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九四零章 年轻真好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8-10-25 20:50
  说到这,他也忍不住叹了声,“也许不会出现上次天都秘境冻结战事的情况,可万一呢?上次各派推荐进入天都秘境的名单,因战事干扰尚能冻结,更何况这次是牵涉到圣境,连缥缈阁都不敢马虎的事情,再次冻结战事不是没有可能。对卫之战可经不起这种意外啊!一旦出现意外,不但晋国要蒙受巨大损失,卫国和齐国也不会再给我们这么好的机会。”
  竟是因为这样,邵平波还能说什么,心中满是无奈,“微臣明白了,陛下英明,器云宗高瞻远瞩,是微臣考虑不周。只是这暂停要暂停到什么时候?玄承天好玩惯了,不是什么意志坚定之人,微臣是怕玄承天那股冲动劲冷却了,以致于错失良机。”
  太叔雄:“孤王与器云宗商议过了,等等,不会等太久,也要不了多久,等到进入圣境的名单落实下来,等到相关人员都进入了圣境,就是你大展拳脚的时候。”
  等到人进入圣境…邵平波心中盘算了一下,的确快了,的确要不了多久,心中的一块石头算是放下了,拱手道:“微臣遵旨!卫国玄承天那边,微臣会尽量稳住,拖一拖,尽量不让计划偏离。”
  太叔雄指着他,“若能成功,孤王记你头功,到时候论功行赏也名正言顺了。”
  他也知道邵平波想要什么,以此激励……
  圣境历练之事对天下各大派内部影响颇多,许多人在猜测这次所谓历练的真正用意是什么,却无人能解,包括牛有道在内都想不通那九位高高在上的人究竟想干什么。
  至于天下各地,基本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表面看起来并无任何影响。
  紫金洞的企图落空了,天火教直接放弃了昆林树,紫金洞主动联系天火教,欲降价与之再谈,天火教不予理会,令紫金洞无可奈何。让昆林树交出天火教至高秘术,昆林树宁死不从。若说杀了昆林树,紫金洞也不会这样干,杀了岂不是便宜了天火教,留着两人恶心恶心天火教也是好的,你们不是不肯花钱把两人买回去吗?那就留着恶心你们。
  而另一方面,天火教又主动派人联系上了牛有道,借口是沟通昆林树去圣境的事宜,实际上却留下了直接沟通用的金翅,建立了与牛有道之间的直接联系。
  为了所谓的沟通,留下了直接联系的传讯金翅,此举令牛有道琢磨许久,觉得似乎没那么简单,又搞不懂宇文烟想干什么。
  秦国初立,需要大量钱财,晓月阁终于开始了酿酒赚钱。
  此举一出,又给牛有道惹来了一些麻烦,被紫金洞一伙人喊了去,要交代,令牛有道颇费了一番口舌。
  议事大殿内,牛有道发现了严立的态度有所改变,被众人问话之际,颇有刁难。
  总之牛有道撇的一干二净,咬死和他无关,反正他自己不敢再酿酒了,让紫金洞找晓月阁和莎如来问情况去。
  他知道紫金洞不敢去问莎如来收礼之事,至于晓月阁为吃独门生意,肯定也是要配合他的,这种事紫金洞没证据拿他没脾气。
  离开议事大殿时,严立追上了牛有道,一封信差点砸在了牛有道的脸上。
  牛有道两指夹了飘落的信一看,信上并无其他,是严立那一系的弟子传报,说这边安排去北州的官员,又被杀了。北州那边突然动手,将严立安排去的人给杀了个一干二净。
  “什么意思?”牛有道当面朝他脸上扔了回去。
  严立一把抓住信,怒斥:“你还有脸问我什么意思?你答应过我什么,说什么不动我的人,还让我把名单给你,结果你照着名单下手,一个不漏,你想干什么?”
  牛有道不冷不热道:“是我下令干的,怎样?”
  严立:“怎样?你今天必须给我个交代!”
  牛有道:“交代什么?老子把你当朋友,当师兄,当忘年交,你却把老子当贼防,整天怀疑我这,怀疑我那,整天想着怎么拆我的台,你良心被狗吃了,还要我给你交代?”
  严立略怔,辩解道:“我…我什么时候拆你台了?”这话他自己说的都没底气。
  牛有道怒斥:“糊弄,继续糊弄,见过混蛋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一手从老子这要好处,一手害我,你当我傻子是不是?交代个屁,就是我下令干的,因为老子看你不顺眼,你有本事向宗门告状去!你有本事向朝廷告状去!你有本事吃里扒外勾结逍遥宫和灵剑山对付我这个紫金洞长老,来,我等着!我还告诉你了,北州的利益以后没你什么事了,你敢派去一个,我就弄死一个!”
