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一二二章 人算不如天算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8-10-10 20:40
  儿子登门送礼,昊云图本是要见一下的,但的确是遇上事了,只能先把儿子晾一边。
  来了一封信,校事台那边收到的信,紧急传到了宫中。
  端坐案后的昊云图盯着信琢磨着,信上内容说,卫国内乱是邵平波一手策划的,说邵平波人如今就在齐国京城,很有可能针对晋卫之战再针对齐国做牵制破坏,提醒齐国小心。
  “陛下!”两名被紧急招来的军方将领快步来到见礼。
  两人本在朝堂那边等候上朝,忽来太监将二人招呼到了一旁,说皇帝找他们,于是出现在了这里。
  昊云图嗯了声,将案上信递给了一旁的步寻,“给他们看看。”
  步寻将信转交给了二位将军,二将脑袋凑在一块一同查看,看完后两人相视一眼,神色皆有些凝重。
  大胡子将军拱手道:“陛下,信是何人寄来的?”
  昊云图:“不知是什么人寄来的,二位觉得这信上内容真假如何?”
  皮肤黝黑将军道:“陛下,若这个邵平波真要在齐京作乱的话,值此关头,事情非同小可。卫国之乱便是前车之鉴。依臣之见,此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大胡子将军点头,“不错!臣也是这样想的。”
  昊云图站了起来,沉声道:“好!二位将军与朕想到一块去了,这就是叫你们来的目的。二位秘密调动京中所属人马,配合校事台行事!”
  “遵旨!”二将拱手领命。
  昊云图回头看向步寻,“此事由你统一调遣,发动校事台在京中所有力量,只要这个邵平波在京城,务必给朕抓住他,尽量抓活的问出晋国的破坏计划!”
  步寻迟疑道:“邵平波是英王妃的兄长,抓捕时一旦要用强…”
  昊云图沉声打断:“抓不住活的就抓死的,死活不论。若英王妃牵涉其中,一并处置,决不轻饶,总之决不能让类似卫国的事情在齐国重演!”
  步寻明白了,面对这种事情,不需要顾虑英王妃的感受,也不需要管邵平波是不是齐国皇亲。
  有了皇帝这话,他心中就有底了,躬身道:“是!”
  ……
  “大公子!”邵三省急匆匆跑上了阁楼,脸色不太好看。
  站在窗前的邵平波回头,“我们行踪暴露了?”
  邵三省摇头:“不是。”
  邵平波凝视,“那你慌什么?”
  邵三省一脸惶恐:“宫里的事出了点漏子。”
  邵平波大吃一惊,快步上前,沉声道:“怎么回事?计划的每一个细节都反复梳理过,让你紧盯严守,为何还会出问题?昊云胜没有配合吗?”
  邵三省忙道:“大公子误会了,大的计划并未出问题,一切顺利,只是…只是…”欲言又止的样子。
  听到大计划未出问题,邵平波松了口气,语气也放缓了,“只是什么?”
  邵三省浮现苦楚神色,“英王昊真那边出现了变故,进了朝房,吃下了有毒之物!”
  英王昊真是邵家女婿,也是邵平波的妹夫,如今这边的计划毒害到了邵柳儿的丈夫,让这边情何以堪?
  “……”邵平波怔住,一脸的精明瞬间荡然无存,甚至是有点懵,慢慢后退了几步,缓缓坐在了椅子上,“怎么会这样?不是已经布置了计划将他给引开吗?”
  邵三省:“具体情况目前还不清楚,宫中耳目传来消息,昊云图本该是要见英王的,已经到了后宫门口,谁知昊云图那边似乎突然间遇到了什么重大事情,没有见英王,于是英王就回了朝房内,就…就喝下了…”
  啪!邵平波突然手拍椅子扶手,怒声道:“宫中耳目为何不及时阻止?”
  邵三省悲声道:“宫中耳目只是负责观察,并不知计划,更不知下毒之事。大公子,这也是您的意思,知情者太多易泄密,现场除了昊云胜并无其他人知晓,昊云胜也不知背后有公子您,无法及时阻止,待到我们这边知道消息已经晚了!”
  “我的意思……”邵平波喃喃自语着,眼神茫然,一向精明的他似乎糊涂了,也想起来了,没错,都是他自己的布置,从头到尾每一个细节都是他仔细梳理后亲自布置的。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在每一个细节上花了心思,然而千算万算,没算到昊云图在早朝当口会遇上重大事情导致没有见英王。
  一定是有重大事情,否则像昊云图这种每日处理惯了各种大大小小事情的人,早就锻炼出了一定的沉稳能力,一般的事情影响不了昊云图的正常行为。
  “难道是收到了前线大军变故的情况?不应该的,各地下手的时间上我精心测算过,起码也得到今日正午时分才能收到消息…”邵平波嘀嘀咕咕着。
  邵三省略躬身在旁,着急道:“大公子,现在怎么办,玉尸之毒没有解药,当速想办法。”
  邵平波一脸疲惫道:“你说了,没有解药,我能有什么办法?”
