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九百五十四节大结局

小说:混沌雷修 作者:写字板 更新时间:2017-03-23 00:04
  通天教主随手将诛仙剑所化的大茧拿过来,一边观察,一边摇头,满脸的无奈之色。
  虽然诛仙剑暂时将金刚心封印了,但是很显然,它并没有能力将金刚心毁灭。所以现在两者是出于一种完全平衡的对抗状态。
  鉴于二者的强大,恐怕就是用至尊神器,都不可能将它们完全分开。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极特殊的机缘,那么诛仙剑其实就等于是废掉了。
  通天教主手上就这么一件拿的出手的宝贝,原本还想依仗它收拾原始圣人,以报当年大仇呢,却不料又出了这事!
  不过,通天教主虽然郁闷,其他人却高兴的很。金刚心被封印之后,就意味着佛门所有的底牌都完蛋了,这次大战,即将以天庭的胜利而告终!
  然而,就当所有人心里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事情却再次发生了变化,被天人泪苦苦纠缠的佛门圣者湿婆,终于忍受不住这种折磨了,生姓暴虐的他,在见到佛门失败的这一刻,就完成处于了暴走状态。
  于是乎,湿婆便直接恼羞成怒的大吼道:“你们别高兴的太早了,我就是死,也要拉着你们垫背!”
  说话间,湿婆直接放弃了所有抵抗,任凭天人泪的冤魂侵入他的身体,撕咬他的元神。
  随后,湿婆一边掐动无名法决,一边毅然决然的一头撞进了天人泪中。
  紧接着,众人就感觉到天人泪里突然产生了极为恐怖的元气震荡,好像里面隐藏着一只可以毁灭天地的怪物一样。
  众多圣人都是老歼巨猾之辈,见到这种情况后,马上就猜出了湿婆的打算!
  太上圣人第一个大叫道:“不好,湿婆要拼命,他竟然想和天人泪一起自爆!快快做好防护!”
  说话间,太上圣人大手一挥,放出太极图,将原始圣人和通天圣人保护起来。
  一位超级圣人,再加上不亚于至尊神器的宝贝一起自爆,那威力绝对可以用毁天灭地来形容,恐怕连这一个大世界都承受不住。哪怕就是圣人,没有至尊神器的保护也必死无疑!
  逐曰圣者也想到了这一点,下手丝毫不慢,开天棒化作一道乌光护罩,直接将自己以及身后的混沌巨灵族战士都保护起来。
  后土娘娘也不敢怠慢,赶紧出手,舍弃对手,用后土祠保护自己和西王母。
  这已经是她可以做到的极限了,毕竟后土祠的威能是至尊神器里最低的,护住两个便是极限,再来的话,后土祠都可能会崩溃。
  然而剩下的人还有天庭大军,神舟舰队,他们也都无法承受湿婆和天人泪的自爆。
  无奈之下,宋钟这个天庭之主,就只能驱动混沌钟,将所有人都保护起来。
  幸好混沌钟现在威能暴涨,尤其是在得到造化玉牒之后,更是强的离谱,这才有把握一下子保护住这么多人!
  就在这几人放出至尊神器,把相关人等都保护好之后。血祭禁器天人泪也在湿婆的指挥下,和他一起自爆了!
  没有声音,只有白蒙蒙的一片毁灭冲击波,所过之处,皆成齑粉!
  鲲鹏圣人带来的数千万白羽战士,成片的化为灰烬,其中很多都是帝级高手!
  就连他本人,也抵挡不住如此恐怖的毁灭冲击波,想要施展本命神通鲲鹏极速逃离。
  但是可惜,在天人泪自爆的时候,整个苦狱界的空间,时间就已经完全被锁定了,即便他是圣者,也难以逃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在璀璨的白光中彻底化为灰烬。
  不仅是他,就连另外两位圣人,穷奇和梼杌,也没有逃过这次大劫,活了数百万年的强大妖兽,一起损落于此。
  倒是慈悲圣人还可抵挡一二,因为他手上的魔柯无量光也似乎感受到了毁灭的威胁,竟然在关键时刻停止了对他的报复,转而形成神光防御,和慈悲圣人一起去对抗这次大劫。
  虽然慈悲圣人自己没事,但是他所守护的苦狱却遭了殃。一座座庞大巍峨的飞来峰被白色的毁灭冲击波直接打碎,里面的僧人无一逃脱,尽数化为齑粉!
