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九四二章 天下大变之先兆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8-11-08 23:49
  “我不得好死?好!好!哈哈……”吴公岭仰天哈哈大笑不止。
  那笑声中的意味让周边人都感受到了,似乎是要让惠清萍知道谁才是那个不得好死的人。
  不过眼前这些修士在没有得到门派允许前,是不会让吴公岭杀惠清萍的,也不敢轻易放开惠清萍,怕她乱来。
  此处府邸被打了个破破烂烂,无法再留宿,吴公岭直接率人回了皇宫。
  这一回去,立刻让皇宫内的动静不小,皇后居然是被押回来的,并被关进了天牢!
  接下来的消息让所有人措手不及。
  皇后刺杀皇帝,皇帝将皇后给关押了,这事闹出的动静哪能小?
  吴公岭也没打算瞒着藏着,他动了杀心,要杀惠清萍!
  不管以前是不是利用惠清萍,但他现在实在是受够了这女人。说他是一军统帅也好,说他是皇帝也罢,这些统统剔除掉,哪怕连男人的称谓也去掉,他只是个雄性,而且是雄性特征很明显的那种,对雌性的交配**很强烈的那种人。
  当然,他毕竟是人,还有人的情理观,不是让他无法忍受了,他也不想杀自己的妻子。
  可今天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能忍受的底线,他半生沙场,当机立断这种事情几乎是本能。
  之前他就感觉到了惠清萍对他的掣肘,女人的事不说,仗着自己帮扶了他吴公岭上位,觉得干什么都理所当然。
  仗着自己是修士,很能打,所以也很强势。
  一怒之下就能给他吴公岭一个耳光,他吴公岭已不止一次被惠清萍一巴掌打趴下在地上,屡次被打懵。
  也许是做过天女教长老的原因,受到过权力的熏染,忍不住会插手一些事情,而且觉得理所当然,也许是觉得和吴公岭是夫妻,吴公岭又是她帮扶起来的,代行一些吴公岭的权力是应该的。
  把国事当成了家事,这点让吴公岭很反感,也隐隐担忧长此以往会助长这女人的野心。
  当然,女人方面也是很重要的原因,让他堂堂皇帝永远克制自己的原始**只守着这么个老女人,他做不到。拼死拼活力争了半辈子的结果还不如他当将军的时候痛快,那他还提着脑袋努力奋斗个什么劲?
  总之,他早就察觉到了,惠清萍这种女人无法做个正常的皇后,想让惠清萍做个规规矩矩守着后宫的皇后简直比登天还难,是不可能的事情。
  借着这次的机会,他要当机立断!
  一回到宫中,他立马着手处死惠清萍的事,毫不留情!
  之所以无法直接下杀手,还是因为那些修士的阻拦,毕竟是一国皇后,兹事体大,没得到宋国三大派的允许不好动手。三大派驻守这里的人已经直接将惠清萍保护了起来,怕吴公岭乱来,紧急请示宗门决断。
  对此,吴公岭心知肚明,搞掉惠清萍,三大派那边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他估摸着别说惠清萍,就连同仙阁,三大派也迟早要踢开,因为三大派不希望他吴公岭身边有其他修行势力,想将他吴公岭独揽在手。
  三大派只是顾虑惠清萍的皇后身份,加之需要他吴公岭稳定宋国局面,暂忍着不会跟他吴公岭闹得太僵,如今他吴公岭主动动手了,三大派焉有反对的道理?
  什么情况?事情一出,满朝文武震惊,不但是文臣,就连吴公岭手下的武将也吃惊不小,大将军要杀自己的妻子?
  次日早朝,难得上朝的吴公岭上朝了,说的就是这事。
  丞相紫平休第一个带头苦劝,说什么无罪妄杀,影响太大,可能会动摇国本,让吴公岭三思。
  这些臣子的想法和宋国三大派那些修士的想法不一样,这些臣子对国事治理较上心。
  然而这个时候的宋国,破后新立,许多事情还没成形,利益体系也没形成有力量的格局,正是对吴公岭掣肘力度最小的时候,吴公岭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一群人根本拿他没办法。
  散朝后,紫平休气冲冲回了相府,直接去了贾无群的院子。
  贾无群正坐在一座亭子里看书,见坐在了对面的丞相一脸气呼呼的样子,遂放下书本,取笔蘸墨,在纸板上写下几字转给他看:未听劝?
  紫平休:“能听劝就好了。简直是胡闹,连皇后都说杀就杀,今后岂不人人自危?”
  贾无群又挥笔写给他看:他自己都不在乎,丞相又何必苦恼。
  紫平休叹道:“先生呐,宋国皇后捉奸,宋国皇帝一怒之下杀了皇后,传出去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不但影响内政,还要影响诸国外交,让诸国笑话。他是不在乎,他只在乎结果,到时候又是一句话扔出来,不行的种地去,这…这不是给我找麻烦吗?”
  见他如此在乎,贾无群默了默,又提笔写下转给他看:丞相可去见同仙阁掌门单东星,让其去劝,兴许有效。
  紫平休看后略默,疑惑道:“单东星跟陛下穿一条裤子的,陛下的决定,单东星会勉强吗?”
