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九四三章 紫金洞的牛有道,加上!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8-10-25 20:50
  紫平休沉默许久,最终捋须一掐,果断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好!就依先生之言。”
  一国丞相都要另留退路了,这不是小事,而是大的战略抉择。
  这么大的事都能对对方言听计从,不仅仅是对于自己人的信任,也是对对方这些年能力的肯定和认可。
  贾无群点头,目光闪烁之余,提笔蘸墨,又献一言给他看:惠清萍必死!
  紫平休迟疑道:“先生的意思是,陛下依然要对惠清萍下毒手?”
  贾无群颔首,写下预见:当今乃心狠手辣之辈,若有机会,夫妻之情岂能束缚,必下毒手,只因我以‘弑兄’之事警醒,令其暂有顾虑,日后惠清萍必自尽于牢笼,死因自然与当今无关!
  紫平休明白他的意思,吴公岭要弄死惠清萍,又不想污了自己,自然是要让惠清萍出意外,惠清萍自己不想活了而自尽是最好的选择。想明白后,叹了声,“只要不是眼前弄得太过不堪就行,这种事,日后也没人会在乎了。先生提及此事,莫非还想保她不成?”
  他知道贾无群不是废话之人,自从被缥缈阁拔了舌头后,说话不便,书写也麻烦,自然是更不愿废话了。
  根据多年的交往了解,他怀疑贾无群关注惠清萍的后事另有想法,因而询问。
  贾无群反问:我不想保,是否有人想保?
  紫平休愣了一下,狐疑道:“惠清萍如今已是孤家寡人,连陛下都不想保她了,还能有什么人想保她?天女教,她是天女教的叛徒,落得这般下场,估计得击掌叫好,不杀她都是好的,岂会保她?宋国三大派,应该不希望陛下身边有其他修士势力存在。同仙阁虽然跟陛下走的近,但自身处境尴尬,应该也不会过多介入此事,也没有保她的必要。满朝文武,她也没有和大家建立起什么厉害关系,和她也没什么利益牵扯,事情过去后,非要保她也说不上。至于老夫,眼前能保她一命已经是尽力了,不至于再多求!至于她在修行界是不是还有其他关系,那我就不得而知了。”
  贾无群提笔:看似孤家寡人,丞相却并未数尽她关系,她还有一结拜兄弟!
  提及这结拜兄弟,紫平休瞬间反应了过来,脱口而出,“牛有道?先生是说那个你一直在高度关注的牛有道?”
  贾无群颔首。
  紫平休有点不太相信,“牛有道如今成了燕国紫金洞的长老,身居高位,影响力的确不一般。但他与惠清萍的结拜未免有些草率,说他会保惠清萍、会为了惠清萍耗费太大精力,至于么?两国之间的事,也不是他说保就能保的。”
  贾无群落笔:天下风云的背后,说到底还是修士在左右,芸芸众生皆棋子。牛有道此人,非比寻常,手握不小势力,加之胸怀锦绣之能。他欲静,而风不止,岂会久居人下?倘若风云起,风云中人遍数,此人必不缺席!邵平波一代人杰,经略北州,却不识天时,又赴晋国碌碌,徒劳而已,丞相当引以为戒!
  他以笔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暗示自己的舌头就是因为惹了那群修士丢掉的。
  “看来先生对这个牛有道的确下了番精力去琢磨。”紫平休似有所悟的叹了声,但面有狐疑不定之色,“先生的意思是,要交好此人?”
  贾无群:丞相身份,若曝结交迹象,为宋国所不容,必遭横祸,但可结善缘!
  紫平休迟疑,“惠清萍?先生确定他会保惠清萍?”
  贾无群摇头,表示自己也不能保证,不过却提笔向他提及一事:灭赵之战,角湖之滨,为救王子而犯险,其险绝非做作,乃舍身取义之人!商氏遂啸聚大军抗衡燕国三大派,报之以忠!
  紫平休沉吟道:“先生是说,牛有道会看重与惠清萍的结拜之情而出手?”
  贾无群:权当再次试探其为人,便于斟酌紫府退路,若真乃义士,可备来日,来日若有不测,投于义士岂不好于无情无义之人,可保紫府长久些。
  紫平休心中感慨,这位还真是不讲究什么君臣之道,先前让自己鼓捣人推翻了牧卓真,如今又要他准备好再次另投他人的后路,除了保紫府平安,其他的什么似乎都不在乎,令他心情颇为复杂。
  他捋须琢磨道:“先生所言固然有理,可老夫实在是无法为他救出惠清萍,无能为力。”
  贾无群:不用丞相出手,只需书信一封提醒便可。
  紫平休犹豫不决,“我若留下书信于他,岂不是落下了把柄在他手中?”
  贾无群:不具名,不提来路,只提醒。丞相只需牢记信中内容,以备来日核实,他若看重情义保惠清萍,丞相便足以与他结下一段善缘。若风云在即,便是雷霆将至,多谋后路不会有错。
  “哦!”紫平休连连颔首,明白了,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他还真是不用担任何风险,的确可以试试。遂起身道:“先生所言,我记下了,若无其他叮咛,我这就去安排。”
  贾无群摇头,表示没有了叮嘱。
  紫平休临别又道:“对了,先生喜好河虾,我特意让管家觅了点鲜活的来,回头就给你送来。”
  贾无群苦笑,又落笔留下几字:无舌,无味!