  邵三省:“鬼医弟子,那个鬼医弟子就在齐京,当速提醒小姐,抢在毒发前进行救治。”
  邵平波精神萎靡道:“提醒?怎么提醒?提醒容易,英王还未毒发就找上了鬼医弟子救治,后果你想过没有?会害死柳儿的。”
  邵三省焦虑不已,“那怎么办?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姑爷去死,眼睁睁看着小姐守寡吗?”
  “不能提醒!他们还有自救的机会。玉尸之毒,寻常人中了会当场暴毙,若有修士帮忙施法压制,还能坚持一段时间。英王不是一般人,随扈法师常随身边,一定会及时发现他的不正常的,一定能让他坚持一段时间。既然鬼医弟子就在齐京,他们发现救治困难,应该会去求那个鬼医弟子的,应该还有机会。”说到这,邵平波近乎呢喃道:“希望那个鬼医弟子能解此毒!”
  邵三省:“若是那个鬼医弟子解不了怎么办?”
  邵平波沉默着未吭声。
  邵三省又道:“听说那个鬼医弟子颇有鬼医之风,跟他师傅一样,性情古怪,不是什么人都能求到他出手的,据说齐皇曾想见他,而他连齐皇的面子都不给,万一求不到他出手救治怎么办?”
  邵平波依然未吭声。
  邵三省:“英王一旦死了,我们没办法跟小姐交代啊!大公子,您就想想办法吧。”
  邵平波:“我没办法,只能看柳儿的运气。出了这种意外,后面反倒省事了,至少洗脱了昊真自身的嫌疑,不会连累到柳儿,不用再费力把他们夫妇给弄走了。去吧,注意外面的情况变化,随时报我。”
  说罢缓缓闭上了双目,不再言语了,脸色不太好看,精神明显陷入了极度不佳的状态,给人颓废无力感。
  仅仅是表面,内心突如其来的悲凉感无人能体会。
  在这世上,若说还有什么人是能让他发自内心在乎的,只有母亲临终前托付的妹妹邵柳儿。至于父亲,父子已成陌路,顾惜的更多是名分。
  他真的不想邵柳儿出事,为了这个妹妹,他不惜在这么大的事情当中掺杂了私人感情。在这么大的局中刻意再为英王做了一局,是承担了一定令事件暴露风险的,这对他这种人来说是难以想象的。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终究还是祸及了英王昊真。
  一旦英王昊真暴毙,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邵柳儿。
  事情发展到最后,如此大的事件,有些真相最终自然而然是会暴露的。
  一旦让邵柳儿知道自己毒杀了她的丈夫,新仇旧恨,这个妹妹只怕永远也不会原谅他。
  父亲邵登云知晓后,只怕也会觉得他禽兽不如吧!
  而他目前唯一能在自己内心安慰自己的理由是,能保住邵柳儿的安全就好。
  落寞,极度的落寞,“咳咳”握拳在嘴边,咳嗽的有点厉害,咳后的邵平波挥手,示意邵三省走。
  “是!”邵三省低声应下,一脸黯然,黯然着慢慢转身离开了。
  然而,走了并没有多久,邵三省又急匆匆回来了,“大公子,昨天那个人又来了。”低声补了句,“缥缈阁那位!”
  “他?”邵平波霍然睁眼,扶手一撑而起,似乎瞬间恢复了精神,问:“几个人?”同时快步走到了窗边,手指捅开了一点窗缝,向下看去,看到了庭院中那人。
  邵三省回道:“就他一个。”
  邵平波皱眉,有点不解,按他的理解,对方那种人不太可能接连跑来见自己。
  不见也不行,人家昨天能轻易找上门,就说明自己的行踪在对方的掌控之中,躲不了的,当即偏头示意了一下,“有请!你在下面守着。”
  “是!”
  邵三省下去后没一会儿,昨日那人上了阁楼。
  邵平波笑着拱手见礼,“先生今天登门,实在让我意外,可是有什么吩咐?”
  来客冷冷道:“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立刻离开齐京!晚了,你怕是想跑也跑不掉!”
  邵平波试着问道:“为何?”
  来客:“我刚接到消息,昊云图今天大早获悉你来了齐京,已经秘密命人对你进行抓捕。得亏我在齐京留宿了一晚,否则等我接到消息怕是也来不及布置人通知你,这也是我亲自跑一趟的原因。”
  “昊云图知道我来了齐京?”邵平波瞳孔骤然一缩,“难道他知道我的详细住址不成?”
  来客:“那倒不知道。不过为了抓捕你,步寻已在唤醒校事台在这京城明里暗里的所有力量。你千万不要小看这份力量,在齐京这块地面上,就算缥缈阁在这方面对上校事台也是强龙不压地头蛇,有了目标,相信他们要不了多久就能找到你的藏身之处!”
  PS:谢“沧水哥”小红花鼓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