  贾无群又写下,将板子上的内容转给他看:正因如此,三大派不愿看到陛下身边有其他势力,暂时不动不是不动,同仙阁自危,有朝臣力量相助,同仙阁乐见,丞相前往,单东星必给丞相面子。
  紫平休若有所思,却仍有疑虑,“陛下一意孤行,单东星去劝有用吗?”
  贾无群写下给他看:苍州起兵,单东星一路相随,相较于宋国之臣,还有宋国三大派,吴公岭更近单东星,一些说辞由单东星去说,比其他人说更具效果,不妨一试!
  之后他又写下了劝说的说辞给紫平休看。
  紫平休看后连连点头,没有多话,也没有耽误,立刻起身走了。
  也实在是耽搁不起,他很清楚,吴公岭现在没动惠清萍,应该还是在等三大派宗门的回复,不抢在三大派的宗门回复之前拦下,宋国皇后捉奸被杀的事可就板上钉钉了。
  诚如贾无群所料,紫平休找到同仙阁掌门单东星后,单东星虽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答应一试,能不能成他自己也不敢保证。
  之所以犹豫,是因为他知道吴公岭要杀惠清萍的心思,阻不阻拦或惠清萍的死活对他也没是影响。
  而之所以答应一试,的的确确是给了紫平休这个百官之首的面子。
  单东星遵紫平休所托,立刻进宫找到了吴公岭,将紫平休告知的说辞转由为了自己劝说的理由。
  理由也很简单,单东星说,世人都说你杀了自己的兄长,如今又杀自己的妻子,岂不坐实了杀兄之事,让天下人如何看你?
  吴公岭犹豫了,多少有点顾忌,杀兄之事他一向是否认的。
  最终,吴公岭改变了决定,没有杀惠清萍,但死罪能逃活罪难饶,已经出手了,他不会再给惠清萍反转的机会。
  废掉了惠清萍这个皇后,将惠清萍终身监禁!
  至于惠清萍的左膀右臂,被吴公岭给砍了,惠清萍的那些女弟子被吴公岭给杀了个一干二净。
  至此,天女教这些叛徒没有一个能落得好下场。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弟子被抓走处置,自己却无能为力,惠清萍在牢内痛哭流涕,悔不该利欲熏心背叛师门。
  活生生被吴公岭利用了,又被吴公岭过河拆桥,至少在她自己看来是如此,把吴公岭往死里咒骂,骂到最后自己也无力了,孤零零瘫坐在牢笼内的一角痴痴呆呆。
  皇后风华如过眼云烟一般,来的快,去的也快,恍然如梦。
  做出这个决定时,废掉皇后这么大的事,吴公岭甚至没有跟朝臣做商量,是在次日早朝时直接下旨的,下旨之前已经先对惠清萍的弟子们下了杀手,先剪除了惠清萍的羽翼再说。
  早朝归来,紫平休又到了贾无群的面前,一脸苦笑摇头。
  贾无群似乎有些意外,写字询问:仍要杀?
  紫平休:“命是保住了。废后!未经商议,直接下旨了。”
  贾无群快笔疾书给他看:朝臣反应如何?
  紫平休叹道:“这次的反应不大!陛下说惠清萍德不配位,要另立,要从百官家选一个贤良淑德之女立为皇后。陛下这人看似鲁莽,实则很有一套,百官皆心动,无人再有异议,估计还得尽力帮陛下平息此事余波,以取悦陛下!”
  贾无群略皱眉,又提笔询问:丞相心动否?
  紫平休捋须而叹,“嫁谁不是嫁,家里出个皇后,意义非同寻常,谁不心动?只是家里这边的待嫁之女,谁合适还有待斟酌。”他那叹息似乎在可惜自己已没有了合适出嫁的女儿,只能从亲戚中寻找。
  贾无群:丞相三思!
  紫平休略怔:“先生觉得不妥吗?”
  贾无群落笔劝告:蝶梦幻界开而不闭,有违常理!天都秘境忽增散修参与,宋、韩、燕、赵交战,赵国覆灭,宋国易主,卫国玄薇逐步还权于君,又出圣境历练之事,种种大事接踵而至,定非寻常,乃天下大变之先兆!天下久无巨变,妖魔鬼怪积蓄太久,种种迹象,我恐九位至尊已有想法。值此之际,丞相需静观其变,不可卷入太深。宋国当今,杀兄灭妻,薄情寡义之极,攀附之人弃之如履乃寻常,不可凭此指望,丞相亦不可被其牢绑,保持距离则为退路,再伺机行事方可在这乱世保紫府上下平安,望丞相明鉴!
  一番劝诫,看得紫平休眼皮直跳,起身来回徘徊一阵后,忽又坐下了,迟疑道:“若人人皆争后位,老夫太过淡定,岂不惹他多疑?”
  贾无群落笔成策:丞相无适龄待嫁之女,人尽皆知,当今乃好色之徒,丞相可从亲戚中觅一不堪之姿应付,必落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