  “唉!”紫平休遗憾长叹一声,知他对食物再也尝不出了什么滋味,亦少了人生滋味,无味人生又岂会在乎什么君君臣臣。
  ……
  圣境,如其名,奇秀之地,加之人烟稀少,甚少人为改造的痕迹。
  大罗圣地,九大至尊之一罗秋的居住地,恍如神仙地。
  高崖楼阁处,莎如来凭栏远眺,目光不时瞥向山下地方来来往往的人员。
  一轻纱曼妙女子,样貌美艳,从楼阁尽头长廊走来,走到了莎如来的身边并肩而立,罗秋的女儿罗芳菲。
  罗秋早年坎坷不想有累赘,有了后来的地位后,对生育似乎已经没了什么兴趣,更向往大道。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罗秋让一个女人为他生下了这个女儿,听说是个非一般漂亮的女人,据说那个女人后来又被罗秋亲手给杀了。
  罗秋也就这么一个女儿,她没有听说过自己父亲杀了自己母亲的传说,有些事情也许所有人都知道,唯独她不知道。
  罗芳菲也是莎如来如今的妻子,莎如来女儿、摘星城城主莎幻丽的继母。
  莎如来妻子失踪后,便娶了罗芳菲,某种程度来说,两人结合到一块的时间并不算太久。莎幻丽也算是沾这层光,成了罗秋的外孙女。
  其实哪怕不沾这层光,按正常来说,莎幻丽也不会太难过,他的父亲毕竟是九大至尊之一罗秋的弟子。
  莎幻丽对大罗圣地似乎也没什么兴趣,离开后很少归来,长居摘星城。
  身为罗秋的女儿,能嫁给二婚的莎如来,可见对莎如来的喜欢,从她此时看莎如来的眼神就知道,星眸脉脉含情,问:“师兄,在看什么?”
  莎如来长的不算太出众,可人与人之间实在是说不清,许多人都搞不懂,罗芳菲为什么偏偏就喜欢莎如来。
  “没看什么。”莎如来朝山下人来人往的地方略抬了抬下巴,“那边进出的人似乎突然多了起来。”
  罗芳菲:“因为圣境历练,毕竟是来这个地方,谁都不敢马虎,各派上报的名单上的人员,正在重新进行核实。天都峰那边的事情,师兄都交接完毕了吧?”
  缥缈阁轮流执掌,大罗圣地执掌缥缈阁的期限已过,换了另一至尊的人接管。
  莎如来嗯了声,说到天都峰和各派上报的名单,他似乎想起了什么,问:“这事是归你管吧,燕国紫金洞那边上报了哪三个人?”
  罗芳菲犹豫了一下,“这个还真没往心里去。”虽然是她在管,有些事情自然有下面人去做,她也不会亲力亲为去记那么多名字,有点疑惑道:“师兄,为何关心紫金洞?”
  莎如来:“想起了一个人,我关注过,有点意思。听说投靠了紫金洞,一个半路加入紫金洞的,也不知会不会被紫金洞给挤兑来。若是来了,我倒是想趁这个机会近距离再看看。”
  能让师兄关注,罗芳菲顿时来了兴趣,“哪个人?”
  莎如来:“你常在圣境,可能没听说过,名叫牛有道!”
  罗芳菲笑了,“天都秘境被师兄逼得拿了第一的人,怎么能没听说过,听说他早年还给幻丽画过画像…”
  前面一句还好,后面一句令莎如来骤然回头,冷眼盯向了她,徐徐道:“你在监视幻丽?”
  罗芳菲知道自己失言说错了话,忙解释道:“师兄,你别误会,我只是关心幻丽,没别的意思。”
  莎如来有没有听进去不知道,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了。
  罗芳菲目送,目光复杂。
  感情这种事情本来就复杂,纵然她父亲是罗秋,也不可能强加二人的感情该如何如何。
  回过神来后,转身凭栏,注视到山下的人,想到师兄刚才的话,罗芳菲突然闪身飘然而下,直接飘落在了下面办事处的阁楼,走了进去,向主事人索要道:“圣境历练的名单给我。”
  名单自然是恭恭敬敬奉到了她的手中。
  她找到了紫金洞上报的三人名字看了看,名单又扔回了桌上,“紫金洞的牛有道,加上!”
  “这…”主事人哭笑不得,“阁主,不行啊,规定了一家出三个人,再加上一个就变四个了,没办法交代啊!”
  不在师兄面前,已是一脸冷漠的罗芳菲道:“不知变通吗?划掉一个,换上牛有道。”
  主事人:“阁主,牛有道,据我所知,他是紫金洞的长老,把他加上合适吗?更何况更改名单还要通知另外八家,怕是有点麻烦。”
  罗芳菲:“能做长老的人,难道不是规定中的门派精锐弟子吗?没什么不合适的。你照做便是,也不需要你交代什么,我自会交代。紫金洞若有意见,让他们来找我。”
  “是!”主事人无奈应下,心想,紫金洞敢找你才怪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