  这次自爆的威力实在太强,是针对整个苦狱界的,也就是说,冲击波最终会充斥这个世界的任何角落,无论是谁,只要没有至尊神器保护,就死定了!
  慈悲圣人深深明白这一点,但是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可怕的白色冲击波,向苦狱深处蔓延过去,成千上万飞来峰被摧毁,无数佛门弟子被击杀!
  看着自己最挚爱的弟子成片的惨死,慈悲圣人心中升起无数复杂的感触,有愤怒,有悲伤,有彷徨,有凄凉,无论哪一种,都到了极致!
  终于,所有感觉汇集到极点之后,慈悲圣人就感觉自己好像打破了一层桎梏似的。
  下一刻,魔柯无量光中突然爆发出一道强横到极点的气势,紧接着,一种充满慈悲之意的圣音滚滚传来,“我,毗湿奴,今曰终于领悟慈悲真意,成就真神!”
  随着圣音降临,整个天地都似乎变了,一股慈悲道意凭空出现,充斥整个西方神界!
  “什么?在这个时候,慈悲圣人成就真神啦?这未免也太即时了吧?”宋钟震惊的道。
  “历经数百万年苦修,他终于在这佛门危急的最后关头,领悟到慈悲真意了!实是令人敬佩!”太上圣人满脸钦佩的道。
  “哼,成就真神又如何?血祭禁器和一位无上圣者合力自爆的威力,就是真神也只能自保吧?难不成他还能逆天?”通天教主冷笑道。
  “恩,的确,不管怎么说,恐怕这次佛门都在劫难逃了!”其他圣人纷纷点头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慈悲圣人却忽然喝道,“我佛慈悲!”
  随着他这一声唱和,慈悲圣人整个身体突然崩溃,然后化作无数金色的光点,融入到魔柯无量光中。
  瞬间,原本白色的魔柯无量光一下子就变成了金黄色,放出的神光也变成了最精纯的佛门佛光!再也没有以前那种凶厉的气息,反而充满慈悲,温暖的感觉!
  而这情况落到众圣人眼中之后,顿时便大吃一惊。因为他们都发现,魔柯无量光已经从一件血祭禁器,变成了至尊神器!而且还是佛门专用的至尊神器!
  太上圣人满脸震惊的道:“慈悲圣人竟然牺牲自我,以真神的法身血祭这件禁器,然后配合真神妙法,凭空为佛门造出一件至尊神器来?”
  “至尊神器不是只有九件吗?怎么突然多出了一件?”原始圣人忍不住大叫道。
  其他人也是满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唉,应该是顶替我的诛仙剑!”通天教主满脸无奈的道:“诛仙剑现在威能尽失,已经不在是至尊神器了!”
  “啊,原来如此!”众人这才明白!
  就在大家说话的功夫,已经成为佛门至尊神器的魔柯无量光突然绽放出无比璀璨的光辉,一下子就把剩下的佛门弟子尽数保护起来!
  有了至尊神器的庇护,苦狱界的诸多佛子,总算是保留下来一半左右!
  终于,天人泪和湿婆自爆的威力彻底消弭,苦狱界彻底变了模样,到处都是可怕的空间破洞,整个苦狱界就和一个破网似的,到处都是窟窿。
  没有至尊神器保护的话,帝级高手都难以在这里行进。显然,这样的空间是无法生存的。
  等到一切都结束之后,对面的魔柯无量光中忽然升起一道虚影,正是慈悲圣人的元神所化。
  慈悲圣人脸色变的更加凄苦,但是却充满慈悲之意,似乎有种要替代天下所有人受苦的无上情怀。
  他淡淡的看了看周围,然后道:“诸位道友,今曰之事就到此为止吧!佛门将封闭百万年,在此期间,绝不打搅你们!”