  严立勃然大怒:“牛有道,你别嚣张过头了,别忘了这里是哪,这里是紫金洞,不是你茅庐山庄,你以后还要在这混的,太嚣张了对你没好处,老夫也不是泥捏的。”
  “呀!还来脾气了!”牛有道手中剑往地上一插,两手袖子一撸,“来,咱们也别斗嘴了,咱们手底下见功夫,咱们单挑,谁赢了谁说的算,看看谁是泥捏的。”
  “我没空陪你玩!”严立甩袖便去,开什么玩笑,堂堂两个长老,为了点利益,在宗门大打出手,牛有道能不要这脸,他还得掂量一下门规。
  “别跑!”牛有道抢步,一把拽住了他的衣袖,“好,不打也行,今天谁对谁错咱们辩个清楚明白,走,咱们去龟眠阁去,当我师傅的面把理讲个清楚,你有本事把刚才的话再对我师傅说一遍。”就要直接将其拖走。
  “你放手!”严立反手抢夺衣袖护着,生怕这厮把自己袖子给扯下来。
  两人在那挣扎不下,惹来不少弟子远近看着,严长老明显想跑,却被牛长老拖住了不放,也不知两人争个脸红脖子粗干什么。
  不远处等着的管芳仪见状,赶紧闪身而来,惊讶道:“道爷,你们这是?”
  牛有道喊道:“帮我制住他,拖去龟眠阁。”
  “这…”管芳仪犹豫了,看了看四周,这合适吗?
  “你们干什么?”闻讯而来的宫临策闪身而来,落在了上面的山缘上,喝斥了一声。
  他还觉得奇怪了,之前这两位不是处的挺好的吗?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甚至是众目睽睽之下连点脸面也不要了。
  掌门一现身,四周观望的弟子立刻四散躲了起来,严立和牛有道也双双住手了,严立还理了理扯皱的袖子和扯歪的衣服。
  宫临策又闪身落下,近前怒斥:“堂堂两个长老,当着一群弟子的面争执拉扯,如同市井泼皮无赖,成何体统!”
  严立:“掌门,是他无礼,不是我…”
  牛有道立刻抢话:“掌门,这老王八蛋忒不是东西了,找我索要好处,我不给,他居然威胁我。说这里是紫金洞不是茅庐山庄,说以后还想在这里混,就别嚣张,说对我没好处,说要收拾我。我要拉他去龟眠阁当面把话说清楚,他又不肯去!”
  宫临策立刻冷目扫向严立。
  严立慌忙辩解道:“师兄,没这回事,他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牛有道又伸手一把扯住了他的衣袖,“信,给我拿出来给掌门看看。我说你刚刚在议事大殿怎么老是针对我,掌门,快看证据,信就是他公报私仇的证据。公报私仇,按门规该如何处置?”
  自从当上长老后,还没碰上过这种事,严立被闹了个手忙脚乱,情急之下竟施法将那封信给震碎成了齑粉,来了个将证据毁尸灭迹。
  宫临策冷冷盯着严立,之前还有点怀疑严立能干出那样的事来?现在亲眼目睹了,他倒是信了几分。
  “掌门,你看,做贼心虚,他在毁灭证据!”牛有道立刻指着震碎后飘扬的白色粉尘往死里咬。
  宫临策:“胡闹,都给滚回去!”掌握一个门派裁判权的他,能说出这话,其实还是站在了严立这边。
  牛有道又指向严立,还想说什么,宫临策怒眼一瞪,“是不是我这个掌门的话对你来说没用?”
  “……”牛有道一怔,气呼呼转身,一把拔了地上的剑,快步而去。
  宫临策回头看看又在整理衣裳的严立,破口大骂,“你老糊涂了吧?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还要不要点长老的样子?”
  “掌门,事情不是他说的那样,那信是北州那边的信,这狗东西又把我安排去的人给杀了,理由竟然是因为我老是怀疑他,说我拆他的台……”严立把大概情况讲了下,这个时候没有外人,他也没有隐瞒,他本就是掌门这一系的人。
  宫临策挑眉道:“就因为这个,刚才在议事大殿,你就打击报复?”
  “我…”严立无言以对,发现被这么一闹,有理也变成他没理了。
  宫临策:“他多大,你多大?论年纪,你做他爷爷辈都够了,这样拉拉扯扯胡闹,谁脸上最难看?”
  另一边,下山的牛有道转瞬又跟个没事人一样。
  管芳仪惊疑不定的问了句,“道爷,你怎么跟严立动上手了,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杀了北州的人,严老狗不高兴了。”牛有道呵呵一声,复又感慨一叹,“年轻真好!”
  “……”管芳仪愕然不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