝过权势滋味的人这样果断放弃,心中难免纠结。
  但最终还是被贾无群说服了,彻夜修改书写了一份奏章。
  然次日朝会时,却发现左丞相高见成没有再出现,但让人代为上奏了,说是昨晚摔了一跤,发现年纪大了,精力不济,请求告老!
  紫平休无语,发现高见成做的更绝,干脆直接甩手不来了,不像自己还傻乎乎来朝面对,算是发现自己晚了一步,被高见成走在了前面,搞得他的奏章一时间不敢拿出来。
  高见成刚摔一跤告老,他紫平休立马也跟着请退,左右丞相同时要退,这是干什么?未免也太明显了吧?对商朝宗即将登位不满吗?
  紫平休藏在袖子里的奏章只好憋住了,至少短时间内是不敢再拿出来了。
  但高见成的行为的确给他提了个醒,令他去意已决,没了再留恋权位的心思……
  高见成摔了,自然不少人去探望,商朝宗甚至亲自前往,还请了赵雄歌帮忙诊治。
  外伤没什么,好治,可高见成脑子不清醒了,糊里糊涂的,一夜之间便连认人都认不清了。
  他非要糊涂,赵雄歌的修为再高也治不好。
  脑子糊涂成这样了,再勉强为官,似乎说不过去了,连有人想帮忙说话挽留都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紫平休也跑来探望了,坐在病榻旁屏退外人后,嘴凑在高见成耳边,低声道:“高兄,这里没了外人,就不要在我面前演戏了。”
  “唔?唔唔……”高见成言语含糊不清,目光涣散。
  说什么都清醒不过来,紫平休很愤怒,甩袖悻悻而去。
  。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