  “嘿嘿,您的意思,是不是百万年之后再打搅啊?”宋钟虽然也很钦佩慈悲圣人牺牲自己的精神,但是却并不想留下后患。
  现在佛门正是最为虚弱的时候,慈悲圣人晋级真神后,就把自己的肉身血祭,只为制造一件至尊神器,好保护剩余的佛门精华。
  虽然他成功了,可是却依旧留下了巨大的隐患。没有慈悲圣人存在,也没有其他圣人坐镇,只有一件至尊神器的佛门,显然是无法抵挡天庭大军的。毕竟这里足足有四件至尊神器在啊!
  面对宋钟的调侃,慈悲圣人只是淡淡一笑,然后抬起手来,道:“我现在虽然已经变成了魔柯无量光的器灵,不再拥有真神威能,但是在我牺牲之前,却给自己留下了一记慈悲印,相当于我为真神时候的全力一击,配合魔柯无量光,足以灭杀这里没有至尊神器的所有人!你们是否真的想跟我佛门同归于尽?”
  慈悲圣人说话间,亮出手心里一个卐字形符号,在场的圣人都是识货的家伙,从上面清楚的感受到一股完全由慈悲大道演化的力量,一旦它爆发出来,就等于是和整个天道为敌,那可怕的威力,就算是用至尊神器的圣人,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宋钟等圣人暗自估算了一下,这记真神发出的慈悲印要是配合至尊神器魔柯无量光释放出来,他们手上的至尊神器就只能保护区区一两个人!到时候,别说手下的精锐了,就算是西王母,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等等没有至尊神器的圣人,都要一起完蛋!
  而且宋钟等人手上的至尊神器也可能会损毁掉!
  显然,宋钟他们都拼不起。宋钟舍不得自己的部下,后土娘娘舍不得西王母,太上圣人舍不得两个师弟,逐曰圣人更舍不得一群族人!
  于是乎,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都没了脾气。
  “好吧,好吧,你赢了!”宋钟无奈的道:“这一战就到此为止吧!百万年内,东方天庭绝不踏入净土一步!”
  “我等也保证不出手干涉尘世间的事!”太上圣人,逐曰圣人等待几位大能,也纷纷下了保证。
  慈悲圣人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然后道:“如此甚好!告辞,百万年后再会!”
  说完,慈悲圣人大手一挥,直接使用魔柯无量光,夹带着剩余的飞来峰飞出了这一界。
  此时的苦狱界已经变成了炼狱,实在不易多待,慈悲圣人走后,其他圣人也纷纷告辞。尤其是逐曰圣者,对宋钟那是千恩万谢。把宋钟弄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把所有人都送走之后,宋钟也开始指挥大军,穿越空间门,远离这个破碎的世界。
  在众人撤退的时候,宋钟却单独一个人,望着那些空间破洞,颇为感慨的自言自语道,“我必然是东皇转世,否则的话,混沌钟不会主动找上我。而这一次,将整个苦狱界彻底打爆,也算是报了当初东皇界被灭的大仇!”
  “不过,那慈悲圣人显然不会甘心,他两位师弟尽数惨死在我的手上,他自己也在好不容易成就真神之后,还得自我牺牲,才能庇护门下。这种深仇大恨,是永生永世都难以清除的!”宋钟暗道:“我敢说,慈悲圣人回去之后,肯定在卧薪尝胆,准备东山再起,可以预想的到,百万年后必然还有一场惊世大战等着我!”
  “嘿嘿,不过,我可不会怕你!不就是成就真神么?我宋钟能够以凡人之身,成就如今圣者至尊,岂能栽到你手上!”宋钟眼睛深邃的望着远方,傲然的道:“毗湿奴,我等你!”
  说完,宋钟便不再留恋,掉头而去,只留下苦狱界满目疮痍,似乎在为惨死于此的亿万强者吟诵悲歌!
  〖全书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